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完整的高潮

发布时间:2021-07-20 02:23:17   浏览次数:928
  星期天如约而至,上午10点,第二节训练课继续进行。我继续被绑着,因为,我想这样。我不仅喜欢被绑着,而且它使我失去了逃避训练的能力。我确信如果有移动的自由,我不可能任由膀胱在痛苦中,只安静地躺在那里

  许哥改变了对我的液体用量,在长时间(如两个小时)的低量液体和短时间(10或15分钟)的高量液体之间交替进行。

  它并没有变得更愉快。我只是越来越熟悉这种痛苦。两个小时,躺在那里,除了膀胱充盈和想放尿,什么都不想。。。。我不得不说,我已经习惯了。

  第二个周末,我们尝试了最终的目标--大量的液体,一次长时间的憋尿。

  许哥也做了最不寻常的事情。周六我们的第一次练习,他给我的膀胱灌了700毫升,虽然很满,但还不足以让我感到难以置信的疼痛痉挛,然后我们就做爱了。

  许哥告诉我今天允许我出来一个完整的高潮。我很感激他的恩赐。我已经快两个月没有完整高潮了,上次高潮还是在秀俊和黛安的家庭聚会。许哥一般会准许我在聚会时高潮,这样我更期待也更放得开。 之后虽然调教频繁,许哥仅仅准许我一次减半高潮,就是两次收缩后忍住,我遵命照做了。

  是的,许哥对我的性能量采取全面的控制,包括我的高潮次数和程度。因为女性的高潮是一波一波的,在不允许我有完整的高潮之前,他让我数一数在高潮时的波浪次数,然后告诉他有多少次。许哥刚刚调教我的时候,就让我做过不止一次,以准确估计我正常高潮时的波数。我在典型的高潮中通常有4到7次波浪,许哥就通过将允许的波浪数减半来控制我的高潮强度。比如在高潮中,只允许我有2或3次浪潮。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但经过练习,我已经能够很好地完成了。

  许哥通过这种训练告诉我,他拥有我体验和享受高潮的能力,不仅在口头上,更在行为上。我对许哥没有性拒绝的权利。我也没有权利在没有他的允许下接受性快乐。许哥很有创造性,有时让我获得完全的高潮,有时让我获得不完全的高潮,而其他时候则没有高潮。我必须永远感谢许哥用我的身体来取悦他,包括他拒绝我达到高潮的时候。我必须积蓄性能量,为了许哥的快乐。我感谢他通过使用我来获取快乐。

  而现在,他把他坚挺的巨塔刺入我膀胱下面,那欲滴的孔道。一下又一下,不断逼迫着我的阴蒂,挤压着我的宫颈。而我的膀胱里还插着导尿管,整个小腹都很充实到了极致。

  好玩吗? 呜。。。奥。。。奥!我来了。一个完美的,久违的,坚实的高潮。强烈的收缩让膀胱更胀了。显然痛苦和快感的交织是作为女奴的一种特殊体验,我确定这种体验会让我的奴性更进一步。

  我喜欢被插入,被捆绑强奸;粗暴的性交,痛苦而困难的方式。所以这恰恰是我想要的。导尿管在里面确实增强了一些感觉,尤其是在我的阴蒂上。

  我必须感谢许哥使用我的身体,以及允许我高潮。但我透过口塞的声音含糊不清。我翘起拇指作为肢体语言。我想当时的情景一定很滑稽,我被绑着身子,钢夹咬着双乳,小腹出奇地膨胀,泥泞的下体插着尿管,双手铐在桌上还翘起拇指。生活就像是一场喜剧,充满了滑稽与惊喜。

  许哥事后回忆说,他感觉到我明显更紧了。我想是我的膀胱充盈,对我的阴道产生了更多的鼓胀和压力,他可以用他的阴茎在我体内感受到。许哥认同我的看法。

  周六下午,我们达到了一个最大目标。900毫升坚持了两个小时。天哪,好疼,而且就这样一直持续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我可能是从900毫升开始的,而且我还喝了些水润喉,在两个小时的过程中,我确信膀胱内部又额外增加了100或200毫升的天然尿液。我当时真的很痛,就像小腿不断抽筋一样,只是抽筋的部位在我的腹部。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或习惯,只是一点点变得更糟。

  但是,哦。。。当许哥终于给我松开钳子,液体流出来的时候,那种惊人的解脱和喜悦的感觉。平时尿尿如果比较着急,可以用力向外推,现在不行,即使轻轻推也会增加酸痛的感觉。我只试了一下就放弃了,只能保持放松,耐心等待尿液靠膀胱内部的压力排空。酸痛感终于消失后,我松了一口气,哭了。

  在900毫升的时候,我真的可以看到肚子胀大了。看起来有点像我怀孕了。

  所以。。。周六的训练就这样结束了。

  周日发生的训练的最后一部分是填满我的膀胱,但没有捆绑。我必须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忍耐。并且在许哥的指导下自己给自己注射。我还必须骄傲地炫耀我那膨胀的肚子,走来走去,做家务,端饭。

  我这样做了。为了许哥,也为了我自己。这时我很自豪。真的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为自己能承受更多,能打心里放下多少痛苦和不舒服,真正交出自己而感到骄傲。

  这倒像是我和许哥在一起后,我的极限扩大了。我可以接受更多的时间被束缚着、控制着,采取更多的痛苦姿势和折磨,而且我可以毫无怨言地做这一切。

  华灯初上,我做了一顿精致的晚饭,膀胱里有自己推入的800毫升。我当然是赤身裸体,只有一道医用胶带环绕大腿,把导尿管贴在内侧。许哥有时会过来,把手放在我的肚子上。我们可以看到我的小腹是如何膨胀的,是的,它很酸痛,但我没有丝毫抱怨地去做厨房的工作。

  当饭菜做好后, 我们坐在餐桌前,许哥衣冠楚楚,我自己光着身子,我们玩得很开心。越来越难忍住液体而不龇牙咧嘴地表现出疼痛。许哥走到我面前,让我炫耀一下自己的成就。我笑着摸了摸腹部的曲线,紧张的肉体在膨胀的膀胱上伸展着。许哥也摸了摸,告诉我,我做得非常好,他为有我这个女奴感到自豪。

  是的,这是我达到的一个令许哥和自己都满意的成就。我有信心能比过去的自己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膀胱和身体。我知道现在和今后我可以承受更多的痛苦。

  这是我不断训练身体、拓展极限的成就,也是向许哥展示我完全服从他控制的成就。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星期天如约而至,上午10点,第二节训练课继续进行。我继续被绑着,因为,我想这样。我不仅喜欢被绑着,而且它使我失去了逃避训练的能力。我确信如果有移动的自由,我不可能任由膀胱在痛苦中,只安静地躺在那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