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我和屠夫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9-08 03:11:47   浏览次数:34
  我的屠夫开始在他的陈列橱里展示被他屠宰的女孩的头颅。在我最后一次观看斩首的时候,我注意到,其中一个女孩的眼神似乎一直在跟着我。当我问冈特也就是我的屠夫怎么回事,他告诉我,头刚刚被斩下来时,还是活着的,而且他相信人头可能仍然保留意识到几个小时

  这个说法让我很感兴趣。

  我的男友肖恩对我已经很「冷淡了。」我们现在已经很少做爱了。他经常忙到很晚,制定的周末计划,也不让我参加。他的这种行为让我感到很无视和无助。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想给肖恩一个教训。我是疯了,也许可能还一点伤心和害怕。

  我一直喜欢冈特,所以我觉得他的这个惊奇的说法建议了我。我对他说,「我光顾你的商店有一段时间了,我想应该有两年了。」「是呀,艾米」他说,「你是我一个好顾客。」「我们过去谈过我的男朋友。」「肖恩,」他笑着说,「嗯,肖恩,是个好男人。」「我想我要失去他了。」「噢,艾米,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

  「并且男人对女人的比率的情况…」

  「嗯,嗯」,他尽量表示同情。

  冈特倚在在顶端放着两个新鲜的头的高展示柜上。在这些头的下面是一些曾经属于那些头的乳房,阴户。我想平常一样看了看这些肉,我还不打算买它们。

  「顺便说一句,」我说,「我觉得你把这些头放在这些肉上面的作法很不错。」「是呀,顾客就可以看见肉是来自那个肉女孩的。」「没错,」我说。「不管怎么样,我的男朋友经常来这儿。」「我想他今天也能来,」他说道。

  「你认为的?」当然我已经知道。

  冈特看了看他的手表。

  「快了,我想,」他说。

  「他喜欢阴排和乳房,」我说。「我想大多数人都是。」「是呀,这有一些新鲜的阴户和乳房留给他。」「所以我才有了这个思想,」现在我很紧张。当我想起这个主意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赛马一样乱颤。

  「你想作为肉类摆在柜台上,」他拍了拍手从柜台后面绕过来,来到我的近前。

  「我知道这是疯狂的决定,」我说,但是我的老朋友高兴的样子让我很惊讶。

  「我今天要把你屠宰了!」他高兴并大声说到,因为他用鼓掌的方式来庆祝了。

  「不,等等!」我试图让他的劲头小一点,「我那时会死吗?我不喜欢不能看到他走进这里,看到我的头和我被砍下来的肉的表情了。那不是我的计划。」「丫…但是,他是不好,但是你还是死有所值的。因为你喜欢。随我来吧」他试图把我带到柜台的后面,但是我没动,所以他回到试图说服我。

  「你是活着的。」

  「当我愚蠢的被你砍下头后,我会死的。」

  「不,你看,」他用双手向柜台上的一个头指了指。「看着她的眼睛。」他在眼睛的前面挥了挥他的手,看上去它们确实在跟着移动。

  「你看,」他说道。「她还有意识。」

  「但能维持多长时间。」

  「我不知道,」他说,「但你的男朋友,他马上就要来了。我要赶快处理你。

  他将会很惊讶的。」

  「我知道这是对他一个教训。」

  「是呀」,他说,「一个你给他的教训。」

  「他当然是要失去我的,」我说,「但是如果他在肉类市场失去我…………这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不,」他说,「现在没有人能帮你了……但他可以买走你很多的肉,我今天会把你处理的很好的。」我把我的的手放在屁股上走向他。我们两年里做为好友经常闲聊。去年我送给他一份圣诞礼物。真的,他告诉我,「我没有圣诞节」,但是他真的很喜欢那个礼物。现在他却迫不及待地想把我屠杀了然后把我卖掉。我感到很惊讶,但是他是对的,我就知道这一点。

  「瞧,」我说:「他很快就要来了。我们能否做的快一点,因为我想你在他进来之前把我摆上肉柜。」「好的,好的,」他说。「来吧,到柜台后面和并脱光衣服。现在没有更多的疑惑了。「这次我服从他的命令,开始解开我的衬衫。我跟着他到了一个比预计的要小的多的房间,但是要比预期的干净。各种刀具和工具摆在房屋中间的屠宰案板上,房间中央上方还有一个大钩子。还有一个厨车上面有一些为了装肉块的空着的银托盘,我的肉块,将要摆放在肉柜里我被斩下的头下方的那些肉块。

  我把我的上衣脱了下来。

  他看起来正在忙着选择刀具并查看他们是否锋利,所以他没在看我脱下上衣,但是他用手指着一把椅子说「把衣服放在那上面吧。」我把我的衣服整齐地放在椅子上,就好像当我们结束时我可能还会再穿上它们。然后我脱下我的高跟鞋,把它们放在椅子下面。我拉下我的裙子的拉链,扭动的脱下它,然后脱下我的内裤和胸罩。

  我光着身子走向他说:「我不能相信我真的这样做了。那只不过是一个愚蠢的玩弄我的想法。」他开始随意的拍打着我的屁股和腿。这样有点疼。

  「嫩」他说,「很嫩!你的男友会喜欢你的肉得。」「哦,看那,我的阴排需要刮干净」我说。我想我不太相信我真的会做去刮阴毛这件事,现在我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要紧的」他说,他用手拍了拍桌子「上到桌子上面来,我会为你刮干净的。」这张桌子是实际上是按照女人的身体设计的。冈特让我躺倒在桌子上,让我的屁股正好露出来位置。他让我舒服躺好,使我的头从一个洞里伸出来。尽管木头很硬,但是我还是是很舒服的。

  他用柔软的长皮带绑好我的足踝。他同样的把我的手腕绑好,然后进行了一些调整,使我伸展开,像X的形状。

  「我现在都是捆女孩的,」甘特解释说。「以前,我不捆她们的时候,当我把女孩的头看下来后,女孩的身体总是乱动。弄得到处都是血。要花费我很长一段时间来清理。所以现在我都是先捆好。」虽然捆的很紧,但是还是挺舒适的,尽管我的身体一点也不能动。

  「让我把阴毛弄掉,」他边说边点燃的一个小火炬。「让我们看看效果如何。」小火炬不是很热,有点暖暖的。事实上当它烧掉我两腿之间的阴毛时,还很舒服。

  当他弄完后,他擦了擦我的阴部,并吹了吹,让我感觉凉凉的。

  「啊,」他用一种惊奇的声调说道,「一个优良的阴排,一个A级的阴排,正如我所认为的。」「我是你两年的常客了,」我说,「你就没有想过你会处理到我?」" 是呀,」他说,「自从第一天你走了进来。我在想诱拐你……但是这样不是更好。」「诱拐我?」我承认我很吃惊,但是不知何故我并不太惊讶地听到关于诱拐两个字。也许我太天真,也许是一种幼稚选择。」我想女孩违背自己的意愿去接受处理,是很少的。」" 嗯」他说,「她们中有很多人是的。」

  「好吧,我很高兴你从来没有这样对我。」

  「现在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要砍下你的头,但是你会保留意识的,你是知道的。」我抬了抬头,因为他拨了拨我长长的金发,让它离开我的脖子。他开始抚摸我的头发,轻轻地,非常温柔。

  「你很美丽」他说。

  「哎呀,」我笑了,说:「谢谢你,冈特。」

  我听到一个被刮断的劈啪声,一个明显是锋利的刀砍过肉体和剁在木头上的声音。然后我感到自己被提了起来。我向下看着我的身体。他用手挽着我的头发拎着我被砍下的头。我的身体剧烈的扭动,但是皮带牢牢地束缚着它,但是身体的本能让它剧烈的挣扎。我尝试着说些什么,虽然我感觉得到到我嘴唇的开合,但是没有声音发出来。血从我被砍断的脖子上剧烈的喷出来。

  「看,你挣扎多么厉害」冈特提着我的头说,让我能有更好的观察我赤裸的身体的挣扎,「幸好我用皮带把它固定好了。」我看我的无头的身体扭动着,就像它也有了自己的意识。

  他把我的头转过来,让我们可以看到对方。他对我笑了笑。

  「嗨,宝贝,」他说。「你感觉怎么样?」

  我试图再次发说话。我看着他的眼睛注视着我的嘴唇动。

  「好,好,」他说。然后他把我的头放在展示柜台上。「我没让你看怎么分解你的身体。你可能会觉得那太可怕了,但我把你放在这里,当你男友进来得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他了。」说着,他把我的头放在展示柜的顶端,挨着其他的女孩。我听到他走,然后我听见扑通扑通的声音,我的身体正在被快速而准确的处理着,只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屠夫才能这样处理。

  这时门铃响了。

  是他。

  我试着微笑,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直接走向柜台,并开始看在我旁边那个女孩子被处理好的肉。

  我的眼睛被慢慢变得沉重,仿佛我马上就要沉睡过去,但我还是决定继续看他的脸,观察他的反应。尽管他需要做的只是抬起头来看看。

  「嗨,肖恩,」甘特说着从柜台后面冒出来。他在他的白围裙上擦着沾满血的手。「我有一个惊喜给你!」然后他又在柜台后面消失了。肖恩继续浏览其他女孩的肉,固执的不抬起头来看看。当屠夫回来时,他手里拿着一个在油纸里新切的阴排。

  「觉得怎么样?」甘特说。

  肖恩用手指的阴缝,我的阴缝、他经常这么做。

  「还有温度」,西恩说。「新切想来的,是吗?」" 是啊,新鲜,身体的还是热的,非常新鲜。」肖恩笑了,说:「我就把它买下了。」「但你知道这是谁的吗?」冈特笑了。

  肖恩一脸疑惑,然后冈特抬头看着我和肖恩跟着看向我。

  「艾米」,肖恩的眼睛是睁得大大的,但他的嘴唇一笑。他拍了拍冈特的后背。「你怎么说服她人的,还是你…?」「不,」冈特说,「我没有绑架她。她是志愿者。」「嗯,她的时机把握得真好。」西恩说,「我刚想要甩掉她啊。我交了一个新女友,今晚是她的生日。给我把艾米的阴排和乳肉包好,好吗?我要烧烤它们,作为我新女友的生日晚餐。」听着那些话…我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我的屠夫开始在他的陈列橱里展示被他屠宰的女孩的头颅。在我最后一次观看斩首的时候,我注意到,其中一个女孩的眼神似乎一直在跟着我。当我问冈特也就是我的屠夫怎么回事,他告诉我,头刚刚被斩下来时,还是活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