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少女突如其来

发布时间:2021-09-08 03:11:47   浏览次数:39
  顺着阴暗狭窄的楼道登上二楼,推开咯吱作响的破旧门扉,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名貌若天仙的美少女——而且是全裸的

  这并非galgame中出现的场景,也不是男性本能得不到满足的某宅男脑中所产生的妄想,而是如假包换的现实。

  艾旭初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当他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所租的狭小房间时,一名从未见过的少女赫然出现在他的房中。

  少女看上去大概只有十六、七岁左右,面容非常可爱,仿佛是上帝竭尽全力所完成的最高杰作。碧玉般明亮通澈的眼眸,小巧翘挺的鼻梁,樱花色的红润唇瓣,银色的长发直垂到纤细的腰际。从窗外透入的一缕阳光照射着完美的身躯,让她的周围仿佛弥漫着熠熠生辉的金粉,,酝酿出一种神圣的美感。即使维纳斯见到眼前的少女,大概也会自叹不如吧。

  过于离奇的景象让艾旭初保持推开门的姿势,如同泥塑般呆然地站立原地。

  此时少女也发现了归来的艾旭初,她盯着艾旭初眨了两下眼,似乎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艾旭初也下意识地回望她,虽然知道这样盯着一丝不挂的女生很失礼,但却无法移开视线。

  一般来说,如果花季女孩的娇躯不幸被陌生男性目睹,通常来说只有两种结果:或是慌忙地遮盖住身体,同时大叫「流氓」,直到惊动警察把对方绳之于法。

  或是抓起身边一切能作为投掷武器的东西——例如闹钟、茶杯,或是铁质煎锅——直接把那个该死的幸运色狼击沉。

  室内一片寂静,这大概就是所谓风雨前的宁静吧。艾旭初可以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但这并非是因为男性的本能反应。因为艾旭初和同龄男生不同,完全不会对女性产生性欲,他自己也不清楚个中原因。

  之所以心跳加速完全是因为紧张,艾旭初甚至可以预想到随着少女的一声尖叫,自己清白的人生就此结束。

  「欢迎回来,主人。快和露尔菲勒合体吧」

  几秒钟的对视之后,少女突然做出出人意料的行动,她似乎完全不介意自己的一切都毫无遮掩地展现在男性的眼前。不仅如此,还一边叫喊着莫名其妙的话语,一边飞快地扑过来,紧紧地抱着艾旭初。

  「……你、你在说什么啊,别用奇怪的称呼叫我,话说我根本不认识你」艾旭初被少女过于直白的攻势弄得手足无措。虽然试图推开,但面对全裸的女性,双手所及之处全是温香软玉,弄得艾旭初不知该碰哪里才好。

  「露尔菲勒从今天起就是主人的奴隶,这样称呼是理所当然的。好了,请主人快把大肉棒赐给露尔菲勒吧——!」艾旭初感觉和她说话完全是鸡同鸭讲,不明白眼前这名奇怪的少女究竟是何用意,哪有女性第一次见到陌生男人就提出这种要求的。初次见面时的神圣美感一瞬间消失殆尽,自称露尔菲勒的少女毫不羞耻地高声嚷着女性不该说出口的话语,同时仿佛捕食中的章鱼,手脚并用牢牢地缠在艾旭初的身上,坚挺的乳房紧贴着他的脸颊,同时清幽的女性体香撩拨着艾旭初的鼻腔。

  美丽的女生主动倒贴,普通的男性遭遇这样的场景,通常都会立即化为野兽,把理性扔到九霄云外,尽情发泄性欲吧。

  可是艾旭初却是例外。为了防止大家误会,先说在前面,他并非生理上有什么问题,更不是基佬。只是从心底对女性提不起兴趣,无法产生男性应有的反应。

  当男同学们兴致勃勃地谈论某女星写真集如何给力,或是某A片如何刺激的时候,艾旭初总是冷眼旁观,心中实在无法理解这类话题究竟哪里有趣。

  自从升入高中以来,艾旭初就越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与周围男生们格格不入。

  在整日如狼似虎追女友的男生中,艾旭初完全是个异类。但是艾旭初并不为此苦恼,他原本就不喜欢和人相处,能不能交到女友对他来说根本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更加准确地说,尽量不和任何人有交集,自己一个人平静地生活才是他所向往的。

  「不、不好意思,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诶,难道说对露尔菲勒有什么不满吗?」露尔菲勒抱怨道,鼓起可爱的脸颊,背后的翅膀也在扇动着,仿佛是在发泄不满——嗯、等一下,翅膀?

  艾旭初一瞬间产生应该立即去看眼科的想法,他揉揉眼再次向露尔菲勒的背后看去。由于最初相见时露尔菲勒的裸体太过震撼,艾旭初现在才发现那里确实存在一对很像蝙蝠的小巧翅膀。不仅如此,屁股附近还有尖尖的尾巴晃来晃去,……看露尔菲勒的这幅样子,简直就像是幻想作品中的恶魔。

  「你……究竟是什么人……」

  「露尔菲勒不是人类,是恶魔啊」

  「………………」

  出人意料的话语让艾旭初一时间难以接受,就在他哑口无言,努力试图整理混乱的思绪时,楼下猛然传来一个破喇叭般的沙哑声音,刺激着艾旭初的耳膜。

  「201室的在做什么,我好像听见女人的声音,你把陌生人带进来了吗」不用看也知道,声音的主人正是这个公寓的房东。

  艾旭初连忙从楼梯道探出头,果然看见身材微微发福的房东提着空菜篮站在一楼的阶梯处,脸上带着一丝怒意。

  这位房东姓刘,女性,芳龄——也许用这个词并不合适,但是在本人平日一贯的坚持下,我们只好妥协——39,可是至今未婚。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对男性房客们交女友这种事极为反感,严格禁止把女性带入公寓。如果被房东女士发现自己的房间中有一名陌生少女(全裸),艾旭初很可能会被赶出公寓,落到露宿街头的悲惨下场。

  「不、不是的,我在看电视,音量开得有点大」艾旭初慌慌张张地大声辩解,把过错全都推给那台年代久远的电视。顺便说一句,独居的艾旭初生活状况比较窘迫,所以在液晶或平板电视大行其道的现在,他房内的电视还是21寸的CRT,其破旧程度即使送去历史博物馆也不奇怪。

  「以后自觉一点,不要影响邻居」

  房东的申斥声又传了过来,不过好在似乎是相信了艾旭初的借口。随后她转身向外面走去,从时间点以及手上提的菜篮来看,应该是打算去买菜,暂时不会回来。

  艾旭初略微松了一口气,不过最大的麻烦还完全没有解决——没错,那就是眼前的这名自称恶魔的少女。

  虽然有很多事情必须弄清楚,例如关于她的真实身份,或是她的真实身份,以及她的真实身份之类的事,但是为了不要再次引起别人的怀疑,首先要做的是紧紧关上房门,虽然说很难相信和破木板没什么区别的房门能有多大的隔音效果,但总也聊胜于无。

  冷静冷静——艾旭初锁上门,然后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她深吸一口气,决心和她好好谈谈。

  「啊,其实不用关门也无所谓,露尔菲勒完全不在意,倒不如说做爱的时候有外人围观,反而会更加兴奋」突然出现的怪异少女似乎还在状况外,完全不懂得体谅艾旭初身处的立场。

  「可是我很在意啊」

  「难道主人是容易害羞的类型?」

  「问题不在那里吧,而且我根本没有和你做那种事的打算——!」几秒前的自我告诫一瞬间就忘到九霄云外,艾旭初忍不住大吼。随即惊觉地捂住自己的嘴,担心地注意外面的动静,确认没有反应之后才放下心,重新继续刚才的对话。

  「请你说话声音轻一点,有些事我想先问清楚」「啊、露尔菲勒最喜欢的是后入式,不过只要主人希望,无论什么体位都可以。SM也能接受」「我并不想听这些事」

  艾旭初拼命压制音量怒吼,头上的青筋突起。这女人是怎么回事,似乎完全不知道廉耻为何物,难道头脑的构造不太正常吗。艾旭初开始厌恶刚见面时一瞬间觉得她「美如天使」的自己。啊、不对,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她自称是恶魔。

  顺便再强调一句,名为露尔菲勒的少女(自称恶魔)仍然保持刚出生时的样子,虽然艾旭初对女性没有丝毫兴趣,并不会兽性大发,但他自认有着一般人的常识,和一丝不挂的女性共处一室总是件让人尴尬的事情。

  「……对了,在谈话之前、能先请你穿上衣服吗」「诶、为什么……?」露尔菲勒不解地歪过头,为什么她的语气听起来似乎相当不满啊,一般来说好好地穿着衣服才是正常的吧,有点常识好不好。话说男性要求女生穿好衣服,却反而招致抱怨,这种事简直前所未闻。

  「啊、知道了,比起一开始就全裸,主人更喜欢一件件剥去女生衣服时的征服感」「哪有这种……算了、总之就当做是这样吧」

  艾旭初下意识地反驳,随即又混着深深的叹息声,把原本想说的后半句话吞了回去。虽然可以吐槽的部分很多,但从刚才和她交谈的经验来看,如果纠结于H方面的话题,只会让对话没完没了。

  「既然主人这样说了……」

  露尔菲勒高高举起右手,胸部顶端的粉色蓓蕾也随着她的动作微微向上挺起。

  「伟大的黑暗之力,请于吾之手中显现其形……」随着清脆的吟唱声,露尔菲勒的右手指尖竟然出现一个紫色的光球,体积越变越大,旋即如同烟花般散开,形成一层光膜包裹住她的身体,光芒逐渐消退之后,显现出一件奇怪的衣服——不、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黑色皮革条更为合适吧。

  约两指宽的皮革条缠绕着稚气未脱的白皙躯体,仅仅勉强遮盖住最为隐秘的少女花园,以及胸前的蓓蕾。手臂上戴着长及的肘部的黑色手套,纤细修长的腿部则被同样是黑色的长皮靴包裹。四肢虽然遮盖严密,却和露出度极高的身躯部分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更为煽情,整体酝酿出诡异的诱惑感。

  虽然衣服——姑且还是称其为衣服吧——本身固然让艾旭初很惊讶,但更不可思议的显然是其出现的方式。如果说那是魔术,某个曾让自由女神像消失的魔术师大概很快会落伍。刚才的景象明显超出了常识的范围,就好像是——没错,在魔幻作品中经常能见到的魔法。

  「刚才、刚才那是怎么做到的」

  「主人为什么那么惊讶啊,只是用魔力构筑少量的单一物质,属于简单的魔法」「这还属于简单的吗?」

  「这是基础的基础,倒不如说……露尔菲勒只能使用这种程度的魔法」说到这里,露尔菲勒的声音逐渐低沉下去。自从见面以来就好像吃了某些糟糕药物一样精神亢奋的露尔菲勒,此时居然显得有些颓唐。糟糕、难道无意间踩到了地雷吗。

  「那、那么说,你真的是……恶魔」

  「主人还不相信吗。准确地说,露尔菲勒属于恶魔中的淫魔」「额,淫魔……难道就是吸取男性精气为生的那种……」艾旭初偶尔也从网上看到过一些关于淫魔的记载,虽然以前一直认为那只是编造出来的。据说淫魔是通过交媾吸取人类精气的妖魔。艾旭初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变成木乃伊,所以有点担心地提出反问。

  「大致上是这样没错,但只要有足够的魔力,就不需要通过别人的精气进行补充。何况露尔菲勒是奉路西法大人的命令,从今天开始侍奉主人,并且帮助主人「觉醒」的,怎么可能危害主人呢」虽然露尔菲勒的话太过超现实,但刚才她行使魔法的一幕还深深刻在艾旭初的脑海中,而且背后的翅膀和尾巴也在摇啊摇的彰显存在,让艾旭初半信半疑。

  即使她真的是恶魔,为什么会找上身为普通人类的自己。路西法这个名字似乎也有点耳熟,但比起这个,最让艾旭初在意的是露尔菲勒刚才提到的「觉醒」。

  「不好意思,我实在听不懂你说的话,觉醒是什么意思啊」「很简单,只要主人不断地和露尔菲勒或别的女性做爱,性交,或是交尾,总有一天会可以取回「真正的力量」」后面的几个词不是相同的意思吗,而且交尾这种词不应该用在人类身上吧——这样的吐槽先放一边。艾旭初感觉到似乎从一见面开始,自己就被露尔菲勒当成了好色之徒。因为冲击性的事件接踵而至,一直都没机会反驳,但事到如今,必须好好地说清楚,自己可是不近女色的正人君子。

  「我想你找错人了,我只是普通人,没有什么力量。而且对你说的和女性做……什么的也不感兴趣」「不可能,这是路西法大人直接下达的命令,绝不会弄错」「就算你这样说,我连A片都没下载过」「主人……难道不会对女性发情吗?」

  「不会」

  「主人胯下的雄伟之物应该一天二十五小时都蠢蠢欲动吧」「你的这种偏见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啊,我又不是万年发情男。而且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有点常识好不好」「露尔菲勒认为在主人的性欲面前,常识简直不值一提」「我哪有那么夸张的性欲,不要辱没我的名声啊!」「主人看到美丽的女生,就会抢回去做性奴隶吧」「别把我当性犯罪者,我从来没有过那种想法」「真的吗?」「真的」

  艾旭初斩钉截铁地回答,于是露尔菲勒脸上浮现出夹杂着惊讶和难以置信的复杂表情,下一瞬间——「啊哈哈哈哈哈……」露尔菲勒突然爆发出夸张的笑声,仿佛吞了十斤笑菇之后,又吸入大量氧化亚氮。她笑得直不起腰来,在艾旭初的单人床上来回打滚,并且不停用拳头咚咚咚地敲打床板。

  「……我说,什么事那么好笑啊」

  「啊哈哈哈哈哈……(翻滚翻滚)」

  「够了、别笑了,好好听我说话啊」

  「啊哈哈哈哈哈……(咚咚咚)」

  露尔菲勒自顾自地大笑不止,完全不理会艾旭初的话。

  艾旭初感觉到自己额头上的青筋急速跳动,似乎可以听见自己的理智啪地一声崩断,于是不假思索地握紧拳头,走近在床上翻滚的露尔菲勒,用尽全身力气——(咚!)狠狠地砸向露尔菲勒的头顶。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一击,如果被女权主义者目睹,想必会招致强烈的抗议。

  遭到重击的露尔菲勒抱住头,身体都因为疼痛而瑟瑟发抖,就像是寒风中的雏鸟。

  「……主人……真是鬼畜,虽然露尔菲勒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无论主人喜欢鞭打还是滴蜡,都能欣然接受。但刚才的冲击太激烈了,露尔菲勒实在承受不住」尽管痛得全身发抖,露尔菲勒的性骚扰发言仍然健在,应该敬佩不愧是淫魔吗。过了好一段时间,痛感似乎终于稍稍退去。眼含泪花的露尔菲勒鼓起脸颊提出抗议。

  「请你把话题从那方面的内容上离开。我想问清楚,究竟什么事让你觉得如此好笑」「因为主人居然说对女性不会发情……(噗)」露尔菲勒说到这里差点又笑出声来,但看到艾旭初脸色铁青地握紧拳头,身体下意识地抖了一下,她拼命忍住笑意,继续说下去。

  「这简直就像玛蒙大人愿意把秘藏的财宝全部贡献出来一样匪夷所思」「你的说法我完全听不懂」「那就换个人类的比喻,简直就像城管宣称会文明执法」「……这个比喻太过现实,感觉莫名沉重啊,明明自称恶魔,为什么对人类世界的事那么清楚」「这不算什么,来到人类世界之前,已经仔细阅读过向导书」露尔菲勒边说边向空无一物的地方伸出右手,空间如同水面般泛起涟漪,让她的右手没入其中,随即竟然从虚空中取出厚厚的一本书。

  「就是这个,在魔界非常受欢迎,销量高达千万册,每年都会出新版。从人类的历史到最近的哈尔○大桥倒塌事件都有记载」确实,那本书的封面上用巨大的烫金字印着「笨蛋也能看懂的人类世界指南」,书腰上则是「魔界出版社」的字样。

  这样的标题难道不算轻视读者吗,居然还那么畅销。而且明明是魔界出版的,为什么会用汉字印刷。这类疑问先放一边,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这种事怎么都好,重点是……」艾旭初身体前倾,双手咚地拍在床板上,似乎是在表现内心的气愤。

  「……为什么总把我说得好像是性欲的化身似的,你这种认识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主人就是淫欲之王啊」艾旭初感到轻微的头疼,他一言不发地打开窗户,然后抬起露尔菲勒……「等……等、等一下。主人难道不相信吗」察觉自身危机的露尔菲勒挥动着手脚拼命挣扎,但艾旭初熟视无睹,这里只是二楼,就算稍微做个自由落体也没关系吧。如果有人问起,只要坚持说不认识她就行了。

  「露尔菲勒会好好解释的,请不要扔下去啊。……露尔菲勒自己就是淫魔,所以并没有说谎」这句话让艾旭初的内心稍微一动,确实,虽然还是难以置信,但露尔菲勒既然不是普通人类,她的话应该也不定全是谎言。

  想到这里,艾旭初决定对露尔菲勒执行缓刑,咚地一声把她扔回到床上。

  「好痛……虽然粗暴的主人也不讨厌,但不能稍微怜香惜玉一点吗」露尔菲勒揉着被摔疼的腰发出不满的声音,但严肃的法官似乎不以为意。

  「给你一分钟时间」

  被宣告行刑期限的露尔菲勒微微缩起身体,无可奈何地转入正题。

  「首先,主人知道七大罪的魔王吗」

  「就是虚构作品中经常出现的魔王们吗?」

  「才不是虚构,七大罪的魔王是真实存在的。虽然目前大部分魔王大人都转生成了人类,力量基本被封印。但总有一天,各位魔王都会取回力量,我们魔族在其领导下把那些可恶的天使全部消灭,完全控制人类的世界,如此一来光荣的魔族将……」「你还有四十三秒时间……」

  艾旭初抬手瞄了一眼手表,冷冷地打断露尔菲勒热情洋溢的演讲。

  「呜……主人真是丝毫不留情面。总而言之,七大罪魔王具体来说就是象征傲慢(Pride)的路西法大人,象征嫉妒(Envy)的利维坦大人,象征暴怒(Anger)的撒旦大人,象征懒惰(Sloth)的贝尔芬格大人,象征贪婪(Greed)的玛蒙大人,象征暴食(Gluttony)的别西卜大人,以及……」露尔菲勒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艾旭初,接着开口。

  「象征淫欲(Lust)的阿斯莫德大人,也就是主人你」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顺着阴暗狭窄的楼道登上二楼,推开咯吱作响的破旧门扉,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名貌若天仙的美少女——而且是全裸的  这并非galgame中出现的场景,也不是男性本能得不到满足的某宅男脑中所产生的妄想,而是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