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巨型淫螺

发布时间:2021-09-08 03:11:47   浏览次数:970
  时近黄昏,西方天边云霞已经泛起了宛如火烧的赤红,卡西莫海滩上的沙硕与附近的海水,也因为夕阳的照射泛起了点点的金光,让这片少有人打扰的静谧海滩,显出了一种异样的美感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女人正朝着这个,即使偶尔因为海浪触碰礁石发出的声音与一些海鸟不时响起的鸣叫,依然显得十分静谧的卡西莫海滩,不急不缓地走来。

  夕阳照耀下,女人一头带着波浪的亚麻色长发,随意的散在脑后,又随着她步履移动仿佛还反射着淡淡的光芒。

  那粗细合宜的双眉,深棕色的动人双眸,白嫩玉颊边缘稍显冷硬的线条棱角,还有那微厚的双唇,让她显出了一种别样的妩媚。

  即使是在身材普遍比较高挑的西大陆无数女人中,也算是十分罕见的足有两米的身高,因为玉足上那双十八公分高跟的黑色高筒皮靴的衬托,显出了越发惊人的修长高挑。

  也让那堪堪漫过足踝位置,随着她优雅脚步而摇曳的黑色裙摆,而在那裙摆高开叉位置时隐时现,长度近一米四的白皙美腿,展示出了带着夸张比例的修长与笔直。

  而在女人上身,一对恐怕达到J罩杯的豪乳,如同两个大号的梨形水囊般,纵然不可不免的有些下垂,依然将黑色深V晚礼服的前胸部分高高的撑起,与那骤然收束的腰肢下,同样有着惊人圆润饱满的性感翘臀,在彼此呼应间,为女人高挑白嫩的娇躯勾勒出惊人的性感曲线;又让大片白皙细腻的隆起与中间那仿佛可以轻易挑起每个男人最激烈欲火的沟壑,从V字型的领口暴露了出来。

  后面那白皙平滑的玉背,还有那在纤细玉臂摆动间,宛如蝴蝶羽翼般颤动的性感隆起,也因为晚礼服的露背设计,而在一层薄薄的黑色围纱遮掩显出越发旖旎的诱惑。

  很明显这个穿着黑色深V露背晚礼服,披着一条半透明黑色围纱,又有着如此身高的这个女人,就仿佛得到了上帝垂怜的艺术品般,不仅在拥有了很多西方女人不敢奢求的高大身材后,却没有很多西方女人那因为身材高大,而很难避免的出现的粗犷与臃肿感。

  反而,在那有着夸张曲线的高挑身材和那混合着冷硬与妩媚的面容辉映下,展示出了一种仿佛在茫茫草原肆意驰骋的雌豹般带着张扬野性的美感,让人忍不住升起想要用最粗暴的方法,去驯服她,去肆意践踏她的冲动。

  没用太久,这个身高腿长,有着宛如雌豹般妖娆野性妩媚的女人,便迈着优雅从容的步子来到了卡西莫金色海岸边。

  四下扫视了一阵后,女人很快便注意到了岸边一块巨大礁石后面系着的一条宽三米,长约十五米的小船,那深棕色的美眸中闪过一抹动人的神采,微厚的朱唇只是随意的一抿,白嫩的俏脸上便荡漾起了十分诱人的笑容,窈窕的娇躯轻轻一扭,女人很快又走到了那条小船前。

  似乎是听到了女人的脚步声,一个身穿着土黄色粗糙麻布衣裳,身材比女人要矮上一头,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便从船里探出头来。

  男人眼中带着掩饰不住地淫欲隐隐晦的在女人那从深V晚礼服中的领口处暴露出大半的夸张巨乳上扫视了几眼,然后便脸上带着谄媚讨好的笑容望着对面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却有着一种混合着成熟妩媚与青涩单纯气质,无论是那看似简单的穿着,还是举止动作都显出贵族高贵的少女,用那半真半假的恭敬语气开口说道,「凯瑟琳小姐,这是您要的船,那些用来召唤巨型淫螺的东西也已经准备好了,祝您会有一个最愉快的旅程。」「嗯……」凯瑟琳看着男人眼底那根本无法掩饰的淫欲,还有畏缩的样子,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鄙夷,带着那贵族少女长久以来已经形成习惯的高傲与矜持,仿佛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然后,看着男人那淫欲中掺杂的贪婪与欲言又止的表情,凯瑟琳毫不避讳的将自己那柔嫩修长的素手伸进自己那深深的乳沟中,当手掌再次从乳沟中出来时,已经多了一个深褐色的荷包。

  打开荷包,从里面拿出一沓纸币递给这个船夫,凯瑟琳淡淡的说道,「这些钱足够买下这条船了,多余的就算是你的小费,记住不要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否则对一位贵族小姐私生活造谣,会让绞刑架上再多一缕亡魂的,我想伟大而仁慈的上帝必然不会希望这种事出现的。」「我的忠诚是得到过众多小姐夫人认可的,你绝对可以相信上帝最虔诚的信徒,绝不会做任何让上帝不悦的行为。」穿着简陋麻布衣服好像一个渔夫的中年男人,好像小丑一样做了一个躬身行礼的姿势目送着凯瑟琳上船,然后有些陶醉的吸了一下手上钞票上似乎还残留的乳香,这才朝着手指上啐了一口唾液,兴奋地点起了这些钱。

  而上了船的凯瑟琳眼角余光扫过这一切后,再次露出鄙夷的笑容,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这次出海闺蜜提醒要准备的东西,这才走到小船的驾驶舱中,思索了一阵后,有些生涩的对着驾驶台上几个按钮点了一阵,这个小船便在一阵低沉的机械运转声中,朝着大海深处驶去。

  凯瑟琳也再次走出船舱,在还未坠落的夕阳照射下,神情慵懒的躺在船上那个特意准备的躺椅上,白皙的俏脸上露出了宛如要与情人相会的甜美与带着淡淡羞涩的绯红。

  只是这一次凯瑟琳出海可不是去会情人,今年二十六岁,无论是出身还是长相都足够优秀的她,素来不缺乏各种被无数女人视为梦中白马王子的优秀男人的追求,但是她却从来对那些男人不屑一顾。

  甚至在她与几个男人发生过几次激情,觉得并不能让自己感受到其他女人说的那种强烈愉悦亢奋后,她甚至觉得与男人激情释放也索然无味。

  不过她一个闺蜜无意间提到的一件事情,却深深地触动她的内心,让她无数个夜晚都感受到一种难言的躁动,于是在纠结许久后,因为闺蜜的鼓励也因为自己内心的某种渴望,她终于有了这次的出海。

  而这才出海的目的则很直接,就是去找位于卡摩西海岸一百公里外某个隐秘海域中生存着的巨型淫螺。

  在闺蜜与那些因为丈夫长期外出而独守空房的贵妇,还有一些天性淫乱的荡妇口中,那是一种超过一人大小,内部更因为某种神秘力量足有豪华马车大小的巨型海螺。

  当女人认清自己体内最深处镌刻的淫乱本能,虔诚的去跪拜,并献上供奉它的祭品时,它会倾听女人心底的渴望,从最幽暗的海底慢慢的漂浮起来,然后它会从巨大的螺壳中探出一条条带着吸盘、软刺或粗糙颗粒的触手,赐予女人远超于与男人激情放纵,甚至被众多男人奸淫的极致快感,会让女人在持久的极乐中,将子宫与大肠都被肏的脱垂出来。

  在凯瑟琳听到闺蜜的诉说,听到几个贵妇哪怕是在回忆中都忍不住达到被男人奸淫都很难达到地高潮时,她便感受到了自己的心从未跳动的那么激烈。

  甚至就在此时,就在这条朝着她设定的目标劈波斩浪时,慵懒的倚在躺椅上,一双诱人的美眸都悄然闭上的凯瑟琳,只是因为距离目的地不断接近着,便感到了似乎有一股炽烈的火焰在慢慢的灼烧着自己性感诱人的娇躯。

  让内心有着惊人淫贱渴望的她,那已经染上了绯红淫欲的娇躯都变得越发敏感,那不知道何时变得湿润粘腻,甚至让黑色丁字裤都被打湿的粘腻紧窄的骚屄,与后面那还没有被任何男人开发过的紧窄干涩屁眼,都仿佛在被某种粗壮的雄伟不断抽插着。

  并不算大的小船,一路在还算平静的浅海上前进着,当那早已经西斜的夕阳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上,西方的天空只留下那不久便会彻底消失的晕红,那虽然还算平静的大海,也在着昏暗静谧中显出一种诡异的阴森压抑感时,小船终于停了下来。

  凯瑟琳缓缓睁开眼,看着周围的昏暗与静谧,心中不由升起一种紧张与畏惧,甚至想要就这么转身回去,可是想到那无数次梦中的渴望,她深吸一口气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淫荡下贱的凯瑟琳带着最虔诚的供奉,前来孝敬伟大的巨型淫螺。愿,伟大的巨型淫螺,赐予淫荡下贱的凯瑟琳最深刻的淫欲快感。」凯瑟琳拿过船上的那个箱子,然后双膝一屈跪在船舷边上,一边带着紧张与期待的表情,低声说着让很多男人听来必然会感到不可置信的话,一边熟练地在一个香炉上点燃了三只龙涎香,接着纤细修长的右臂不断轻扬间,一些不知名的香料、鱼干、骨粉与某些莫名的物质不断的洒在平静的大海上。

  一分、两分、三分……时间就这么缓慢流逝着,当凯瑟琳用了大约一分钟将那些闺蜜告诉她的供奉全部洒在大海上后,时间就这么慢慢的开始流逝着。

  就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大约半小时,远方漆黑的夜幕已经出现了舒朗的星辰,眼前的大海因为夜色让凯瑟琳的目光,已经不能看清三米外的海面时,看着那依然没有任何异样的大海,凯瑟琳忍不住在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弄错了,不过仔细回忆了一番闺蜜对自己说的各种注意事项,再想想这些东西都是那个渔夫模样的男人准备的,而那个男人已经做过不少女人的引路人了,凯瑟琳又深吸一口气继续耐着性子等待着。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大约一刻钟,原本平静的海面,突然在凯瑟琳所在的位置附近,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不正常翻涌,在这翻涌的海水中,还不断有密密麻麻的气泡冒出来。

  「来了……」

  凯瑟琳性感的双唇微微开合间,低低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然后,不知道是因为内心还有着某种无法压抑的恐惧,还是因为那已经难以克制的激动与亢奋,凯瑟琳那一双性感的深棕色美眸下意识的闭上了,那诱人的娇躯也忍不住轻轻地颤抖着。

  「伟大的巨型淫螺,我是您最卑微的奴!求伟大的巨型淫螺,赐予奴最深沉激烈的极乐!……」一声声低吟不断地响起,而诉说着这一切的凯瑟琳此时在淫欲激荡下,甚至不知道这些低吟,是只存在于自己的心中,还是已经面对着无垠的大海与无限幽暗的夜幕低声倾诉了出来。

  不过,很显然,她渴望听到她倾诉的对象似乎真的听到了,随着海面又一阵水声响过后,一个比凯瑟琳还要稍大一些的土黄色,上面带着复杂螺纹的巨大海螺浮现在了海面上。

  然后,先是一个巨大的肉棍探出螺壳,然后瞬间展开成一片足有两米多宽好像巨型舌头的肉片,在周围海面上舔舐着那被凯瑟琳扔出来后,还未飘远的供奉;接着更是伸出了分明不该属于正常海螺的五条粗细不同的深褐色触手,证明了它巨型淫螺这个另众多内心淫乱的女人情愿顶礼膜拜,放弃在世人面前的高傲,甘心虔诚下拜用最卑微淫贱来取悦它的真实身份。

  猛然间,用那赤红色仿若巨大舌头的肉片在海面上舔舐了几下后,巨型淫螺伸出的那五条触手中,那条最粗甚至比凯瑟琳手臂还要粗上两圈,最前面好像九尾鞭一般,全身又带着琥珀色半透明液体的触手,与两条大约只有筷子粗细,上面带着无数粗糙的小颗粒的触手便突兀的朝着此时正闭着双眼,虔诚跪在小船上的凯瑟琳延伸了过去。

  正跪在小船上,双手左右交叠着竖在身前,一双诱人的美眸紧紧闭着,那在激动复杂的情绪下,带着性感夸张曲线的娇躯,仿若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的凯瑟琳,只是感觉到一股夹杂着精液与红酒混合气味的劲风,突然吹过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那黑色的深V晚礼服与亚麻色长发,都被吹的肆意飞舞。

  然后,便觉得自己那平滑的小腹一紧,一条粘腻中又带着一种似乎不该有的炽热温度的不知名东西,便如同一条绳子一般,在自己小腹上缠绕了几圈,接着好像九尾鞭一般的东西,也顺势沿着她那晚礼服的深V领口探了进去,直接在那并没有任何胸罩束缚着,宛如一对巨大水囊般的夸张巨乳上,凌乱的抚摸拨弄着,一股更加浓郁,分明是精液与红酒混合着的气味不断地沿着她的鼻腔,朝着她脑海中涌入。

  有些陶醉的深吸一口气,凯瑟琳一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染上了曚昽淫欲的双眸还未来得及完全张开,便又看到两条筷子粗细的触手,便又骤然从那在黑暗中只能模糊看到少许轮廓的巨大淫螺那边弹射过来,接着,两条触手一左一右的搭在了凯瑟琳的两只皓白的手腕上,然后宛如灵蛇般层层环绕而上,直到凯瑟琳那仿若刀削的白皙双肩,接着又快速的划过了她那带着性感隆起的锁骨,在她那一对有着夸张尺寸的白嫩巨乳上缠绕了几圈后,将那一对巨乳淫靡的束缚了起来。

  下一刻,那两条看似纤细的触手,最前端稍有些尖细的部分,在凯瑟琳那大睁着的一对美眸注视下,抵在了凯瑟琳一对巨乳顶端上那仿若殷红梅花梅花般的乳头上。

  「唔……」

  凯瑟琳口中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清浅而压抑的低吟,那本就泛起了淡淡绯红的白嫩玉颊,变得越发红晕。

  下一刻,随着那两条纤细的触手在缓慢左右旋转中,挤进凯瑟琳那一对殷红乳头中的乳孔内的动作,凯瑟琳那秀美的头部猛地高高扬起,一双微厚却又显得越发性感的红唇猛然大开,一声混合着几分痛苦与特殊愉悦感的高亢呻吟瞬间从她喉间溢出。

  与那随着她秀美头部的摇曳,而凌乱飞舞的亚麻色长发彼此映衬着,让这片静谧幽暗的大海,都显出了一种淫靡的荡漾。

  「嗡……」

  一声莫名的低沉颤音仿佛回应着凯瑟琳一般,骤然从巨型淫螺内响了起来。

  然后,那条从巨型淫螺中探出,跨越了两米多的距离,紧紧缠绕住凯瑟琳小腹的触手继续向上一提,便将跪在地上,那有着近一米四夸张尺寸的笔直柔嫩双腿,都已经有些麻木的凯瑟琳,便在一声惊呼中,从小船上拉扯了下来,在触手的缠绕支撑下,凌空悬浮在了距离海面近三米的高空中。

  随后,那两条纤细如同筷子的触手,最前端类似锥形的坚硬凸起,依然缓慢而坚定地向凯瑟琳,那从未被任何人开发过的乳孔内搅动深入着,让那泛着潮红的面容轻轻颤抖着的凯瑟琳,性感的双唇开合间,不断发出一声声混合着痛苦与异样愉悦感的缠绵细碎呻吟。

  另外还剩下的两条婴儿手臂粗细,表面覆盖着粘腻鳞片的触手,则猛地对着看似平静的海面上一拍,让那有些冰凉的海水,都溅在了凯瑟琳性感妖娆的娇躯上,带给凯瑟琳一种别样的刺激。

  接着便借着反震的力道,如同两条巨蟒一般朝着上面弹射而出,分别灵活的将凯瑟琳那仿佛足以另任何男人都为之心动的修长白嫩的美腿,从纤细的足踝位置,一直蔓延到那有着紧致弹性与匀称形状的大腿盘旋缠绕而上。

  跟着又向着两边一拉,让被那条最粗大触手撑着凌空悬浮在空中的凯瑟琳,双腿大开着几乎形成了一个祈祷式的标准一字马造型。

  那两条已经盘上了凯瑟琳两个白嫩细腻,又带着紧致弹性的大腿根部的触手,那最前端足有三十公分长,超过成人手腕粗,上面又带着大小不一颗粒的坚挺粘腻肉棒,只是拨开了她下身黑色丁字裤的布条,分别在凯瑟琳前面光洁粘腻的骚屄口与后面紧窄干涩的屁眼上摩擦了几下,便猛地向里面一刺,便几乎同时挤开了凯瑟琳前面骚屄口的两片阴唇,还有后面紧窄的屁眼,分别肏进了凯瑟琳骚屄与屁眼内十余公分。

  「啊……」

  一声分明带着越发明显淫欲的高亢呻吟,再次随着凯瑟琳那修长宛如天鹅颈般的粉颈上的秀美头部猛地一扬,从凯瑟琳大开着的性感红唇间倾泻了出来,在这个幽暗静谧的大海中回荡了起来。

  那在这种突然其来刺激下,发出剧烈颤抖的性感娇躯,也在瞬间溢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那两条在凯瑟琳夸张巨乳的乳孔中插入的纤细触手,似乎是为了让凯瑟琳有个适应时间,只是插入三四公分便不再继续深入,而是改成了左右旋转搅动与小幅度的抽插、震颤。

  但是,随着那支撑着她娇躯凌空的触手,那最前端形如九尾鞭又如同无数有着自主生命的小蛇一般的部分,将凯瑟琳的上身的衣衫剥落,肆无忌惮的在她一对有着夸张隆起的梨形巨乳上揉捏、摩擦与抽打;以及那已经前后同时刺入凯瑟琳紧窄粘腻的骚屄与紧窄干涩屁眼中的粗大粘腻肉棒,开始忽快忽慢地抽插;甚至还有那束缚着凯瑟琳娇躯上的触手,也如同遍布着粘液的的蟒蛇般,不安的在凯瑟琳带着夸张曲线的白嫩娇躯上蠕动着,带给了凯瑟琳一种粘腻的摩擦感与仿若无助的束缚感,刺激着她体内更加旺盛的淫欲。

  于是,凯瑟琳那白嫩性感的娇躯,开始在更加激烈的颤抖中,即使被触手束缚着,依然有限度的扭动迎合着巨型淫螺的侵犯,那已经染上了欲望绯红的娇躯上溢出的点点薄汗,也与那混合着精液与红酒气味的琥珀色粘稠液体彼此交融,又遍布在了凯瑟琳娇躯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上,让她体内那炽烈燃烧的欲火越发肆意的升腾着,宛如灼烧着她娇躯中,每一寸肌肉与骨骼。

  于是,凯瑟琳那秀美的头部随着宛如天鹅颈般的粉颈,而高高的扬起,带着潮红的俏脸,在那不断地颤抖变化中,显出了一种令人说不出愉悦还是痛苦的邪淫表情,那微厚的朱唇开合间,皓白的贝齿仿佛辉着夜空中那皓月才有的皎洁,一声声婉转缠绵,时而高亢激烈,时而低沉只如梦呓的呻吟,不断地从凯瑟琳口中倾泻而出。

  一时间,那高悬于九天的疏朗星辰,与被它们拱卫着的满月洒下的清辉随着海面不只何时荡漾起了细碎宛如星钻的银芒,而就在这银芒中间,凯瑟琳那宛如女妖般地淫靡性感,还有那仿若带着无尽淫欲与魅惑的喘息呻吟,在海螺发出的诡异嗡鸣映衬下,竟让着分明充斥着无尽淫靡的风景,显出了一种宛如情动的旖旎,与虔诚的祭祀。

  只是这种感觉,也只是那些整日只会伤春悲秋的诗人产生遐想;或者那些在这夜幕下有幸远远窥视到这一切,却只以为是海市蜃楼的海员,一时的感慨。

  渐渐在淫欲中沉沦的凯瑟琳,根本不会在乎这些;那除了淫欲便只有野兽本能的巨型淫螺,更是不会出现在智慧生命中才有的无谓的幻想。

  那五条缠绕着凯瑟琳娇躯,将她紧紧束缚成淫靡姿势的触手,就在亵玩凌辱着凯瑟琳的同时,只是轻轻地一阵颤抖,便让凯瑟琳那以祈祷式一字马姿势被奸淫着的娇躯,整个倒了过来,那堪堪越过臀部的亚麻色长发,也宛如瀑布般洒了下来。

  「啊……」

  一声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惊呼,骤然间从俏脸上带着淫靡愉悦与异常亢奋潮红的凯瑟琳,那微厚却越发性感诱人的红唇中发出。

  然后,便又随着那五条触手在她有着夸张曲线的性感白嫩娇躯四肢与小腹上缠绕束缚;在她夸张巨乳,饱满翘臀,平滑小腹,不时有着仿若蝶翼般隆起的玉背,带着性感弧度的锁骨,甚至那娇嫩的面容,修长的粉颈等一处处敏感部位肆意的抚摸、与忽轻忽重的抽打;还有那刺入凯瑟琳那乳孔中的锥形触手前端慢慢变大的抽插搅动频率,与一起前后肏着她骚屄和屁眼的那两条肉棒越来越激烈的抽插,再次变成了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喘息呻吟。

  那不知道是凯瑟琳娇躯中溢出的汗水,还是触手溢出的粘液,又或是彼此融合的液体,一滴滴不断地滴落在微微涌动着波澜的海面上,发出很低的声音,却又在这除了凯瑟琳的呻吟与巨型淫螺那莫名的低沉嗡鸣外只有一片静谧的大海中似乎那么响亮,宛如为这场淫戏增添了一种异样的旋律与节奏感。

  「啊……好爽……大人……大人……」

  「肏……肏我……好爽……用力……」

  「啊……爽死了……好舒服……大人……肏我……」……在着一声声呻吟中,不断感受着粘腻骚屄与后面那紧窄干涩的屁眼中传来的胀满与摩擦快感,以及全身每一处部分传来的摩擦揉捏刺激的凯瑟琳,因为体内那被挑起的越来越旺盛的淫欲,在被束缚着的小范围内,努力地扭动迎合着巨型淫螺的动作,那潮红的俏脸与深棕色的美眸最深处,渐渐地变得越发狂野激烈。

  那夜幕下仿若瀑布般的亚麻色长发,随着头部的摇曳,而肆意凌乱的飞舞着,仿佛在宣泄着她内心的狂暴躁动一般。

  不过,这样的情况只维持了大约十来分钟,巨型淫螺那超过凯瑟琳手臂粗,通体呈赤褐色,表面粘腻又充满了惊人力量感的触手猛地在抽插凌辱着凯瑟琳的同时,开始剧烈的上下摆动了起来。

  先是,小幅度的颤动;然后,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剧烈夸张。

  在那缠绕着凯瑟琳一双纤细白嫩玉臂,和有着夸张长度的修长美腿的触手辅助下,那条表面粘腻,超过凯瑟琳手臂粗细的深褐色触手,拉扯掌控着凯瑟琳高挑性感的娇躯时而高高升起海面两三米,时而又以不同的姿势与角度,被猝不及防的拉入冰凉的海水中。

  而就在这仿若蹦极或跳水的不断抬升与下坠中,凯瑟琳感觉自己的娇躯都随着亢奋的精神,变得愈发敏感。

  缠绕在凯瑟琳平滑细腻小腹上的触手最前端,如同九尾鞭般的部分,继续肆意的在凯瑟琳娇躯各处粗鲁的摩擦、抚摸、抽打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她性感嫩白的娇躯上,涂抹喷射着混合着精液与红酒气味的琥珀色半透明粘液。

  缠绕着凯瑟琳修长纤细宛如白玉雕琢的玉臂,以及那有着夸张雄伟的巨乳的细长触手,更是一边在凯瑟琳玉臂与豪乳上粗糙的摩擦、挤压,一边越来越激烈的在凯瑟琳那宛如软雪堆砌,又不断荡漾起淫靡肉浪的巨乳最前端的乳孔里,越发剧烈粗鲁的搅动抽插着。

  那沿着凯瑟琳修长笔直玉腿盘旋而上,将它们拉扯束缚着变化出各种姿势的触手最前端,那比任何两个男人的配合都更加默契,也比任何一个男人的鸡巴都更加炽热、涨硬而狰狞的深褐色肉棍,更是一面不断地分泌这琥珀色的粘液,一面时而你进我出,时而同进同出的抽插。

  「啊……大人……好……唔……唔……好爽……」「肏我……肏我……啊……唔……唔……玩死我了……好舒服……」……神情越发激动亢奋的凯瑟琳,那一声声缠绵婉转的呻吟中,也开始混杂了一阵阵高亢的惊呼与骤然被打断的呜咽,甚至不时还因为突然呛到了水而显出一阵难受的剧烈咳嗽,但是凯瑟琳那带着潮红的俏脸上,还有一双深褐色的美眸中,却显出了越发激烈的淫欲与亢奋。

  而仿佛是在回应着凯瑟琳内心的激烈淫欲与渴望一般,那条肏入了凯瑟琳虽然已经被几人奸淫过,但却依然紧窄的骚屄内的粗大炽热,又带着大小不一,软硬不一疙瘩的狰狞肉棒,从之前只是肏入近半,渐渐地变得越来越深入激烈了起来。

  一次次的用比男人抽插速度要快上至少一倍的频率,让那不断分泌着琥珀色粘液的粗大肉棍,粗鲁的挤开了凯瑟琳那守护着骚屄口的两片因为充血而赤红的肥厚阴唇,还有骚屄内层层叠叠的的褶皱阻隔,先是重重的撞击着凯瑟琳那紧窄的子宫口,让凯瑟琳感受到一阵阵说不出愉悦还是痛苦的酸麻感。

  接着更是在猛地一用力下,硬生生撑开了凯瑟琳那更加紧致的子宫口,在子宫口的强烈束缚下,肏入了凯瑟琳从未被人或者其他任何生物侵犯过的子宫内。

  并在一次次粗鲁的抽插下,粗鲁的穿过她粘腻紧致的骚屄与那紧致的子宫口,重重的在凯瑟琳那从未有人侵犯玷污过的子宫壁上撞击着,让凯瑟琳原本平滑的小腹,还有那镶嵌着一颗椭圆形琥珀的性感肚脐,位置都出现了分明不正常的隆起,也让凯瑟琳深红色的骚屄口宛如一朵淫花般,在触手粗鲁抽插下不断开合翻涌着。

  而肏着凯瑟琳后面那紧窄干涩屁眼的那条触手,更是不知道只是单纯的配合,还是有着自主意识的不甘示弱,也同样一下下更加粗爆的肏着凯瑟琳的屁眼与直肠,并在一次次粗鲁抽插中越发深入,很快便让那超过三十公分的肉棍,在每一次高频抽插中,都齐根而入,那曾经紧窄的屁眼更是在这抽插中仿若菊花般绽开出令人迷醉的形状。

  「哦……哦……好爽……好爽……啊……啊……唔……唔……」「肏……肏我……好爽……肏死我……唔……啊……啊……」「大人……啊……呜呜……啊……大人……」凯瑟琳也毫不掩饰的用一声声越来越高亢激烈,甚至都渐渐夹杂了少许沙哑的呻吟,回应着这个带个她以前从未享受过得强烈刺激的巨型淫螺的蹂躏与奸淫。

  「嗡……」

  就在凯瑟琳时而被触手激烈的拉扯着宛如女妖起舞般上下翻飞,时而高悬在天空或漂浮在水面上,却从未停止被奸淫蹂躏的时候,蓦然间,一声更加低沉厚重的嗡鸣颤音,掌握着这一切的巨型淫螺的螺壳上那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孔中发出,一时间周围数百米的大海表面,似乎都出现了一阵被声波激起的高频震颤。

  甚至是凯瑟琳那性感妖娆的白嫩娇躯,都在这声嗡鸣中,仿佛每一根骨头,每一滴血,乃至每一个细胞都在不自觉地跟着颤抖了起来,让本就享受着激烈刺激的她,感到一种更加强烈的异样快感。

  接着就在这声巨大的嗡鸣声中,那五条缠绕着凯瑟琳娇躯的触手,如同排汗般,从各处快速溢出了大量宛如蜂蜜般混合着精液与红酒气味的粘液,让凯瑟琳白嫩的娇躯都被着粘稠的液体几乎全部覆盖了起来,只有那秀美的头部,还勉强暴露在外面。

  那肏入了凯瑟琳乳孔还有骚屄与屁眼内的触手,也更是好像突然大开的高压水阀一样,大量琥珀色半透明粘液不断喷涌而出。

  那远不是男人射精能比的巨大喷射量,让凯瑟琳的小腹因为肏入子宫内的触手喷射的大量液体,而高高隆起。

  甚至那一对有着夸张尺寸的巨乳与骚屄屁眼,都控制不住的不断溢出一股股琥珀色的粘液,让面色潮红的凯瑟琳那性感妖娆的娇躯,显得越发淫靡放荡;一滴滴琥珀色粘液,缓慢的划过她白嫩娇躯,那诱人的曲线滴落到海水中后,更是吸引了一些不知名的彩色小鱼在周围游弋肆意追逐着,显出了一种诡异的邪淫。

  而在这种强烈刺激下,本来就濒临高潮的凯瑟琳,突然也无法压抑自己身体各出传来的巨大快感,在那一波波宛如海潮般汹涌澎湃的欲望冲击下,突然好想被打破了某种壁垒屏障一般,浑身再次更加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伴随着那高高扬起秀美头部,发出一声声高亢呻吟的动作,大股大股的淫水从那骚屄内不断蠕动的嫩肉中析出,随着琥珀色的粘液一起倾泻而出,俨然也达到了以前被男人肏时从未体验过的高潮。

  那一双已经因为淫欲冲击,而显得水雾曚昽的深褐色双眸中,就在这激烈的高潮宣泄时,原本的淫欲竟然快速的蜕变成了一种难以掩饰的敬畏与臣服。

  如此激烈的喷射一直持续了十五分钟,因为被异物奸淫而让凯瑟琳的情绪更加激烈,也因为这触手喷射的琥珀色粘液本身就具有特殊的催情效果,以至于凯瑟琳本人也足足享受了一次从未有过的持续一刻钟的高潮释放,甚至到了最后凯瑟琳的呻吟都变得沙哑了起来。

  然后,就在她刚刚平息高潮,还在双眼朦胧的大口喘息着的时候,那仿若巨大舌头的软肉猛地向前一探,在凯瑟琳那有着惊人曲线的性感妖娆娇躯上快速的一舔,便又闪电般缩回了螺壳中。

  接着,不等凯瑟琳回过神来,那五条束缚在她娇躯上,缠绕束缚着她娇躯,并在她娇躯各处敏感部位抚摸蹂躏着的触手也猛地往回一拉。

  然后,凯瑟琳便只来得极发出一声诱人的惊呼,便被拉扯着朝着巨型淫螺飞了过去。

  接着,她便感觉到自己那笔直白嫩,又有着其他人难以企及的夸张长度与性感的双腿,被两条触手束缚着并拢伸直,并在感受到仿佛穿过一层无形薄膜的阻隔后,一双修长性感的大腿,直直的插入到了巨型淫螺的螺壳内,直到那巨型淫螺的螺壳口吞没了她那带着紧致弹性与不成比例纤细的腰肢与平滑细腻的小腹,堪堪达到了她那有着夸张隆起的白嫩巨乳下面,才终于停了下来。

  随后她便感到自己那有着十八公分高跟,上面部分更是足足越过她双膝的高筒靴,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从她双腿上拉扯了下来,不知道摔在哪里,而一条条宛如舌头一样又不断分泌着粘液的肉片,便在她那修长笔直又带着紧致弹性的双腿,与那虽然与她身材一般显得巨大,但却有着细腻嫩滑的肌肤与宛如完美造型的双足上,贪婪的舔舐着。

  「嗯……嗯……啊……啊……」

  一声声绵密的呻吟不断地从凯瑟琳口中发出,凯瑟琳那诱人的娇躯也随着这缠绵婉转的呻吟,仿佛不安的扭动着。

  然后凯瑟琳便发现,那之前还束缚着自己双腿,让自己那修长的双腿只能笔直的伸展的触手,虽然还在自己双足上缠绕蠕动着,却分明没有阻止自己那不知道是迎合还是拒绝的扭动,但是那将近一米四的双腿却十分诡异的任凭如何动作,也无法触碰到这看似并不算宽的巨型淫螺内部任何边界部分,或者感到丝毫的阻碍。

  就好像这个巨型淫螺内有着远超过外面的巨大空间,让它可以在容纳了那巨大的舌头型肉片与五条触手之余,还有让凯瑟琳那修长美腿肆意活动的空间,甚至里面还容纳着不知道多少大小不同长短不一的触手,让即使早就在闺蜜口中听过这种神异现象的凯瑟琳,依然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议。

  然而,不知道是巨型淫螺真的只是将被外面不知道多少男人视为女神,并努力讨好的凯瑟琳,视为一个发泄淫欲本能的玩物,还是巨型淫螺哪怕是想要解释,却除了嗡鸣声也无法发出其他任何声音,巨型淫螺并没有要为这个猎物解释的想法,反而再次伸出一条细长柔软的触手,随着两条触手前端那巨大肉棒抽插奸淫着凯瑟琳骚屄与屁眼的动作,在凯瑟琳那不断蠕动翻涌的骚屄口,屁眼周围,以及阴蒂和骚屄与屁眼之间忽轻忽重的舔舐着。

  「哦……哦……哦……」

  「好爽……好舒服……肏……肏我……」

  一声声缠绵婉转的呻吟,再次从因为巨型淫螺的触手凌辱、蹂躏而激烈扭动迎合着的凯瑟琳那性感的红唇中倾泻而出,在这个幽暗静谧的大海中回荡着。

  仿佛是被凯瑟琳内心那越发炽烈燃烧着的欲火引燃了一般,巨型淫螺的动作也越发激烈了起来。

  于是,就在那前后一起奸淫着凯瑟琳骚屄与后面屁眼直肠的深褐色粘腻肉棒,忽轻忽重又时快时慢的抽插下,那依然探出巨型淫螺螺壳外面,缠绕着凯瑟琳纤细修长玉臂与有着夸张比例巨乳的纤细触手更是一边如同蟒蛇般在凯瑟琳的玉臂与巨乳上蠕动着,带给凯瑟琳一种粗糙粘腻的刮擦与含着一种压制的束缚感,让她对于自己的淫乱有了一种被谁强迫的心理安慰,一边用那类似锥形,最前端又呈细小圆滑球型的部分越发激烈的在凯瑟琳那正在被开发着的乳孔更深处探索着。

  一滴滴琥珀色地半透明液体从触手最前端溢出,带着某种诡异的效果,刺激着凯瑟琳的乳腺,以至于在这越来越激烈深入的抽插中,那琥珀色的粘液内渐渐混入了白浊的乳汁,让那种气味显出了一种越发异样的淫靡。

  同时,一条手臂粗细的深褐色触手,突兀的从巨型淫螺开口处与凯瑟琳之间的间隙弹射而出。

  然后,触手最前端那超过二十五公分长,丝毫不比触手细,表面更是带着宛如树根型脉络彼此纠缠着的巨大鸡巴型部分,便穿过了她那一对有着夸张尺寸的巨乳之间深深地沟壑,便抵在了她性感诱人的红唇上。

  「唔……唔……唔……」

  还在被巨型淫螺那一条条触手的肆意玩弄,而在不断扭动迎合间,潮红的俏脸上深深淫靡情欲,发出一声声婉转缠绵娇吟的凯瑟琳,只是下意识的伸出自己那灵活粉嫩的舌头在带着琥珀色粘液的触手前端舔舐了一下,触手前端着宛如一条不知道肏过多少人还带着粘液与浓浓精液气味的硕大鸡巴,便猛地穿过了她那性感的红唇与皓白的贝齿,一下子肏进去了十几公分,紧紧地抵在了她的咽喉处,让她发出一声声含糊压抑的呜咽。

  一双粗细合宜的柳眉猛地一皱,娇躯似乎因此产生了明显的不适,可是那俏脸上亢奋的潮红与美眸深处渐渐有些歇斯底里的癫狂,却显示着凯瑟琳在享受这种其他任何男人,甚至几个男人一起,都无法带给她的肆意凌虐与奸淫的快感。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时近黄昏,西方天边云霞已经泛起了宛如火烧的赤红,卡西莫海滩上的沙硕与附近的海水,也因为夕阳的照射泛起了点点的金光,让这片少有人打扰的静谧海滩,显出了一种异样的美感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女人正朝着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