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跟妈妈玩骑马

发布时间:2021-09-08 03:11:46   浏览次数:581
程屹假装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看着已经穿好睡衣的妈妈,奶声说道:「干什么呀妈妈,我还想在睡会呢!」说着还故意揉了揉眼睛。


  程文瑾听着儿子的要求,差点就想答应。她看着儿子,轻轻的又像是自言自
语的说:「小屹,告诉妈妈,昨天你……」


  话还没说完,程屹就哇哇哭了起来:「妈妈,妈妈,对不起,我错了!」


  程文瑾听完不仅没有喜悦,脸色瞬间冰冷,语气也变得更叫悲凉:「小屹,
我是你妈妈,你是我儿子,你居然对我……对我做出了那种……那种事情,你…
…你简直就是个禽兽!我怎么生出了你这样的儿子!」程文瑾本来觉得昨天的事
情,自己也莫名其妙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也有很大的责任,可是当着儿子的
面,越说越气愤,越想越羞愧,说完双手捂着脸,居然轻轻抽泣了起来。


  程屹内心一惊,没想到程文瑾昨晚都跟他那么干柴烈火,水深火热了,今早
居然还这么刚烈。看小说的程屹知道,程文瑾除了丈夫死的时候默默流泪过泪,
哪有哭过的时候,昨天的行为没想到会对她造成那么大的打击,如果现在承认昨
天自己是有心为之,怕程文瑾会无颜面对王勃、自己的女儿以及自己内心的煎熬
自寻短见吧?


  看着程文瑾哭泣时抖动的身子,像风中被吹落的树叶,楚楚可怜,这样的一
个美丽的女人,除了在王勃和自己面前哭过,这么脆弱的一面还有谁看得到?


  这时,程屹能够深深体会到程文瑾内心的苦楚,也能深深体会到程文瑾对他
的母爱,她是女人,但她在程屹面前,更是一个母亲!


  程屹本来对穿越过来随便肏妹完全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和压力,但此时此景,
却让程屹内疚了起来。


  或许,她真的是我妈妈吧。


  恍惚中,程屹忘却了自己前世母亲,慢慢被眼前轻轻抽泣的女人代替,黑色
的青丝稍显凌乱,双手捂面让整个人略显狼狈,却依然掩盖不住已经经过程屹内
射后青春肉体的诱惑。此时程屹却没有半点情欲,他想要眼前这个人真的成为自
己的妈妈,自己一个人的妈妈!


  程屹小心的凑过身去,两只小手慢慢打开程文瑾的双手,程文瑾闭着双眼,
紧咬双唇,泪流满面,圆润的下巴和挺翘的鼻头都挂着泪珠,伤心不已。


  程屹心痛不已,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整理思路,计上心头。


  「妈妈别哭了好么,我昨晚不该打妈妈,我……我错了……」程屹说着,慢
慢低下头去,像个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孩子,却悄悄的在观察妈妈的反应。


  果然程文瑾停止了哭泣,睁开眼睛,愣了愣神,喃喃说:「你说什么?」


  程屹看到程文瑾眼中的不可思议,知道自己走对了棋,小声继续说道:「我
不该打妈妈屁股,就算是玩骑马游戏,也不能真的打妈妈屁股,妈妈不是马,所
以打了妈妈会疼,妈妈疼就会哭,还会叫,然后……」


  「等……等等…………」程文瑾听完儿子说的话,又是惊讶又是难堪,赶紧
打断,抽出几张床头柜的抽纸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半晌,轻轻的说:「小屹,你
……你以为我是怪你打妈妈屁股?」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儿子。


  程屹抓了抓头发,悄悄的抬头看了看妈妈,像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啊?妈妈不是怪我打妈妈屁股么?」


  程文瑾看不出什么端倪,又开始发文:「那你昨天那个骑……骑马的游戏,
是谁教你的?」


  「爸爸啊!」程屹张口就来。


  「胡说!爸爸怎么会教你这个?」程文瑾一定要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程屹回忆着王勃最近几次来程文瑾这里得时间,当然可能不是每次他们都有
在一起欢好,担心自己说话有漏洞,就棱模两可的说:「有一次我起来上厕所,
看妈妈的房间没有关紧,里面有声音,就想看看妈妈在做什么,然后看到爸爸和
妈妈在玩骑马马的游戏啦!」说完拍着双手兴高采烈的样子。


  程文瑾耳根一红,努力回想起到底是哪一次的事情,但莫须有的事情她怎么
会想的起来,看到儿子不像在撒谎的样子,也就相信了,何况程文瑾也觉得这么
小得孩子怎么会懂得在这种事情和这种时候撒谎?如果真有这样的心机,那儿子
怕是个怪物了。


  不巧,程屹确实是个怪物。


  程文瑾听了儿子「内心」的独白,想起昨天他说的药丸,赶紧又问:「小屹,
昨天你说你吃了个糖果,然后大……小鸡鸡就变成这样了?」程文瑾看着程屹的
肉棒,差点习惯性的说出「大鸡巴」三个字,还好她镇定自若,不过眼睛看往程
屹的肉棒时,隐隐有一丝狂热。


  「嗯,吃完以后就觉得鸡鸡好热,然后昨天就一直不舒服嘛,晚上突然觉得
全身好热,然后做了一个起马的梦,然后起来就和妈妈玩骑马马啦!好舒服啊!」


  程屹说着眼睛冒光,像是在回味「骑马马」多么的舒服。


  程文瑾已经知道昨天的错误大概不能怪儿子了,结合从儿子那里得到的信息,
这颗药丸非常诡异,可以让人性器变大和发情?程文瑾觉得事态有点严重。


  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虽然不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但错不在
儿子,自己也有责任,而且儿子对自己的感情也不像之前以为的那样不合人伦,
暗自松了口气,心中压抑的各种负面情绪一扫而空。


  母爱的光辉又重新回到了程文瑾的身上,她轻轻摸着程屹的小脑袋,轻轻的
教导儿子:「小屹,以后不能玩那样的骑马游戏了,等以后小屹找到了女朋友,
和女朋友一起玩。」想着自己未来会看到小屹结婚生子,嘴角勾起了欣慰的笑容。


  程屹看着眼前的程文瑾,觉得母爱泛滥的妈妈更加的温柔美丽,感觉自己在
她面前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直勾勾的看着程文瑾,天真的话想也没想就脱出口:
「为什么不能和妈妈玩?」说完才觉得自己真是情不自禁。


  看着儿子傻愣愣的眼神,奶声奶气的话语让程文瑾母爱更加汹涌,轻轻搂着
程屹,毫不在意儿子赤身裸体,怀抱着他:「这样的骑马游戏只能和自己的妻子
做,小屹现在还不懂,长大了就懂了。」程文瑾爱怜的摸着儿子的头发,轻声细
语。


  程屹似乎进入了小孩的状态,故意撒娇道:「可我就像和妈妈玩嘛,那我以
后就取妈妈做我的妻子不好么?」小眼睛大大的睁开,努力表达着自己的勇敢。


  程文瑾听罢,「噗嗤」一下娇颜绽放,妩媚动人,一笑生花。


  看着程屹还是呆呆得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程文瑾怜意更甚,心弦轻颤,动人
的红唇轻飘出天籁之音:「好啊,等小屹长大,妈妈就做你的妻子。」


  程屹知道妈妈现在一是觉得自己还小没太当真,二是自己的「诱惑轻语」让
妈妈内心不想违背自己的请求,但是听到程文瑾温柔爱怜的答应自己故意装作小
孩子的无理取闹,想起前世的自己,鼻子微微发酸,扑到在妈妈的柔软怀抱中,
腻声说:「妈妈要说话算话。」


  程文瑾把圆润的下巴轻轻靠在程屹的小脑袋上,微笑说道:「妈妈答应你。」


  母子俩各自的心结就这样在这温情中慢慢融化……


  「小屹,妈妈身上黏糊糊的,要去洗个澡,你再睡会,妈妈做好饭了叫你。」


  一夜荒淫,程文瑾身上难受的紧,之前心思没在自己身上,现在和儿子抱久
了,儿子的身体碰到自己的各个地方都会有异样的感觉,才发现不妥。


  程文瑾觉得昨晚大部分原因归药丸,小部分原因在自己,如果自己不配合儿
子一起玩「骑马马」的游戏,又怎么会酿成大错?


  程屹慢慢离开程文瑾的怀抱,看着妈妈穿着拖鞋优雅的起身,迈步,转身,
这是一个遮掩不住自己风情的女人。


  程文瑾在浴室脱了衣服,惊讶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脸上因为上了年纪的抬头纹和鱼尾纹已经消失不见,白嫩红润的肌肤在灯光
下隐隐反射着光泽,紧致的细腻,大大的乳房随着自己的呼吸轻轻摆动,却又无
视引力一样挺翘,乳房上的小樱桃和乳晕也变成了深红色,肚子上以前上了年纪
的纹路已经不见,光滑异常,细细的腰肢下是大大的屁股,紧致柔软又不失光泽,
轻轻一拍,像果冻一样荡漾出一圈圈肉纹。


  程文瑾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想想只能归咎于程屹的小药丸,
难道因为昨天儿子内射了自己,才出现了这些惊人的变化?


  程文瑾决定还是等小屹去检查后再说,自己的问题应该就能得到回答。


  变化毕竟是让自己更加年轻,看上去哪里会像五十多岁的妇人?心情大好的
程文瑾竟像个少女一样轻轻哼起了曲子来。


  听着淋浴的声音,程屹衣服也没穿,起床就走入了妈妈的浴室里。


  程文瑾听见开门的声音,看见儿子裸身站在门口,奇道:「小屹你进来做什
么?」


  「妈妈我也想洗澡!」程屹说道。


  自从程屹四岁以后就再也没有和程文瑾一起洗过澡,程文瑾的理念也是要从
小培养孩子的独立自主,儿子偶尔表现出要和自己一起洗澡的欲望都被程文瑾无
视和否决了,今天儿子又提起了要求。


  不知为什么看着儿子心中就柔软一片,觉得自己似乎以前对他太严格了,对
着程屹柔柔说道:「小屹快过来,别着凉了。」边说边伸出手想要去拉他。


  程屹赶紧小跑过去,站在妈妈胸前,抱紧程文瑾一起淋浴。


  程文瑾也是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溺爱程屹,以往这样清切的举动自己肯定会
斥责他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更何况还是赤身裸体,但是现在她确实非常享受儿子
对自己的依恋。


  抱着这样一个大美人在怀里,在浴室这种环境下,很难不想到性,下体立马
起了反应。


  程文瑾也感觉到了儿子的肉棒硬硬的贴在了自己的大腿内侧,觉得不妥,刚
要开口说些什么,程屹却先开口说道:「妈妈你每次洗澡都要用牛奶泡泡的么,
怪不得皮肤这么好!」


  程文瑾看着旁边自己刚刚用牛奶泡过的浴缸,笑着说:「就算泡也泡不到这
么好啊!」说完就想起,确实自己皮肤的改变是突如其来的,这应该和小屹吃的
药丸有关。


  感受着程屹下体的坚硬,程文瑾把一切的错误归咎于未知的药丸,抱着程屹
的手紧了紧,轻轻说道:「小屹,下面是不是很难受?」


  程屹故意眉头轻轻皱了几下,稚气的说道:「没关系妈妈,我一点也不难受!」


  嘴角敲到好处的抽了几下,似乎在忍受着什么。


  程文瑾想起儿子昨晚的状况,不知道憋着会不会对他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程屹看着妈妈紧锁着眉头都很好看的样子,然后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微微点头,对他说道:「小屹,昨天骑马是不是很舒服啊?」


  程屹一听知道有戏,天真的说:「是啊妈妈,好舒服啊,但是妈妈不跟我玩,
我等长大了取了妈妈做妻子了在玩!我和妈妈约好的呢!」


  程文瑾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儿子牢牢记住了和自己的「小约定」,又是
感动,又是难过,想到儿子懂事以后还会这么粘着自己么?


  程文瑾俯下身子在程屹耳边柔声说:「虽然妈妈现在不能和你玩骑马的游戏,
但是也可以让小屹舒服,小屹愿意么?」说完就测过脸去。


  程屹偷偷看着妈妈小巧透明的耳朵慢慢变红,心里邪恶一笑,稚声高兴到:
「好啊好啊!」


  只见程文瑾慢慢跪趴在地板上,羊脂般手指握上了程屹的肉棒,轻轻撸动,
瞬间让程屹爽得哼了出来。


  因为程屹个子不高,即便程文瑾跪在地板上也不方便撸动,所以程文瑾整个
身体趴伏得更低,腰肢向地面弯起,变成桃心的屁股显得更加挺翘。


  程文瑾一只手轻轻撸动这程屹的肉棒,一只手不堪身体的负重撑在地板上,
侧头偏向向一边,双眼紧闭,脸颊绯红,时不时絮乱的气息暴露出了自己的紧张。


  程屹没看到妈妈的大奶子,心中不满,将程文瑾的另一只放在地板上的手慢
慢拿起来,说道:「妈妈好舒服啊,原来这样就和骑马一样舒服了啊!」说着将
程文瑾的手放在自己的两只小手中抓住:「可是妈妈手撑着地板一定很难受,我
舒服了,妈妈也要舒服才行呢。」


  程文瑾听罢内心甜蜜,身体被拉得稍稍直起,两个大奶子暴露在程屹的视野
中,顺着程文瑾小手的撸动,轻轻晃动,特别是两个殷红小点,惹人垂涎。


  程文瑾被拉得睁开眼睛后,就看到自己手上的肉棒又硬又粗长,紫红色的龟
头暴露在空气中,这么一根又丑又大的鸡巴却像是有魔力一样吸引这她的目光。


  程文瑾慢慢靠近,看着龟头上马眼分泌的液体,仿佛是仙琼玉酿一样想要尝
一尝。


  程文瑾舔了舔红唇,终于还是抵挡不住诱惑,用舌头轻轻刮了一下龟头,将
上面已经分泌出的粘液迅速吃掉。


  「哦!」程屹舒爽得叫出了声,听着儿子的声音,一种成就感在程文瑾心中
蓬发。


  不知不觉间程文瑾发现自己双腿间已经湿痒难忍,淫水顺着卷曲的阴毛点点
滴落在地板上,程文瑾知道自己开始变得和昨晚一样的想要,渴望,欲求,这些
就像心魔一样勾引着自己和自己的儿子交合。


  程文瑾的红唇慢慢靠近紫涨的龟头,微微张开,颤抖的慢慢一点一点吃下了
肉棒,缓慢的动作像极了内心的挣扎。


  吃下肉棒的一瞬间,程文瑾嘤咛一声,像是挣脱了枷锁的小鸟,欢快的叫出
了声,接着动作变得自然起来。


  每次吞入程文瑾都刻意抿紧了嘴唇,紧紧的夹住肉棒,吐出的时候又撅起嘴
唇,让肉棒能够最大面积地与自己双唇接触,口腔紧紧吸住,脸颊微微凹陷,让
程屹的肉棒感觉像是陷入了一个极大的漩涡中。程文瑾却像是吃着世上最美味的
香肠,龟头被吸得发亮,有时候将肉棒吐出,用舌尖仔细地舔舐着马眼中溢出的
透明淫液。


  「嗯……嗯……」程文瑾慢慢变得淫荡,一只手被程屹捉在手中无法移动,
另一只手伸向下体开始轻轻揉搓,使得自己忍不住想叫出声音,但是嘴里又舍不
得儿子的肉棒,呻吟声只能从鼻孔中钻出,变成诱人的哼哼声。


  程屹放开了抓着妈妈的手,程文瑾两只手迅速伸往下体一起揉搓插弄,呻吟
渐渐变大,看着妈妈撅着屁股边自慰边给自己口交,淫荡非常。


  程屹双手扶着妈妈的头,开始做起了抽插运动,妈妈嘴里呜呜直响,像是拒
绝又像是欢迎。


  「妈妈好舒服啊,真的好舒服啊,原来不骑马也能这么舒服!」程屹是真的
觉得很舒服。


  程文瑾呜呜声渐小,只剩下鼻息带来的呻吟和程屹抽插妈妈口穴的噗嗤声。


  浴室继续响着哗啦啦的水声,一个小个子正太站在淋浴池中,身前一个美少
妇跪趴在地上,白嫩紧致的双腿大大分开,双手在自己的蜜穴中进进出出,似乎
尤不满足。美少妇的头发盘起,透出优雅白皙的脖颈,喉头上下吞咽,像是吃着
什么美味的食物。少妇盘起头发的后脑被一双小手来回摁住,性感勾人的红唇在
粗长丑陋的肉径上来回滑动摩擦,一进一出带出红唇中湿滑粘稠的液体,来回抽
插中,却又藕断丝连,粘液顺着她的鼻子流往脖颈却又被主人的阴囊撞得粘在了
圆润的下巴上舍不得离去,噗嗤声连绵不绝。


  突然肉棒的主人抽出了大鸡巴,美少妇一阵喘息,幽怨得看着肉棒,不肯挪
眼。


  「妈妈……」正太少年轻轻叫了声。


  「嗯……」程文瑾看向程屹,双手还在下体来回摩擦。


  「妈妈吃了我的鸡鸡比用手还舒服呢。」程屹天真道。


  「嗯……嗯……」程文瑾知道自己已经陷入欲望的沼泽,她现在看向程屹觉
得自己的儿子又可爱,又帅气,自己对他又怜又爱,根本不想和他分开,虽然现
在做的这些事情对于自己来说非常不妥,但是她也控制不住自己。


  「妈妈让我舒服,我也想让妈妈舒服,妈妈怎么才能让你舒服呢?」程屹问
道。


  程文瑾听到儿子的话更加羞愧,好在儿子对自己的行为还不太了解,程文瑾
颤声说:「妈……妈妈吃你的小……小鸡鸡就舒服了……」


  「妈妈昨天骑马的时候都说这个不是小鸡鸡了,妈妈不说我就不给妈妈吃了!」


  程屹生气了。


  看着眼前的美味肉棒,但是又吃不到嘴里,程文瑾内心煎熬无比。程屹挺着
肉棒在程文瑾的鼻子上,嘴唇上来回磨蹭,龟头带着淫液涂抹在了妈妈的脸上。


  妈妈闻着自己儿子肉棒的味道,激动得几次想要吃下去,肉棒却又悄悄溜走,
程文瑾浑身发烫,下体更是挤出一股股淫液。


  「是大……大鸡巴,小屹的鸡鸡是大鸡巴!」程文瑾忍无可忍,终于安耐不
住自己的欲火,说出了口。


  程屹笑着往前一挺,龟头就插进了程文瑾的口穴中。


  终于如愿以偿地将紫红色的年轻肉棒含入口中,程文瑾仔细地品味着年轻肉
棒所特有的腥臊味道,拼命地吮吸着龟头上马眼中不经意溢出的淫液,咸咸的味
道让程文瑾沉迷在吞吐的游戏中,不自觉地让肉棒插入得越来越深,直到顶的程
文瑾无法呼吸,才猛地将肉棒吐出,不断地咳嗽了起来。


  被粗大肉棒填满的嘴角滴落下来的唾液,拉成了一道晶亮的银丝,慢慢地挂
到胸前。


  程屹的两只小手伸向妈妈的大奶子,将从她嘴角低落的唾液涂抹在丰满鼓胀
的奶球上,全身敏感的程文瑾一边发出诱人的呻吟,一边则迫不及待地再次将
刚刚脱离嘴唇的肉棒含入,完全不在意刚才肉棒对喉咙的强烈冲击带来的不适感。


  程文瑾边吞吐肉棒边自慰,但慢慢的下体自己双手带来的快感还没有口中吃
着龟头带来的快感强烈,索性双手扶住程屹的两只腿,一次一次更加深入的品尝
着儿子的肉棒。


  程屹觉得这次调教得也差不多了,放开精关,任由快感袭遍全身,腰间一酸,
在程文瑾口中喷射了出来。


  「咕噜」「咕噜」,程文瑾喉头蠕动,她紧紧含着肉棒,像是怕美味的精液
射出来一样。紧接着,程文瑾一声高亢的鼻音响起,一条水柱从她的下体飙出。


  程文瑾全身颤抖,身体软软的趴在程屹的腿前,嘴里还还死死的吃着肉棒,
吞咽声持续不断。


  良久,程文瑾紧吸的双唇从肉棒上退了出来,樱桃小嘴微微张开,似乎已经
累得闭不上嘴,舌头还在龟头上轻轻舔弄,眼神迷离,仿佛在回味着美味佳肴。


  「妈妈?」程屹轻轻叫了一声。


  「嗯……嗯……小屹……」程文瑾无神的看着程屹,像是个失去了灵魂的傀
儡。


  程屹觉得自己的能力对女性确实很有杀伤力,他不希望程文瑾变成欲望的奴
隶,心中一痛,俯下身抱住程文瑾,深情的说:「妈妈,我以后一定要娶你为妻,
做我的女人!」


  程文瑾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渐渐恢复清明,想起刚才的激情,她不怪
儿子,心中更是对儿子充满的异样的爱惜,她慢慢轻启朱唇:「嗯!」嘴角慢慢
勾起,如花似玉。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程屹假装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看着已经穿好睡衣的妈妈,奶声说道:「干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