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黄山美人记

发布时间:2021-07-20 02:23:17   浏览次数:64
 黄山集名山之长。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衡山之烟云,庐山之瀑布,
荡山之巧石,峨嵋山之秀丽,黄山无不兼而有之!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
绝着称于世!

  在此冠绝天下的名山之侧,更有一门名动天下的派系——黄山芙蓉居!

  芙蓉居与绝大多数的武林门派皆不相同!像正派的少林、武当等,又如邪门
之紫薇宫、血刀门之流,无不广收门徒,大开分支,以求将门派发扬光大,有朝
一日可以领袖群伦!

  而这芙蓉居却大大的不同!芙蓉居自为世人所知到如今已约百年,而其门内
之人在武林中名动天下的却只三人!

  一就是芙蓉居的开派祖师温浩然!

  此人当年年方20,一出江湖就凭着手中一根紫金箫,将当时为祸武林,妄
图一统江湖的血刀门主西门决毙于华山之巅,一战成名!西门决在当时可以说是
一时无两!仗着手中一把三尺血刀,把少林方丈智空大师、武当掌教菩提子这样
的顶尖高手斩于脚下!就连当时号称武林第一高手的紫薇宫宫主紫薇仙子莫飞尘,
因不愿受其束缚,与他约斗于血刀门外,两人斗了两天两夜,最后仍然不敌,也
被他一刀削下一根小指,败逃而去!

  温浩然杀了西门决后,武林各派一致推崇温浩然为武盟之尊!然其以年少为
由,飘然而去,只在江湖上潇洒飘荡!后来与当时的江湖美女柳芙蓉相爱!结为
伉俪,两人厌倦江湖,便在黄山之侧建了一处居所,称曰—芙蓉居!温浩然自称
芙蓉居士!两人在此久居下来!

  这温浩然不但武功高绝!还练有一手丹青妙笔!尤擅山水。他的山水墨宝当
真是时而气势恢宏,宛若巨浪拍岸!或又轻涧流溪、秀丽含蓄,真个美不胜收。

  凭着这一手丹青,虽不问世事,也过得滋润自在。

  再就是温浩然与柳芙蓉的独子妙笔书生温柳青。这妙笔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
蓝,他聪质绝顶,竟然把父亲的两手绝学紫金断肠箫法和一手丹青合二为一,自
创了一门山水十八泼的功夫。把父亲的箫法和运笔写画时挥挥洒洒的技巧融合起
来,在他出笔格斗的时候,当真有书生泼墨的风采。

  温柳青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事迹,就是他在当今皇上开设的文武双考中,独中
两元,破天荒的同时夺得文、武两科状元。当年,那可是轰动朝野的大事。不过,
后来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皇上钦赐二品顶戴,封为开封知府,同时下嫁金珠公
主,将其召为驸马的时候,温柳青却以受不得束缚,只爱逍遥自在为由,飘然而
去。惹得当今皇上龙颜大怒,竟要下旨将其满门抄斩。

  所幸朝中一批与江湖人士有深交的大员,细数温家在江湖中的地位和能力,
万万不可因此,而搅的平静十数年的江湖再起波澜。才使得当今皇上只是下旨作
出让温家世代不能入朝为官的惩罚。

  三就是当今芙蓉居主销魂笔叶勇的夫人九天飞燕温柔。说也奇怪,那妙笔书
生好像并未娶妻,却有了这么个江湖公认第一美女的独生女儿。外界虽然纷纷猜
测,但也都只是流言而已,无一可信。

  这温柳青虽没有儿子,却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就是现在芙蓉居的主人销魂
笔叶勇,另外一个是十四年前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失踪的二徒弟断肠箫叶猛。这
师兄弟原本是黄山脚下一对猎户夫妇的双胞胎儿子。在一次打猎中,夫妇俩不幸
碰到一群恶狼,双双惨死狼吻。

  刚巧温柳青外出归来时,经过猎户家门时听到婴儿啼哭,进去一看,却是一
对未满周岁的孩儿。温柳青在此久等不见大人归来,便抱着双婴外出寻找,却只
寻到一片血迹和零碎衣服。无奈之下,只好把孩子带回家中抚养,并以那猎户遗
留的硬弓上的一个叶字为姓,将其取名叶勇、叶猛。后来见二子天资聪颖便收为
弟子。

  再说这九天飞燕为何出名呢?不光是因为她美绝天下,更是因为十二年前的
一件奇事。

  当时,温柔诞下一子,刚刚满月,这叶勇夫妇当真是喜欢的不得了,而整个
芙蓉居也是喜气腾腾,十数个丫环佣人更是整天围着小少爷转。因为算是入赘温
家,所以这第一个孩子跟母姓,取名温和。

  原本一家子欢欢喜喜、高高兴兴的,谁知天有不测,在一个温暖的傍晚,温
柔突然发现儿子不见了。惊慌失措的她立马发动全家的人寻找,谁知遍寻不着。

  这下子,真是差点要了温柔的命。一场大病之后,温柔就发了疯似的到处寻
找。

  这一找不要紧,竟然就是十二年啊!十二年中,温柔尝遍了风餐露宿之苦,
受尽了风霜雨雪之痛。

  叶勇也是找了几年后,就彻底绝望了,他试着想要妻子接受失去儿子的事实,
和她商量再生一个。可这温柔外表柔弱,内心却刚强之极,死活也要寻到温和。

  这下子搞得夫妻关系也渐渐不和,而江湖上大家也都知道了温柔十年寻子的
事,不禁都是对她赞佩有加,并且都帮着她找。然而茫茫人海,温和却是渺无音
讯。



  已是三更时分!

  在温柔独居的飞燕阁中,九天飞燕仍然没有一丝睡意。她手中捧着儿子小时
候曾经穿过的一件肚兜,不时在脸颊上摩挲着,呆滞的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
口中不时地呢喃着:“和儿……和儿……你在哪里……娘想你啊……和儿……”

  年方三十的温柔,虽然仍然嫩脸如玉、肌肤晶莹,只是那一头秀发,竟然已
显丝丝白色。可见这十多年当真是辛苦之极。

  温柔愣神之际,忽然一道黑影飘然而进,没等温柔反应过来,昏穴已然被制,
软在桌上。那黑影也不停留,扛起温柔飘出窗子,那轻灵的身法,当真缥缈无影。

  当温柔悠悠醒转过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处洞穴之中。这洞穴好似人工开凿
之处,四壁光滑如镜,似圆非圆,似方非方,这洞穴并不很大,也就五丈见方。

  洞内摆设很是简单,温柔所处之地,是一偌大的石床,上铺柔软的白色毛皮。

  另外只在洞穴中间,摆放着一张石桌和四方石凳。那石桌上有尊玲珑剔透的
香炉,此时正散发着一种迷人的香味,温柔深嗅一下,只觉浑身舒泰。

  忽然,温柔发现,这洞穴好似没有门户。这让温柔又惊又奇,连忙凝目细看,
仍见四周没有一道缝隙。自己是怎么被人弄进来的?忽而想到,自己是被人劫持
而来,会是谁?芙蓉居向来与外界少有来往,并没有什么仇家啊?正纳闷间,忽
见洞穴顶上正中,打开了一个三尺见方的小洞。原来这洞穴的出口在顶上。

  知道有人要进来,来人也必是劫持自己之人,温柔暗暗凝神戒备。可她突然
发现浑身绵软无力,竟然提不起一丝内力,这一发现让温柔心中大惧。

  正惶恐时,一道身影从那洞中飘然而下。来人一袭青衣,未见面貌,已是一
身飘逸潇洒之气。待看清面貌时,温柔差点没叫出声来,那剑一般的浓眉,笔一
般的挺鼻,泉一般的双眼,活脱脱就是自己的夫君叶郎嘛?心念一动,把目光移
到他的左耳上,果然那里有一颗殷红的朱砂痣。来人不是已失踪多年的二师兄叶
猛还是谁:“二师兄?真的是你?……”温柔脱口而出。

  来人哈哈一笑:“时隔十数年,难为师妹还记得我这个二师兄,当真令我感
动……感动啊……”来人,也就是断肠箫叶猛口中说着感动,只是那神情却是悲
愤已极。想起当年之事,温柔也是黯然泪下:“二师兄,你别这么说,当年若不
是你对我意图不轨,爹也不会把你逐出师门,还……还……”叶猛接过话来:
“还把我给阉了是吗?”叶猛的话音提高不少,语气中更是充满愤恨。

  “哈哈哈哈……”叶猛仰天一阵狂笑,似要把心腹中压抑了十数年的痛苦统
统发泄出来。良久,叶猛停住笑声,恨恨地对温柔哄道:“叶勇是他徒弟,我也
是他徒弟,我哪一点比不上叶勇?为何他偏偏把你许给了叶勇?你让我怎么甘心?

  就算我后来对你意图不轨,可终究只是意图不轨,我并没有得逞啊!那老匹
夫竟然心狠手辣,把我……把我变成废人……“说到此处,叶猛已是双
目尽赤,脸上青筋暴怒,饶是他原本英俊潇洒,此时看来也是可怖。

  温柔原本也觉得爹对二师兄的惩罚有些过了,此时觉得对不起他:“二师兄
……对不起……当时我应该拦着爹的……”叶猛打断温柔的话:“对不起……一
句对不起就能抵消我一辈子的痛苦?……哼哼……”看见叶猛一脸的狞笑,温柔
惧从心来:“二……二师兄……你……你要怎样?”

  叶猛冷笑着移了过来:“我要怎样?……哼哼……你说我要怎样?我告诉你,
我要你芙蓉居家破人亡、我要他也痛苦一生、我要你身破名裂……”叶猛靠近温
柔,伸手捏住温柔温软娇嫩的下巴,抬起她那一点红唇,猛地吻了上去。

  温柔措不及防,其实此时她身软如棉,就算有防备又能奈何?温柔只是紧紧
咬住牙关,不让叶猛可恶的舌头钻进自己的幽兰小口,双手无力地在叶猛胸前捶
打着。

  叶猛如若凶狠的恶狼,恨不得将眼前这娇嫩可口的白羊一口吞了,可是无论
怎样,他终究只能算是半个男人。想至此,叶猛一把将温柔推倒在石床上,猛地
后退几步,恨声道:“把衣服脱了……”

  温柔一阵惊恐,心中正想着自己为何会软弱无力?瞟见那石桌上的香炉,多
半是那香味所致。此时闻听叶猛让她脱了衣服,温柔又羞又怕。忽而想到二师兄
已经不能人道,当年自己确实有对不住他的地方,便是让他瞧瞧,也对自己无损,
更是偿了对他的亏欠。想到此处,温柔倒也不再惊慌。但是让她在丈夫以外的男
人面前袒露身体,一时半会如何下的了决心。

  似乎已将温柔的心思看个透彻,叶勇也并不点破,稍一思忖,叶猛脸色一转,
温柔地说道:“师妹,你也知道为兄早已不能人道,你就可怜可怜师兄,让我瞧
瞧你的玉体,也算是了我的一桩心愿。”见温柔仍在犹豫,叶勇又给她吃了颗定
心丸:“你放心,我只是想看看,决不会伤害你的。”

  听见叶猛的保证,温柔只好就范。她也清楚,此时就算自己不答应,叶猛若
想把自己扒光,当真是易如反掌,自己必然还要多受侮辱、羞惭。咬咬牙,温柔
闭上美目,颤抖的兰花指摸到自己的罗裳花扣,慢慢除去自己的衣裳。

  温柔虽已年过而立,但那江湖第一美人的名头可不是虚的。况且,此时的温
柔虽少了年少时的娇嫩,却平添少妇的成熟妩媚之美。衣扣渐开间,滑如凝脂的
胸前肌肤片片绽放,玫瑰色的贴身肚兜上沿,一道摄人心魄的深深乳沟好似暗藏
万千春色。随着外裳滑落,怒挺的雪山双峰,似乎要冲开肚兜的束缚,顶上两点
突起若隐若现。

  半身的肚兜下面,裸露出一段欺霜胜雪的纤细蛮腰,当真盈盈不可一握。尤
其是那滑软柔嫩的小腹之上,一点珠圆玉润的脐窝,真个让人一见销魂。下身着
的一条雪白绸裤,虽然将修长结实的一双美腿遮掩了起来,但却无法隐藏滚圆凸
翘的粉臀曲线……如此美色当前,就是叶猛这样的废人见了,亦是神魂俱失。难
怪当初当他知道要将师妹许给大哥时,便控制不了自己,头脑发热,做出那等粗
鲁之事。

  娇羞不已的温柔,此时整个裸露的肌肤,都泛出嫣红的玫瑰光泽。无论如何
也伸不出手去再解轻裳。

  叶猛定了定神,悄悄咽了口口水:“好师妹,你真美……快脱啊……让我好
好欣赏你的美丽!”温柔轻启朱唇:“二师兄……求求你……别……别……”叶
猛打断温柔的吞吞吐吐:“不行,你一定要脱光,我既然答应你了,就决不会伤
害你,但你也要如我所愿!”

  两行清泪滑过温柔的粉红面颊,罢了罢了,叶郎,请恕柔儿对不起你……玉
指回转,移到玉背之后,拉开上下翩飞的蝴蝶结,精致的肚兜无声滑落,一双颤
巍巍的人间至宝,终于被迫接受叶猛那狼般眼神的肆意侵犯。宛若海碗倒扣的浑
圆双乳,真个让人目眩神迷,尤其是那两圈淡粉红晕中心的嫣红樱桃,此时不知
为何,竟已傲然挺立,好似要让这世间的万紫千红,尽失颜色!

  不能自已的叶猛,呆呆着望着那两团佳肴,忍不住迈前两步便要染指。羞愧
难当的温柔玉臂轻抬,掩住春色无边的胸脯,退回到石床上面娇呼:“你……你
要干嘛?”叶猛狞笑着说道:“嘿嘿……如此美色当前,让人怎能再做那柳下惠?
……”

  温柔大惊,脱口而出:“你已不能人道……怎么还能……”

  一句话正中叶猛痛处,恼羞成怒的叶猛一阵怒笑:“哈哈哈哈……不错……
我是不能人道,但是此处却有可人道之人……仇儿何在?”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应声而下。

  温柔未想此处还有他人,娇羞之下,连忙抓起自己的衣裳挡在胸前。再细瞧
那进来之人,却是个十五、六岁的翩翩美少年。他一袭奶白英雄衫,脚穿薄底英
雄靴,双眼雪亮,瑶鼻英挺,自是英俊不凡,恍惚间温柔更觉似曾相识。

  美少年向叶猛微一躬身:“师傅,徒儿在此!”叶猛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仇儿,此女便是当年奸杀你母之人的妻子,如今已被我捉来,你就照为师所说,
按我给你的那些春书中的法子,先报那奸淫之仇。”美少年点头称是,转过来面
对温柔。

  此时温柔真是大骇已极:“叶猛你胡说什么?叶郎何时做过那种伤天害理之
事!你……你不要血口喷人!”叶猛冷笑道:“哼……他所作坏事何止这些,他
又怎会把这等丑事告诉与你……仇儿,去……让这贱人也尝尝你母亲当年所受之
苦!”

  美少年,也就是叶猛口中的仇儿,此时双眼中闪烁着一丝仇恨、一丝兴奋,
慢慢往温柔欺来:“夫人,对不起了,当年你夫君做出那等伤天害理之事,现在
我也要他尝尝亲人受人淫辱之苦。”

  温柔退到墙边,已是退无可退:“你……你别过来……快走开……你别听他
胡说……

  不要……“仇儿从怀中摸出一粒丹丸,上前捏住温柔下巴,送进温柔口中,
一捂温柔口鼻,气闷之下,温柔被迫吞下那粒丹丸:”你……你给我吃的什么?


  未等仇儿说话,叶猛已接了过去:“放心,那不是毒药,不过是当年第一淫
贼妙品道人的和合销魂丹……哈哈……”温柔一听,差点没吓晕过去,那妙品道
人的名声,当年真是路人皆知,仗着一身高深武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

  这到没有什么,厉害的就是叶猛所说的和合销魂丹。传说无论你是坚贞烈妇,
或是凛然侠女,只要服用了这和合销魂丹,半刻时分,就会变成人尽可夫的淫妇
荡娃,不阴阳交合尽泄淫毒,绝不会清醒过来,绝望的温柔怒骂叶猛:“你个畜
牲,你答应过我绝不会伤害我的……你……你无耻……”

  叶猛哈哈大笑道:“不错,我是答应过你绝不伤害与你,可是仇儿却没答应
……仇儿……还不好好快活一番!”

  仇儿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结实强壮的胸膛,一步跳上石床,温柔连忙后退,
只是背贴石壁,还能再往何处退去?

  而此时,温柔已感觉小腹之下,一股热气窜了上来,迅速地在全身蔓延开来,
很快就感觉到娇躯发热、口干舌燥,更甚者那双腿间私密之处,已感觉到温热湿
滑,双目一闭,心中暗叹,看来是在劫难逃……

  正惊恐间,一只手掌业已抓住自己挡在胸前的胳膊,挣扎着推拒,奈何此时
她早已没了内力,一个普通妇人,如何拦得了胸前的魔爪。虽未睁眼,温柔也能
感觉胸前的衣物已被扯开,紧接着一只大手便已罩在自己的柔软玉乳上。

  羞愤之间,温柔泪水汹涌的同时,只觉那手掌似乎带着一股让她身酥心麻的
魔力,瞬间灌入她紧绷的身体,羞愧的同时,给她带来一种不愿接受的颤抖快意。

  虽然知道推拒是徒劳的,但温柔仍然坚持着用双手推抵着对方的胸膛,可手
掌与那结胸膛上结实肌肉的接触,却让她有一种皮肤燃烧的感觉。

  而此时,自己的双峰,皆已被人握在手中,不停地搓揉与捏弄,使得她体内
的欲望更加勃发,阵阵快感差点让她娇吟出声。温柔连忙紧咬红唇,绝不……绝
不能叫出来……自己一身冰清玉洁,就算是被迫受辱,也要守住那一丝尊严。要
不……

  要不就真的就此沉沦了。

  可仇儿却未如她所愿,双手在温柔胸前大肆爱抚的同时,他已经俯下身,在
温柔娇嫩的耳垂玉颈舔吻起来,阵阵麻酥的触感和呼出的热气一遍遍侵袭她娇嫩
的肌肤,让她感觉身上好似有万千只蚂蚁在游走。

  这些年来,温柔只顾到处找寻儿子,与相公之间也很少同房。她已记不清上
次与相公欢好是在什么时候了。本来,温柔也没那个兴致。但她毕竟是风华正茂
的花信少妇,正是对恩爱需索无度的年龄。原本有失子之痛所困,倒也没什么心
思。然而此时一有消魂丹的侵蚀,二有英俊少年郎的挑逗,早已将她压抑太久的
欲望激发了出来。就算她贤惠德良,但陷入欲海,也只是迟早之事。

  好比现在,当仇儿的手径直挑开她雪白的绸裤,触摸到她那一片浓密的柔软
芳草之时,再也控制不了的嘴巴,张口哼出一声宛若燕啼的娇吟:“啊……”这
一声娇吟让青涩的还未经人事的仇儿兴奋莫名。要知道他的这些个手段,都是从
师傅给他的一些春宫艳书中学来的。如今见那手段果然奏效,怎不让他得意?

  而一直在旁边观看的叶猛听到这声呻吟,也好似觉得温柔是在他手下婉转承
欢一般。看到温柔渐渐失了矜持,叶猛心中暗想,哼哼,终于受不了了,嘿嘿…
…下面还有更美的呢……

  仇儿见温柔一声啼叫后,似乎清醒了些,又将樱唇紧紧咬住。于是便乘胜追
击,手指探向那双腿之间的更深处。入手已是一片滑腻湿润,那柔软的触感差点
便把仇儿有力的手指给融化了。而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学着书中的样儿,
轻捏细揉那娇艳的胸前蓓蕾,唇舌更是不停地在温柔的娇颜玉颈上吮吻,更甚者
又沿着曼妙的曲线滑下,开始啃咬娇嫩的乳肉。

  如此三管齐下,饶是温柔这般贤淑贵妇,在春药的刺激下,也不能够再忍住
那阵阵舒畅,已咬出血丝的红唇终于再次张开,吐出阵阵软语柔香:“啊……不
要……唔……”眼看自己便要沉沦肉欲,温柔张口哀求:“好孩子……不要了…
…再下去你我一辈子……就都完了……这会害了你的……求求你……”

  可是仇儿却置若罔闻,双手开始剥除温柔身上唯一的衣物,而他的嘴巴更是
紧紧含住温柔的一粒嫩乳,用力吮吸。漫过全身的快感让温柔原本紧绷的身体早
已烂如春泥。无力推拒的温柔撑着最后一丝清明,转向叶猛哀求:“二师兄……
求你放过我吧……除了这个……我什么都答应你……”

  叶猛靠近石床,抚了抚温柔已经香汗津津的娇颜,摇了摇头:“好师妹,已
经来不及了,你吃了那次销魂丹,已是不交合不能够去除淫毒。你就用心体会这
种不一样的快乐吧!”

  温柔绝望地闭上眼睛,而与此同时,她已经一丝不挂地呈现在叶猛师徒面前。

  滚圆凸翘的肥臀看上去不带一丝肥腻,有的只是让人爱不释手的美妙曲线,
结实的双腿泛着晶莹的肉光,让人不自觉地会对其充满爱怜。

  更要命的当属那最私密的双腿之间,黑亮浓密的芳草,早已不能掩盖春水横
流的幽谷,两边饱满肥嫩的峰峦,也已经藏不住里面粉嫩滑软的桃源洞口,涓涓
细流正不停地从洞中涌出,引得仇儿不自觉地弯下腰,用舌头轻轻品尝了一口那
天然的琼浆。

  “啊……”只是这轻轻一碰,已让温柔觉得天地已为之倒转,时间已为之停
滞,狂风巨浪般的快感霎那间已把她扯进淫天欲海。再也压抑不了体内那汹涌奔
流的欲望,温柔猛地把肥臀高高挺起,似要自己身上的那人给予她更多。而她的
双手也已不由自主地攀上自己怒放的高峰,用力地搓揉。

  终于失去了最后一线理智,温柔开始放任欲望来支配自己的身体。

  第一次接触真正的异性,而且是这么个艳冠花丛的绝品妇人,仇儿本就早已
按捺不住,此时,他更是一边贪婪的吮吸温柔胯间的温软滑腻,一边飞快地撕扯
掉自己身上衣物。

  他那胯间巨大粗壮,比常人大了许多的阳物,也是叶猛的杰作。他遍寻天下
奇珍、搜罗世间异术,把个小仇儿改造成一个绝世猛男。耗费如此心力,难道就
是为了现在报一时之快?

  仇儿的吮吸与抚摸,使得温柔在欲海中愈陷愈深,修长的双腿竟已缠上仇儿
的脖颈,紧紧地把仇儿的脑袋贴在自己的私处,阵阵娇喘中,更是呼出遍遍需求
:“嗯……唔……好难受……我要……我要……”体内淫毒的作用,此时已越来
越烈,更何况加上仇儿这夫君从未做过的吻阴之举,早让温柔那空虚的体内,迫
切地需要什么来充填。

  叶猛叫了一声仇儿:“还不提枪上马……”仇儿听到师傅吩咐,立马分开温
柔紧缠的双腿,握住阳物,顶在温柔胯间那潮湿的双唇之间,微一用力,但听温
柔一声闷哼,阳物已侵入她娇嫩滑腻的花房之中。

  看到这里,叶猛心中也是猛地一跳,嘿嘿……你们终于交合了……嘿嘿……

  而那温柔虽然终于填满了内心的空虚,正感受涨满快感的她,仍然从紧闭的
双目中滑下两道泪水,不知是因为花房被侵的痛楚、或是因为贞节的失去……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黄山集名山之长。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衡山之烟云,庐山之瀑布,荡山之巧石,峨嵋山之秀丽,黄山无不兼而有之!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四绝着称于世!  在此冠绝天下的名山之侧,更有一门名动天下的派系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