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带小母狗坐公车

发布时间:2021-07-20 02:23:17   浏览次数:124
  “你还要干什麽呀,白天在学校不是已经给你……爲什麽晚上还要我去你那边?

  此时的张蕊十分的生气,她已经惊恐的发现高添对她身体的索要已经是越来越频繁了,甚至是已经到达了肆意妄爲的境地。今天刚下课回到出租屋就发现高添躺在她的床上在等她。

  “妈的!”

  高添走上前去,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打在了张蕊的脸色。

  “啊!”

  张蕊那张吹弹可破的脸颊上,立马浮现出了一道红印。

  “妈的,贱货,老子让你干嘛你就干嘛,都他妈的草你这麽多次了,还他妈的和老子装纯。不走是吧?那今晚我就在这边不走了,今天晚上就让你的邻居们好好听听你这骚货的叫床声。”

  张蕊一只手捂着脸庞,恶狠狠的看着高添。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她在愤怒,她在恐惧,她在忍耐。

  就好似做了一场心理斗争一般,她开口道“我不要在这里。我们走吧。”

  “走?去哪?老子今天还就不走了!”

  “你……你这个人怎麽……”

  “我?我怎麽?这还不是你自找的?不想在这里是吧,那就好好的求老子,老子要是高兴了,说不定就改变主意了。”

  这种类似的话语,张蕊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她很明白高添的意思。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身子慢慢的趴了下去。视角也从平视高添,变成了仰视。

  “这个人是真的恶心,就是喜欢这样故意让我说出那些难以啓齿的话。”张蕊在心中想到。

  “主人……小母狗求您,求您带母狗回到您的地方,调教母狗吧。”

  “哦?我的母狗想要和我一起回去?”

  “嗯……是的,主人……母……母狗想要去主人那边,求主人带我走吧。母狗的骚逼……已经很难受了,想要被……被主人调教了。”

  说着违心且淫乱的话语,张蕊的脸已经变得通红。

  “嗯……那你告诉我,爲什麽想要去我那边?”

  “真的是没完没了了。”张蕊心想。

  “因爲,母狗的尾巴,母狗的链子都还在主人那边呢。还有那些调教母狗的工具,也都在呢。母狗,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被主人牵出去溜了……”

  这样的话语,若是让一个月前的张蕊来说,恐怕是打死她也说不出来的。可这段世间来,张蕊被高添无情的调教,逼迫着说了那麽多次的淫乱话语,渐渐的,竟然也习惯了。

  “哈哈哈!好,起来吧母狗,我们现在就出发,看我今天晚上好好的溜你。”

  高添住的地方在郊区,唯一的交通工具也就那麽几辆公交车。许多在这座城市打工的人,都会选择在郊区租房。最大的原因就是便宜。因此,每天下午这个时候公车上都是人满爲患。劳累了一天的人呢,都挤在这辆车上。平日里,大家都会觉得这辆车,又闷又挤。但是今天因爲张蕊也挤在这辆车上,许多人都会忍不住的看几眼,反而觉得心情有那麽一点舒畅了。毕竟,美女都是风景线。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所认爲的风景线,在他们没注意的地方,也是肮脏不堪。

  因爲人多,张蕊和高添也慢慢的随着人流,来到了公车靠窗的中间段。高添背靠着窗,张蕊则背对着他。

  一路上都是相安无事。突然,高添内心诞生了一个非常邪恶的想法。她看着张蕊只是默默的抓住拉环,低着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麽。同时因爲自己的这个所处的夹缝位置比较小,也就他一个人,他便开始偷摸摸的动手动脚了。

  他慢慢的把他的那只粗糙无比的手伸向正前方张蕊的裙下,在张蕊的肉穴处狠狠的扣了一下。

  “啊!”因爲高添的缘故,张蕊自然是穿着小裙子,穿着过膝袜,但是却唯独没有穿内裤,高添突然起来的动作让她受到了一定的惊吓。

  但是,因爲车上人挤的满满的,她的这一声叫,基本上都是认爲有人踩到她的脚了。加上这个美少女并没有做出其他的反抗举动,大家自然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车上伸出咸猪手。

  张蕊斜过头用眼睛看了一眼高添,意思很明确就是想干什麽。

  高添倒是无所谓,嬉皮笑脸的又把手伸了过去,并且直接把手抵在了她的肉穴上,开始柔了起来。

  张蕊不想在这里受这种屈辱,想要向别的地方挤过去。可是,人实在是太多了,根本不方便。高添自然也看出了张蕊的意图,直接给张蕊发了一条手机短信,就两个字,“别动”。张蕊看了一眼手机短信,便也不敢反抗了。

  没一会,张蕊的肉穴就被高添扣出水来了。张蕊则是贝齿咬住自己的嘴唇,尽最大的努力不要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高添玩了好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趣,便把手给缩了回来。张蕊以爲就此结束了,刚吐了一口气,就突然感受到了另一个东西顶在了她的屁股上。她是万万没想到,高添的胆子居然大到了这种地步。

  高添慢慢的把他的那根黑色的肉棒凑到了张蕊那早已经变得湿露不堪的肉穴边,随着公车的摇摆,一下又一下的摩擦着,挑逗着。少女此时是真的又羞又恨。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处在一个什麽样的环境下,但是同样,她也十分准确的感受到自己的肉穴是那麽的空虚……伴随着高添的挑逗,少女的眼睛已经开始变得有点迷离了,同样,舌头也开始不受控制的伸出来舔舐自己的嘴唇,嘴巴也开始不受控制的阶段性的,小声哼哼起来。

  “好难受啊……这个混蛋,怎麽总是有这麽多的奇怪想法来欺负我……”张蕊在心中想到。

  “屁股翘起来一点!”

  这是张蕊收到的一条短信。这条短信可以说是十分无礼的要求,也是十分令人难以接受的要求。可张蕊看到这条短信的内容时,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期待。她不留痕迹的默默的把自己的小翘臀提了提,而就是这一提,高添的肉棒立马顶在了肉穴的口上。伴随着公交车的晃动,不出意外的那根肉棒插进了那个昔日里高高在上的京南大学校花的肉穴中。高添也十分机智的把窗户开到了最大,伴随着公交车的晃动,毫无违和的操了起来。

  “啊……好羞耻……我……我怎麽……”

  也多亏了现在人多,高添不敢动作太大,张蕊才能勉强靠意志力忍住不叫出来。

  漆黑的肉棒在粉嫩的肉穴中肆无忌惮的进进出出。外表光鲜亮丽的美丽少女在人群中,偷摸摸的抬起了自己的屁股,给一个猥琐的黑大叔侵犯着。这样的画面,给谁看到都一定会血脉膨胀的。说出去给别人听,也一定会觉得这是构想出来的,岂止是天方夜谭。可现实就是如此。

  高添一下又一下的慢慢的抽插着。虽然不快不能尽兴,但他倒也舒服,最主要的舒服还是来自心理上。可这却苦了张蕊。高添悠哉游哉的插,她所感受到的就是无穷无尽的挑逗。虽然她心里明白不能动作太大,可眼下这种情况,这种场所,反而使得她开始发情了。渴望高添能够快一点。本来还是高添在那麽动,渐渐的,场面已经变成少女在默契的配合了。

  “张蕊,冷静下来,不能这样!”

  尽管少女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可她的身体就好像变得不受控制一般。

  “嗯……嗯……”

  张蕊很艰难的控制着自己,可也难以让自己保持清醒,总会有那麽几秒锺的恍惚,伴随着恍惚,就会情不自禁的小声呻吟几句。好在也就那麽几声,没有被其他人察觉。

  “好难受啊……不要再折磨我了……”张蕊感觉很难受,心中止不住的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蕊的腿也开始有点软了,高添的肉棒时不时的也会滑出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是高添自己去调整位置,把他的肉棒再次塞回去,可越到后面,张蕊的情欲越高,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已经变成张蕊自己去主动索要了。每次肉棒滑出来,都是张蕊自己主动的去抬高屁股,去套闹。

  此时,张蕊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两个自己再和自己做斗争。一个告诉她“嗯……张蕊,你不能这样,你怎麽能在公共场所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快停下来,不能轻易的任人摆布。”

  而另一个却在告诉她。”张蕊,你就是个骚货。主人说得对,你就是一个欠操的母狗,天生就是喜欢被人操。老实点,别再抵抗了。好好的接受主人的惩罚,服侍主人。”

  “你在胡说什麽。张蕊,你可是京南大学的校花,你是学校的骄傲,是林晓爱的人。怎麽可以在外面做出这麽不要脸的事情来。羞耻心呢?”

  “哼。张蕊。你是骚货,你是母狗。母狗还要什麽羞耻心。乖乖的抬起屁股等主人操就行了。而且,你自己也很舒服不是嘛?”

  此时的张蕊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她就好像看见了两个自己,在自己的面前做斗争。

  “母狗,舒服嘛?”

  高添再一次偷摸摸的把头凑了过来冷不丁的说了这麽一句话,然后就把头缩回去了。

  张蕊有点意识模糊的点了点头。随后伴随着公交车的晃动,狠狠的抬高了屁股,又狠狠的撞击在高添的肉棒上。淫乱的肉穴流出了很多的淫水,这些淫水把她的阴毛打湿了,滴落在地上,滑落在她的腿上。

  虽然不得尽兴,但高添看着眼前这个浪荡的校花,想起张蕊最开始的清纯的样子,还是很神奇的在这种场景下达到了高潮,他把肉棒狠狠的抵在了张蕊肉穴的花心上,一股滚烫的精液喷射了出来。也就在此时,张蕊突然意识到问题,因爲一旦高添把肉棒拿出来,那麽那些精液肯定会流出来,虽然开着窗,但是迟早会被发现的。张蕊有些幽怨的看着高添,眼神就好似再说爲什麽要这麽做。

  高添依旧嬉皮笑脸。他凑到张蕊的耳边说道,”我现在拔出来,你自己伸手去接住老子给你的精华,然后赶紧吃掉。不然,味道……嘿嘿嘿。”说完他就立马把自己的肉棒给拔了出来,塞回了自己的裤子里。

  张蕊没有办法,只有不留痕迹的用手去接住那些渐渐流出来的精液。可是,她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就怕又漏网之鱼。

  “母狗,别怕,老子来帮你!”

  张蕊立马感受到一个东西再次塞进了自己的肉穴中。她立马知道,这是根假的肉棒。

  “嘿嘿,你可得夹紧咯!还有,手上的赶紧吃咯,不然味道就散开了。”

  张蕊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侧了侧身子,眼见无人注意,立马低头,忍着那腥味,把手中的那白色的精液给舔进了嘴巴里。

  “好难吃。”这是张蕊对这精液味道的唯一评价。但她依旧很听话的把手中的精液舔舐干净,吞进了肚子里。

  “妈妈,那个姐姐在喝牛奶,我也想喝!”

  突然旁边不远处有个小朋友对着自己的妈妈说道,而小孩子的妈妈看向张蕊,并没有看到什麽牛奶,感觉莫名其妙的。而张蕊则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好似被发现了一般,差点肉穴中的那根加肉棒都没有夹住。

  公车到了后半段,车上的人越来越少。高添带着张蕊坐到了最后排的位置。

  而高添也开始肆无忌惮的把手伸进了少女的裙子里,用手抓住那根假的肉棒操弄着湿漉漉的肉穴。而少女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着高添的行爲,两条修长的腿,左右大张着。低着头,用手捂着嘴巴,让自己不要叫出声来。

  “母狗,老子累了,你自己来吧。”

  这是高添下的一个命令。这是又是一个屈辱的命令。但是少女却十分听话的把那只颤抖的手伸进了自己的下体。

  “对。张蕊,就是这样,你要听话。你是主人的母狗。只有让主人高兴了,你才能舒服。好好享受不好嘛?”

  “好!”少女十分小声的应了一声。只是不知道这回答是回复的高添,还是她自己……本来还是两个争吵的声音,不知道什麽时候起,已经只有一个声音了。这道声音好像有着不能抗拒的魔力,指引着张蕊的动作。而高添则是默默的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切。

  张蕊不太记得自己是怎麽下的公交车,更不记得自己是怎麽来到了高添的出租屋里。公交车上的行爲,对她而言是一次大胆的突破,更是一次精神上的打击。

  使得她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当她开始有点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趴在了出租屋的地上了。

  “母狗,老子今天有点累了,等到晚上三点锺,我在起来带你出去遛弯。你要是不想再吃皮肉之苦,等晚上三点,主动”穿好”你的衣服,来叫醒老子。”

  丢下这句话,高添便躺在床上睡着了。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你还要干什麽呀,白天在学校不是已经给你……爲什麽晚上还要我去你那边?  此时的张蕊十分的生气,她已经惊恐的发现高添对她身体的索要已经是越来越频繁了,甚至是已经到达了肆意妄爲的境地。今天刚下课回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