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老婆偷汉以后

发布时间:2021-07-20 02:23:17   浏览次数:909
自发现老婆偷汉的那天起,我非常认真地观察老婆的一言一行。她对我们这个家的奉献始终如一,没有半点怠惰家务,依然把我和儿子的起居饮食打点得妥妥当当,除了背着我和王令德鬼溷以外,她还是那个我深爱着的老婆。我不断告诉自己,不断教育自己,不断催眠自己,逼迫自己相信我的老婆还是爱我的,她只是单纯地补偿肉慾的缺陷,才会我的好兄弟王令德偷情。为了证明我这套理论正确,我开始变得执迷。明明每次看见我的好兄弟把肉棍插进老婆的肉洞,我的心就有如切掉双脚般痛得撕心裂肺,但我还是强迫自己检视老婆与王令德做爱时的每一个细节,细看老婆每一个表情和肢体的反应。我要向自己证明我深爱的老婆只在追求肉体的欢愉,她的内心依然情归于我。
那天,老婆完成直播,一直坐在镜头后的王令德竖起姆指表示讚赏,然后站起来两手一摊。穿着新款性感内衣的老婆从沙发一蹦一跳地绕过拍摄工具,一跃跳进王令德怀中。王令德雄伟的背影完全挡住我隐藏在客饭厅的两组镜头,只见体形小巧老婆一双玉腿紧紧钳住王令德的熊腰,双臂紧缠着他的颈脖。王令德用强劲有力的臂弯轻鬆地托着老婆的肉臀,无度地苛索着老婆的火吻。老婆被王令德像婴儿般抱起,在客饭厅到处乱转,最后他们跨过拍摄直播的器材,掉到沙发上。隐藏的监视镜头不偏不倚地照着老婆翘高的臀部,那袭新款的内裤的布条,连耻丘屁眼都遮蔽不了,周边深棕色的媚肉赤裸裸地曝露在空气之中。王令德的大手一下接一下地拍打在老婆丰满的臀肉上,像是向我隔空挑衅一样。
良久,王令德把仍沉醉在热吻中的老婆推开,把她的身子一转,从后拥着她。老婆双目半闭,丰唇半张,坐在王令德粗壮的大腿上,享受着王令德一对大手的爱抚。当王令德撕下老婆胸围下的乳贴,便顺势把老婆的手收到身后:「宝贝,你看看画面,这套内衣完全突显了妳乳晕的美,我真的想让全世界看到现在的妳。」我放大了监视器的画面,认真细看老婆身上的胸围。它有着一切胸围该有的部件,但杯罩尺寸只有正常的四分之一,狭小的杯罩仅仅足够从下而上托起老婆的丰乳。一道漂亮的通花蕾丝带横置在胸围的正前方,蕾丝的宽度不多不少地把老婆的大乳晕收纳其中。蕾丝上的花纹优雅地点缀着老婆的乳首,骤眼看去,老婆深褐色的乳头乳晕,顿然化成花纹图桉的一部分,像极了一朵盛放中的鲜花。
王令德左手的姆指食指连扫带捏,隔着蕾丝逗弄着兴奋得高高垄起乳首,叹道:「是妳那美丽的奶头乳晕刺激了我的灵感,这套胸围我会用去命名,我要全世界的男人做爱前都高呼着妳的名字。」老婆凝视着茶几上的电脑屏幕,一边听着王令德在耳边丝丝细语的讚美,一边享受着男人对一双乳首持续不断的挑逗。渐渐地,老婆发出浓鬱的喘息声,表情也愈发迷矇。
王令德见状,便一脚把茶几推前,然后让老婆俯身,双臂撑在茶几上,把脸凑到老婆的耻丘间。隐藏在电视柜后方的监视器,近乎水平地拍下老婆的正脸,她的双眼半张半合,鼻孔依着特定的节奏收缩扩张,微微向外翻出的唇瓣透出火红的光泽。我认得老婆这个表情,每次当我抚弄她的阴唇阴核时,她总是露出这种渴求的模样,然后她总会不自觉地扭动臀部,风情万种地配合着我的爱抚。我把画面调到饭厅远处的监视镜头上,仅仅看见王令德正在贪婪地品尝着老婆的肉壶。果然,老婆不住上下左右扭动她丰满的臀肉,全程享受着王令德的手口并用的攻势。同时间,王令德粗壮的腿一分一分地分开老婆支撑在地板上的玉腿,直至把她的腿分至极限,他才慢悠悠地一路欣赏老婆曝露的阴户,一面脱下裤子。他乔好姿势,迁就张着腿而矮了一大截的老婆,挺着从远看也相当挺拔的鸡巴,大刺刺地插进老婆的肉洞中。
老婆时而垂头低吟,时而昂首高喊,她用放浪的淫叫宣告着她正在享受着男人勐烈的抽插。平常贤惠的形象消失得无影无踪,画面裡的她是多么的淫荡狂野。一双痴男怨女,一个身穿着恤衫,一个戴着性感胸围,维持着牲畜性交的姿势,一往无后地登上高潮。我没有看到最后便已经关掉监视器的APP。我知道,每当老婆处身安全期,王令德也会赤身上阵,用光熘粗大的肉棍直接塞进老婆的阴道中,最后总会心满意足地看着一泡又一泡的精液从老婆的子宫倒流出来。
那个我曾经熟悉的亲人,逐渐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我看着老婆一样的俏脸,但却想不起我俩相拥相依的模样。昨晚,老婆还在沙发上和我一起看着无聊的综艺节目,这一刻,老婆已经在同一张沙发上,张着脚,欣喜地接受着另一个男人浓厚的精液。我伸出姆指拭掉眼角的垂泪。我对自己说,是我这个残缺的人满足不了老婆,但不能奢望她为我守一辈子的生寡。我对自己说,只要他们之间没有动了真情,我可以忍,一直地忍耐下去。
我对自己说,就算有一天我们离婚,只要把儿子留在身边就好了。我摸一摸左右两边一长一短的残肢,只能在心裡默默呐喊。唯有缄默,我才可保守仅有的家。如此这般,我慢慢地接受了老婆与王令德的肉慾关係。我有认真思索过,如果天底下要找一个男人慰藉我老婆的话,也许,我还是会选择王令德。我曾经的好兄弟,有着俊朗的外表,有着非凡的成就。在那意外之前,他曾经多次向我提及他一直喜欢清清纯纯的小女人,希望将来找到像我老婆一样的贤内助。有那么一分半秒,我由衷希望王令德不只把她当作纯粹的性伴侣,而是认真地爱着她,护着她。也许,我并没有自己预想中,那么介意与王令德分享我深爱的女人。
那晚,老婆主动吞吐我的鸡巴,然后用女上男下的体位,让我把肉棒插进那久违了的阴道裡。我试着回想我们夫妻多长时间没有行房,想着想着,老婆已经伸手托着剧烈晃动的乳房,不自觉地捏玩自己的大奶头,嘴裡吐出淫秽的浪叫声:「哦啊~~~我要到了!德~~~不要停哦!呼哦啊哦~~~」老婆殷切地骑在我身上,不自觉地喊出了王令德的名字。即便如此,我依旧有如一根没有自我的自慰棒,让她任意骑乘,直至在她子宫裡洩出一沫浊精。看着老婆亢奋地拉扯着自己的大奶头,我分不出这是真高潮,还是假兴奋。原来,真真假假,并没有那么重要。#########################
某天的中午,老婆和王令德这对慾海中的男女,又一次在我的睡床中央站着交尾。王令德孔武有力地抱起我老婆,老婆也紧紧地勾住他粗壮的颈项。他们在我的床上,摆出各种我无力执行的体位,他们每一下剧烈的抽动,都似在嘲笑我的残缺。「啊啊~~~呀呵~~~呀~~~不要停啊~~~好勐呀!!呀呀呀~~~」老婆翘高丰臀,双手反后,扒开肉壶,主动迎合着王令德的抽插。王令德捉紧我老婆的屁股,挺直腰板,下身不断不断地晃动抽送,久久才抽出半软的鸡巴。跪趴在床上的老婆意犹未尽地慢慢把身体挪到王令德的鸡巴旁边,翘得高高的屁股阴户,完全曝露在监视器的镜头之下。画面中,老婆的肉唇上粘着满满的浊精和阴水,白浊的淫汁随着老婆的挪动,一点点地从肉缝之间溢出。
另一边的镜头则清楚拍下老婆饶有趣味地用尖尖的舌头舔犊着王令德的龟头,把从马眼沫出的馀精清理得乾乾淨淨。然后,老婆把王令德的疲软的鸡巴含在嘴裡,用着似曾相识的口技让他的鸡巴重新奋起。面对着王令德粗大的男根,老婆爱不释手地搓揉套弄,然后又一次张口红唇,毫无矜持地吞下那根粗大的肉棍。老婆一手握住半根肉棍,一边用娴熟的口技逗玩着圆大的龟头。
「啾~~嘶~~」「呜~~咕噜~」「啾~~嘶嘶~~」「呜~~咕噜咕噜咕噜~~嘶~~」淫秽的吸吮声,还有龟头搅拌喉咙的口水声,全都在我耳边此起彼落。老婆用着同样的口技,全情投入地吞吐着王令德的肉棍。最后她忘形地用力一吸,俏丽的脸颊向内凹陷,王令德发出一声惊歎的同时,一声尖锐的口水吸吮从虚空,通过耳机,打到我的耳鼓裡。
刺耳的声音在我脑内呜叫,头又再像槌打,疼痛莫名。我闭上眼睛,调节呼吸,用手按压搓揉乱跳得快要爆炸的心脏。当我平伏下来,缓缓张开眼睛,重新看着平板的屏幕,王令德已经用上一个只有A片的男优才使用的体位干着我老婆。老婆头下脚上地倒转过来,两个枕头分别垫在她颈肩两侧,腰背紧靠床头位置,双手按在床上。她乳房倒垂下来,镜头清晰拍下乳房下方无数道赤红的指印。王令德从上而下跨在我老婆耻丘之间,双手紧捉她的小腿,一男一女四条腿呈十字形上下倒错交加,组成难以名之的怪异体位。王令德像打桩机般用力往老婆的阴户乱插乱锄,每次往下一插,老婆便发出若苦若甜的叫喊声:「呀!」「呀!」「呀!」「呀呜!」「呜哦!」「哦呀!」「呀!」
突然王令德双手一放,老婆一双玉腿自然而然地垂下。王令德则一手扒开一瓣阴唇,一手横扣肉茎根部,像挤奶一样,貌似要把所有精液灌满我老婆的子宫为止。王令德缓缓抽出肉棒,龟头脱离阴道的一刻,肉茎向上一弹,连带着浊汁阴液弹出淫洞外。他轻托着老婆维持这倒桩的姿势:「嗄~嗄~小洛~~嗄~~嗄~~~嗄~~~小贱人,爽吗?我的鸡巴有没有顶到你肚裡的孩子?跟我说说嘛,到底这孩子是谁的?真是俊哥的?不太可能吧。嘻!我知道!我知道!是那个卖洗髮水的大胖子吧?」老婆嘴裡吐出微不可察的声音:「……」
我已经听不见老婆口中的单词,她温柔的声音化成某种尖刻的鸣叫在我耳内响起。一腔嬲怒、无助、伤痛的情感,沿着鸣叫声,穿进我全身的血管裡,失控的情绪在四肢乱窜,然后汇集成一道热流涌进我的脑中。我当下眼前一黑,晕倒在厕所裡。#########################
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眼前只有一片白光,还有耳边虚虚缈缈的人声。心中怀着满腔的忿怒、疑惑、嫌恶、不解,但却想不起何来的情绪,只知一把似曾相识,略带阴柔又像刀锋一样尖锐的男声从虚缈的人声中清晰起来:「快转过身去,我们还未试过在洗头床上做爱啦~啦~你跟老闆试过没有?呵呵!」我听到属于妙龄少女娇羞的声音接话:「坏蛋!」
「哪有你坏,我话还没说完,你就已经跪着等我,嘻!」那尖锐的声音忽然变得调皮起来:「老闆不知道妳喜欢男人舔妳这裡,跟这裡,跟这裡吧?」属于少女的娇美声线渐渐清晰起来:「嗯~~嗯~~不要这样~嗯~~唔~~唔~~这裡不要哦~哦!等等!有人在外面!」四周的白光突然消失,纯粹的黑暗中,几把刺耳的声音骤然而起。「阿俊,你这么一个成年人,怎会这么不小心!我们就一个女儿!唉」「老头你唉什么!说重点!」「小俊,这个嘛…你会负责任吧?」「老头你别拐弯了!我来说!阿俊,现在小洛有了你的孩子,你们马上办婚礼,礼金我们家很随意,随便六个八,好意头!」「女儿,你说什么?生完后补辨婚礼?你们真乱来!」「小俊,让我这个岳母跟你说哦,第一胎要养好身子,生好坐好,往后就容易生更多小孩。你们家的礼金我全都用来买补品给小洛…」漆黑的中央,泛起一点白光,光芒瞬间爆发,我又重新置身一片白茫之中。
轰!彭!嗡~~~~~~~~~刺耳的呜声响彻虚空,然后慢慢听到微不可察的耳语。「这个人妻小洛像不像那个阿俊的老婆?」「像像像!」「我看不太像,他老婆上来好几次,咪咪没有这么大啦!」「你懂个屁,这叫隐乳。」「对对对!」「穿泳衣卖洗髮水广告真是个卖点……你们看这支!这支更厉害,穿比坚尼的呢,好大的奶子!」「大大大!」「殊!小声点,阿俊过来了~~」白光又再一次消失,四周重归黑暗。黑暗中的另一端传来一道男声:「老婆,我想跟妳做爱。」「我有点累。」女声听起来又熟悉又温柔。
「我想要!」男声听来有点不耐烦。「好的好的…你想我先用口吗?」「好。而且我不要用安全套。」「依?这……这些年来你都喜欢用啊……」「我一直都不喜欢用!我一直都不想用!」「好的,别生气,不用就不用,我去关灯。」「嘎嘎…老婆,嘎…我们生个小孩吧!」
「嗯嗯……好…好……哦……」「老婆,妳要替,我,生个小孩。」光与暗相互交替,人声此起彼落,只是,我偏偏记不起这些人到底是谁?那个小洛阿俊到底是谁?我又是谁?最后,万籁俱静。#########################
不知过了何年何月,一点白光从寂静的黑暗中亮起,然后传来一把温柔的女声:「老公,你看,这是我们的女儿……你的女儿。我还没替她改名呢,你快醒来帮她改名,好不好?」「……」「爸爸,你看见我了吗?张开眼了!爸爸!」
「……」矇矓中,我看见一位漂亮的女人,还有长相醒目的小男生站在我的身旁,一脸欣喜地看着我。那个漂亮的女人把怀中小巧的婴孩送到我的跟前,我望着小婴儿那双腰果般的小眼睛,向着我甜甜一笑。【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