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忘年的性爱

发布时间:2021-07-20 02:23:17   浏览次数:355
不管你相不相信,其实有的事情是寻不来的,只能是碰,这就是我们通常
说的缘分,就像我和罗姐一样,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它确
实真实地发生了,让我没法逃避。
我曾经想过和孙姐说这个事情,但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孙姐要是听到了一定
会生气的,这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罗姐有老公的,我也不想过多的介入她的生活,我只是在一种我所想像不到
的边缘行走,在和现实做无休止的争斗。
我们之间的性多于爱,也谈不上什么爱,就是一种单纯的性的发泄,这在人
性上或许能够解释得通。在我们都有时间也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干,罗姐
干这个事非常的老到和热衷,她熟悉各种动作、姿势,语言非常丰富,会各种角
色扮演的场景,每次我们都干得非常的爽。我也断言罗姐不只有我一个,至少在
我之外还有好几个小伙子。
其实有的事情不需要明白地说,罗姐也说性交和别的没什么关系,她只是和
我单纯的获得快感而已。
我同意她的看法。
罗姐中介的生意也很忙,一周能聚在一起就不错了。后来罗姐说在中介所那
个地方不方便,我当然也不好带她到我家去,就每次去快捷酒店开房,这样大家
都方便些。要是我想要了,罗姐也有时间的话,我们就开房到我们的快乐窝去好
好快活。
我的性能力逐渐地被她开发出来了,和她在一起,在床上你不会因为什么射
精或者什么的问题而担心身体,罗姐经验十足,很会调理,也很会保养,只会让
你越来越强,而不是衰下去。
我整个大三都是和罗姐腻在一块儿,整整的过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我在她
身上收获了很多社会上的东西,让我受益蜚浅。这一年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金钱
的交易,我觉得大家在一起开心快乐就足够了,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有一次是在大三的下学期,六月份的时候,有天刚刚游完泳,罗姐打电话来
问我空不?我说空,她说下午三点到快捷酒店。等我到了酒店的时候,罗姐已经
在那里了。她很开心的样子,身上是一套很职业的服装,低开的胸口看下去能看
见她深深的乳沟。罗姐说她今天刚介绍了个年轻保姆给一个有钱的退休干部,算
是又做成了一笔不错的生意,想和我乐呵乐呵。
我说那我们怎么乐呵呢?
罗姐笑了,拉过我亲我一下,在我耳朵边轻声说:「我现在就想让你强奸我,
姐姐这几天好寂寞呀,想你了,想你抠我下面」。
我被她的直接和大胆刺激得立刻兴奋起来,罗姐坐在沙发上,拉开她的及膝
短裙,脱掉黑色的内裤,急急地分开大腿,急切地看着我。我跪在她两腿间的地
毯上,罗姐成熟女人的阴户整个地展现在我面前:狭长、暗红色的大阴唇因为分
开大腿的缘故也淫荡地分开了,褐红色的小阴唇也微微张开,阴道口已经分泌了
很多的黏液,闪着淫糜的光。
「乖乖……姐姐好想要……你先帮姐姐手淫嘛……」
于是我就开始用手指刺激罗姐的麻屄。因为无数次的演练和操作,我对她阴
户的构造简直是熟悉极了,扯阴唇揉阴蒂甚至弄她屁眼都做了。
罗姐的两片阴唇肥厚、娇嫩,我伸手握住,手感极为舒服。又是抓、又是捏、
又是揉、又是抠。一会儿将阴唇扯起,一会儿又将阴唇用力地分开。然后,我又
将手掌的下端在两片阴唇的中间来回摩擦。罗姐的身子动了一下。我嘴里喘着粗
气,摩擦阴户的手动得更快了。
「……呵……呵……哎……」罗姐发出了舒服的呻吟,身体开始扭动。我停
止了手掌的动作,将中指两旁的手指曲起,将中指尽量地伸长,顺着两片阴唇中
间的缝隙,十分轻易地滑进了罗姐的阴道中。
「唷……」罗姐嘴里发出一声呻吟。我的中指在罗姐肉穴中抽送,看着她发
骚享受的动静。一会儿,将食指也捅了进去,阴道顿时被扩大了。罗姐被我这样
弄,兴奋得仰着头快乐地叫喊。
我用指头扯弄她的阴唇,抱住她的头和她舌吻,罗姐饥渴得不得了,把我舌
头吸到她口腔里拼命地吸。我把她嘴巴掰开,然后把唾液吐给她吃,她像饥渴的
母狗一样一点儿没有拒绝地接受着我的唾沫和痰液,全部吃了下去。我的手指则
在下面加快频率插弄她的阴道,用大拇指在阴蒂上揉动,另两个指头在罗姐的阴
道里乱钻、乱磨、乱抠着。
「呜呜……啊啊……」罗姐下身拼命扭动,嘴巴饥渴地舔舐着我的唾液,并
发出阵阵呻吟。我继续用力地掏,另外一只手伸进她衣服,掀开胸罩捏住她的乳
头。罗姐的乳头已经开始向上突起,硬的不行了,她不由自主地将两条大腿用力
张开,我用手插了能有十多分钟的样子,罗姐就完蛋了,一阵抽搐之后,从她的
阴道口里就流出了白白的阴精。
罗姐失神地靠在沙发上,只是喃喃地说:「真舒服,好爽,真好真好……」
我的阴茎也硬了,脱光了衣服,爬到床上仰面躺着上,罗姐跟着也脱了裙子
上了床。在我的要求下,她穿上了高跟鞋,把乳房从衣服里面掏出来,然后骑在
我的身上,大屁股上下翻飞,前后摇摆,猛烈地干我,罗姐很喜欢这个姿势,我
想这可能和她的征服欲有关。我喜欢在下边看她胸前的一对大奶子抖动的样子,
来回地晃荡真是淫荡。罗姐就喜欢两个姿势:一个是女上位,一个是后进式。
罗姐喜欢在她干我的时候让我去捏她的两个奶头,她的眼睛闭着很享受的样
子,自己从手指去刺激自己的阴蒂,仿佛是头发情的母牛。她肆无忌惮地说着各
种不堪入耳粗俗的下流话,叫我干死她、让我吃她的奶、说求我强奸她……
在酒店的水床上,我们的上下活动,弄得吱吱响,我捏住她的两个奶头用力
扯、拉起来摇晃让两个乳房互相碰撞;她骑在我身上,闭着眼睛嚎叫,手指也捏
弄着我的乳头,一阵阵快感过电似的刺激得我也大声嚎叫。我们就像两只发情的
野兽,在疯狂交合,外面的太阳光从没有拉拢的窗帘空隙里钻进来,正无羞耻地
照射在我们身上,汗水涔涔而下。
「罗姐!我要看你的勾子,快……」我兴奋地说。
罗姐淫笑起来,没有说话,把高跟鞋脱掉,然后蹲起来把我的阴茎拔了出来,
我的龟头湿漉漉地,血脉膨胀,淫靡地一跳一跳……
罗姐站在床上转了个身,然后背对着我,我拿了两个枕头放在床头,撑起身
靠在上面,阴茎正直立着,罗姐用手抓过去,对着自己两腿之间,用龟头磨了磨
阴道口,对准了之后屁股一沉坐在了我身上,她那个大麻屄一下就把我的阴茎吞
了进去了,罗姐就这样半蹲在床上,一下下地掀动屁股套弄……
我在后边看着她丰满圆润的屁股分成两个半丘紧紧夹着阴茎在上下的套动,
罗姐黑褐色的小阴唇、粉红色的里面以及深褐色的肛门都看得非常清楚,她的水
很多,顺着抽插的力度流下来了,弄的我的阴毛都湿了。一进一出的我兴奋极了,
一巴掌狠狠拍打在她右边的屁股上,嚎叫着说:「罗姐,你就尽情地肏吧!」
罗姐非常配合,一边上下做着下蹲套弄运动一边乱叫:「唉呦……乖乖…
…唉呦……你的大阴茎可把姐姐干死了……姐姐干你干的舒服吗?啊乖弟娃
儿?」
我一边喘气一边回应着她:「哦……哦……啊……罗……罗姐……你的麻屄
好厉害呀,弟娃儿快被你干出来了!……干的好舒服!……姐姐……你的麻屄好
大呀!……」我从后面抓住她的勾子,一面套弄一面说……
罗姐兴奋地快速套动,干的痛快淋漓!一边干一边换姿势骑在了我下腹上,
颤抖着说:「弟娃儿,姐的勾子大吗?你不喜欢吗?……大勾子肏着才舒服啊…
…你不是喜欢从后面肏姐姐的麻屄吗?今天姐姐让你使劲肏……」
在巨大的淫乱中我和罗姐都沉浸在其中了,她可能被我这样搞得确实快不行
了,喘着粗气说:「乖乖弟娃儿啊!你的腹肌好硬哦!你好厉害哦,顶在我里面
好鸡巴舒服……好鸡巴爽哦!用指头弄我肛门嘛……弄它……」
一听这话,我差点又想射了,真的是进入了状态,啥子话都说得出来,我从
后面把她肛门轻轻掰开,将手指移向罗姐浅褐色紧缩着的菊花蕾,「噗」的一声,
中指开始向肛门里面插进去。
「呀!……」罗姐的嘴里再次发出了兴奋的喊声,她扭动着屁股,迎合着我
的这一动作。我把指头继续向罗姐肛门的深处插入,直到中指已经完全地没入菊
花蕾中。我抬手又打了罗姐左边屁股一巴掌,同时右手的中指开始在她肛门中缓
缓地抽送起来。屁眼的括约肌紧密而又柔软,包裹着手指。
罗姐进入了状态,开始嚎叫:「唉呦……乖乖……唉呦……你把姐姐的勾子
芯芯插得好舒服,这个样子两个洞都捅我好爽,我的粑粑都要出来了……」我将
手指在罗姐深褐色的屁眼中用力的抠掏起来,罗姐那丰满的屁股一前一后不停地
扭动着,套着我的阴茎拼命地摇着,似乎想要将我的阴茎扭断似的。
我的头高高地扬起,呲牙咧嘴地呻吟道:「啊……罗姐的屁股好会扭……我
……好舒服……好……啊……干死你……老子一定要……干死你……」我把手指
从她肛门里抽出来,用双手按住罗姐肥屁股的两侧,帮她用力。成熟女人的身体
令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突然,我感觉罗姐高潮喷涌而至!一股极度趐麻的感觉由龟头上升至全身,
我死死地抱住了罗姐肥圆的屁股,身子一阵剧烈地颤抖。
「呀呀呀……!」一阵长时间的呻吟,我终於从后面在罗姐的体内射精了。
此起彼伏不到多大一会儿我们就刺激得相互达到了性的及至!性交过后,罗
姐躺在我身上,闭着眼睛意犹未尽地用手指捏着自己的奶头……我疲惫地从后面
抱着她睡在床上,大口地喘着气,但阴部还紧紧地连在一起……
疯狂的性交结束后,罗姐和我洗了个澡,又聊了会天之后就穿了衣服准备出
去。她在洗手间里收拾东西,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弯腰在做着什么,我看见她裹在
裙子里的浑圆的屁股是那么的性感,刚才还夹着我的阴茎在抖动在疯狂,我看着
阴茎又立了起来,我从后边抱住了她,罗姐笑了,反手搂过我的头,开始亲我。
我们就在洗手间里干。罗姐把内裤褪了下去,裙子撩起来,我在后边插了进
去,狠狠地肏她,刚才的淫水还在,我干着更加的舒服。罗姐让我干得直哼哼,
一头的碎发蓬乱了。
罗姐其实还是很爱她的老公的,她从来不厌烦他,她说,他只是性能力上有
欠缺,其余的地方还很好。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不管你相不相信,其实有的事情是寻不来的,只能是碰,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缘分,就像我和罗姐一样,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它确实真实地发生了,让我没法逃避。 我曾经想过和孙姐说这个事情,但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