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江湖之路的开始

发布时间:2021-07-20 02:23:17   浏览次数:344
自从被师傅收养的那一日起,这个念头就成为了我生命中唯一的标准。并
是仅仅因为师傅的教导,而更是因为我曾经历过的一切。
  今天,就是验证一切的时候了。
     ***    ***    ***    ***
  “呵呵……”豪迈的笑声从已然须发苍白的师傅的口中发出。在他的面前,
我正跪在那里,恭恭敬敬地双手端着一杯水酒。
  “霄儿,你也准备闯关了吗?”
  “是。”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在我平平淡淡的语气下却有着无比的决心,
“请师傅放行!”
  “霄儿,你可要想清楚啊。我们‘逍遥门’的规矩可是历来不讲情面的,如
果你接不下我一百招,可是要自断一臂才能下山的啊。”
  “徒儿心意已决,还请师傅赐教。”
  “霄儿,”原本豪迈的声音中,这次却夹杂了几分无奈之意,“你也知道师
傅的为人,虽然我们一直将你当儿子看待,但这牵扯到我‘逍遥门’规矩的大事
我可是不会留手的啊。你还这么年轻,再多练个几年再下山也不迟吧。”
  “就是就是。”一直在一旁沉默的师母,这时和言悦色地离席向我走来,似
是要将我搀扶起来,“霄儿,为什么急着下山啊,再多陪陪我们不好吗?”
  一步,两步,三步……
  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师母一眼,我的神情满是不屑,“师母,您的‘十二金
针’,我早在三年前就已领教过了。就算您现在多修成了一支‘影针’,但您以
为会对徒儿有用吗?”
  笑意,有如潮水般从师母的脸上退去。虽然脸上还保持着刚才笑容的模样,
但却有着说不出的诡异,“那如果我已经练成了第十四支‘梦针’了呢?”
  “您说呢?”我的双眼依旧紧紧地锁住师傅的眼神,没有半点的松动,“只
是如果您再向前一步,徒儿就真的要对不起了。”
  “你……”虽然,被我说的脸上有些阵红阵白的阴晴不定,而双手更是摆出
了“天衣有缝针”的起手式,但师母,却一直没有再迈出第二步,“试试便知道
了。”
  “好了。”摆了摆手,原本一直没有作声的师傅突然间开腔道,“霄儿,就
只看你刚才的表现,你已经足够有资格下山了。好,就让老夫尝尝你这杯‘辞行
酒’吧。”
  眼看着师傅接过了我手中的水酒并一饮而尽,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的喜
色,整个人更是俯身拜了下去,“多谢师傅成全!”
  “好说好说。”大笑着,师傅伸手抓住了我的双肩,“徒儿不必多礼。”
  没有回答,事实上,也无法回答。在“九龙盘天爪”铁锁般扣住双肩的肩井
穴,在“天罡战气”长江决口般地注入体内的情况下,我所能做的唯一的举动,
便是从牙缝中吃力地逼出一句话:“师傅,您好……卑鄙……”
  “霄儿,你这么说可就错了。忘了我‘逍遥门’的祖训了吗?”伴随着师傅
谆谆教导的言语,骨碎的声音,从我的左肩头传来。而像是在享受着这种声音似
的,师傅更是微微瞇起了双眼,嘴角满是笑意,“第一,强者生、弱者死……”
  “第二……”打断了师傅的话,我此时此刻的言语之中,满是杀意,“胜者
王侯败者寇!”
  不顾左肩的伤痛,我猛地抬起了头。就在我吐出最后一字的同时,一支湛蓝
的小针,急射向师傅的眉心。
  两声闷哼,同时在大庭中响起。就地连滚了数番,卸去了师傅适才一记重手
的七成劲力,嘴角淌着鲜血站起来的我,正好迎接到师傅一道恶毒的视线。
  没错,就是一道。
  虽然以灵敏的反应加深厚的内力躲过了一劫,但毕竟是要付出血的代价。正
在地板上滚动着的一只已然变成深黑色的眼珠,正似乎在凝视着我们,也同时在
期待着我们下一个的动作。
  “师傅……”拭去嘴角的鲜血,我以淡淡的表情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果然
就是师傅,居然可以避过我自认必杀的一击。徒儿真是佩服的很啊。”
  身随剑走,我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淡淡的光影,激射而出。正是“逍遥门”三
大杀招之一的“电闪雷鸣”。
  “哼。”同样的招数,在师傅的手中使出,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效果。相较于
我的电闪般的急速,师傅的长剑发出了有如雷鸣般的咆哮。虽然速度比不上我,
但其中所包含的劲力,却绝对不是我所能相比拟的。
  电闪!雷鸣!
  两者相较,孰优孰劣?
  双剑相交!
  在那一瞬间,我甚至可以看见师傅嘴角的一丝笑意,甚至可以看见他眼中的
杀意。也许,他正在享受胜利的快感,正幻想着如何的报我的一针之仇。
  同样的笑意,也出现在我的脸上。
  虽然长剑断,但却锋利依旧;虽然胸口有如被重锤狠击,但我却也成功的借
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就在师傅惊讶的目光中,我的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
另外一个方向射去。
  “小心!”
  当明白了我真正的意图,师傅大叫了起来。只是很可惜,他稍稍地慢了那么
一点点……
  没有金铁相交之声,没有火花四溅之景。仅仅是伴随着一声的惨叫,外加着
一蓬的血雾,我微笑着收剑而立。而软倒在我脚边的,正是师母那犹自无法盖起
双眼的身体。
  “小茹……”师傅的模样,似乎在瞬间苍老了十岁。而蹒跚着向这边走来的
身影,似乎也在颤抖着。
  没有做多余的动作,我向旁边侧移了两步。并不是我好心的不想去拣这个便
宜,只是适才的几下交手,我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自然要抓紧时机疗伤。
  颤抖着双手,师傅探向师母的口鼻。而就在他雄躯剧震,脸色大变的同时,
我的长剑,也再度的化作了一道厉芒。
  “趁人病,取他命!”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这正是“逍遥门”的第三条祖训。
  只是,面对着我的剑芒,师傅的眼中却没有着半点的惧意。不,确切的说,
甚至有着一丝的笑意。
  “徒儿啊,你也太小看师傅了吧。”
  长身而起,师傅已没有了半点伤痛之色。手中的长剑,在挑开我的剑身的同
时,也深深切入了我的肩头,带起了一股激射而出的血的喷泉。
  身形前移,师傅来到正无力坐倒在墙边的我的身前,雪亮的长剑已经指到我
的面前,“你以为师傅会中你的计谋吗?”
  “为什么?”虽然声音变得沙哑,但还是可以听的出我言语中的不甘,“难
道师傅您就对师母没有一点感情吗?”
  “感情?”师傅哈哈的笑了起来,“那是什么东西啊。对你而言,她可能是
我的妻子,但在我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工具罢……”
  诡异的笑容,在我的嘴角浮现,“既然如此,那您也就不冤了。”
  愕然的低下了头,双眼有些无力的望着胸胸前冒出的那一对金色的长针。在
师傅的背后,本来已经死去的师母正笑吟吟地望着我。
  走了过去,我伸手揽住师母的蛮腰,在她的红唇上印了一记,而一双大手更
是不安分地动了起来。伴随着动人心魄的娇喘声,我伸手点了师傅身上的数处大
穴。
  “师傅啊,您真是不懂得爱惜啊。”在我的动作下,师母的衣物正在飞快的
褪下,“还是让我来教教您吧。”
  当着师傅的面,我和师母热情地拥吻着。而师母的手,更是不安分的滑到了
我的身下,剥开了我的长衫。
  举起了师母的一条腿,我将已经充分坚硬的分身顶到了师母已经湿漉漉的阴
道的入口处。并没有急着插入,我笑笑的望向一边被我点了穴道,正眼睛里似要
冒出火来的师傅,“您啊,就是太不懂怜香惜玉,才会落得这副模样的啊。”
  “霄儿,”似是在责怪我为何还不进入她的身体,师母有如八爪鱼般的紧紧
的盘了上来,“快啊……”
  “哦……快点作什么呢?”
  “干……干我!”浪叫着,师母迎接着我深深的进入,并且缓缓摇动着自己
的腰肢,让我的肉棒作着更深的进入。而从她的口中,似是痛苦又是快乐的呻吟
传遍着整个大厅。
  快速着挺动着腰肢,我大力的在师母的身体内抽动着,而响应着我的剧烈的
动作,师母的柳腰在不停的颤抖着,嘴里也不停的发出着“嗯啊”之类的娇媚的
声音。毕竟,我之所以能够让师母临阵倒戈,凭着就是我这具比师傅至少要年轻
四十岁的身体。
  女人三十狼,四十虎。而男人二十奔腾,六十却只能联想了。也正因为此,
当我找上正在独守空房的师母的时候,才会有着一拍即合的效果。而此刻享受着
我轻柔绵密的亲吻,再加上从身体的各个地方,尤其是阴部传来阵阵有如浪涛般
涌来的快感,师母的念头中早已忘记了身外的一切,只会沉醉于淫欲的享受中,
却无法看见我嘴角的,那一丝冷酷的笑容。
     ***    ***    ***    ***
  秋日的阳光,暖暖的将一切所笼罩。只是,再怎样的照射,也不可能的将已
经冰冷的身体再度的温暖过来。而同样的,再如何明朗的天,也总会变得黑暗起
来。
  就如同我的狂笑声中所包含的信息般:
  “江湖,给我变吧!”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自从被师傅收养的那一日起,这个念头就成为了我生命中唯一的标准。并是仅仅因为师傅的教导,而更是因为我曾经历过的一切。  今天,就是验证一切的时候了。     ***    ***    ***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