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捉你去验精

发布时间:2021-07-20 02:23:16   浏览次数:458
  第一次见到杨扬是在94年6月,那一年的六。一足球赛小组塞我们镇四小和他所在的镇一小在争小组第一,那时我们县城有7所小学,分成两组,每组前两名出线,第一场我们和附城中心校打平,而中心笑校1:9输给一小,最后一场只要不输超过9球我们就可以出线,这当然是个轻松的任务,前提是对方的杨扬不上场

  杨扬比我大一岁,在外地读六年级转回本地重读五年级,(我们这里那时小学还是五年制)那时他已经是明星球员,在外地读书时是和高中球员一起训练和比赛的,他父亲是前广西水球队队员,母亲以前也是广西游泳队队员,出生体育世家的杨扬继承了父母优秀的体育基因,在很小的时候,在父母所工作的体育大队里就是出名的体育神童,什么运动上手都极快,很多教练都想收他做弟子,但他选择了足球。

  那场比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两所学校都是广西区很有名气的小学,不同的是我们学校是以升学而一小是体育,初考就到了,那些主力都在备战初考,而我已经被提前告知不能代表学校参加初考(该死的教育制度,为了追求升学率完全不顾学生的感受)当然作为回报我成了队长,带一群基本是四年级组成的球队参加这次比赛(做过一天队长也是队长,直到现在我还有队长这个绰号)。

  这个世界无论是什么都是有潜规则的,我们学校是名校就是牛,把我们和超级鱼腩球队放在一组,本组也只有三只球队,在94年的两队三次交锋来我们全胜,怎么说也是名校,无论是什么成绩都不能太差。

  但人算不不如天算,那群四年级的小弟也太嫩了,我的一个进球和一次助功只换来4:4的结果,校长虽然说不管我们,但打平的当天就去了一小展开外交活动。

  但显然校长的外交是失败的。

  由于本校是区重点的学校,校长也是牛气哄哄的,根本看不起本县的其他小学,可能有象平常那样来来看待兄弟学校,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对方也是广西知名学校,是广西足球,游泳,强校,尤其是足球,近十次打进广西儿童足球塞的决赛(但只获得一次冠军)。

  那场比赛,一小尽先主力上场。

  仅仅上半场就解决悬念13:0,那场比赛,最后以17:0结束比赛,本来也有潜规则,大比分领先后一般都让对方进一两个球,留点面子给人家,但那场比赛我们连中线都过不了,更别说射门得分了。

  杨扬单从相貌来开一点都不起眼,那时也就1米6左右的身高,留着一个几乎和光头一样的短发,满脸稚气,黝黑的皮肤不算太强壮的身体,咋一看和普通小学生没两样也就个头高点。

  但在球场上就不一样了,象水银般的渗透到球场的各个角落,都看不出他打什么位置,只知道他在上半场就进了5个球,有两个是马拉多纳式的单骑进球,两个抢点一个补射,都进得很潇洒,杨扬在那场比赛只打上半场,但足够让我留下深刻印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常常幻想象他那样题球。

  再次见到杨扬是在97年四月,他被县中开除来到我们学校就读,作为足球高手的他来到之后当然是找组织(也就是足球队)我们就算认识了。

  我们附城中学条件差,学校没有足球场,又有百分之六十五的学生是农村学生,根本没几个会踢球,连喜欢看足球比赛的都没几个。

  在94年我来到附中后以曾经是四小的队长(只当了两场比赛)纠集十几个人,组成了学校不肯承认的校队,每人花45块钱买了两套球衣,印上附城中学大摇大摆的走进学校,结果全体队员被叫去校长室训了半天,最后校长明令:不准穿这两套衣服出去丢人现眼,我们都是穷学生,当然不会遵守。

  那时都快毕业考试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被县中开除,也问过他,但他没说,也就不追问,其实他这个人很好相处,来球队当天就和我们沟肩搭背,称兄道弟,玩球时我们全队的人都抢不到他脚下的球,但他从不取笑我们,还教我们足球的基本技术和知识,我们球队没有教练,我声望太低水平也不咋地,他可以说是我们的第一个教练,他和我们相处的和融洽。

  97年5月,离毕业考试没几天了,杨扬约了职校和我们打场友谊赛,职校在华镇,离县城有19公里,快期中考试了(和初三毕业考试同时)大家都不愿意去,我们全队只有14个人,周六中午(那时的初三一个星期就只有周六下午半天假)我们14辆自行车号号荡荡的向华镇开去.在路上遇到杨扬的女朋友小晶,也一起跟去了,杨扬的女朋友还真漂亮,那天穿着一条及膝的白色红点的连衣裙,长发披肩显得非常清纯,座在杨扬的单车后架,随风微飘所露出雪白的大腿让我们想入非非。

  职校的同学已经带着水等我们了。交流几句后比赛就开始了,规则是无限换人,被换下来的还能在换上去,我们球队水平虽然不怎么,但毕竟在县城,可以经常有对手踢球,职校的队员虽然比我们大上两三岁,但被捆在这个小地方,和我们一样也就是一群足球爱好者.这样的对手对于经常打成人比赛的杨扬来说实在太弱了,开场不到十分钟就一个人上演帽子戏法,被另外三人以维护平衡换了下来。

  连我也跟着倒霉被换下,刚下我还象个教练的指挥几下,但估计他们没累之前我是没法上场了,就打算在这个学校走走,说不定9月我会来这里报道。

  职校在农村,环境很好,三面环山一面向河,风水极好。我走进一栋教学楼在五楼的一间教室。

  阁着窗看到三十多米外的小山坡上杨扬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心想:「这小子女朋友挺漂亮的,听杨扬说是县中高二的,好家伙,初中生泡高中生。」三十多米阁着玻璃窗,杨扬应该不会看到我,我拉过凳子座在窗前尧有兴趣的看着她们。

  其实他们所初的地方还是比较隐蔽的,那座小山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小树和不知道是不是竹子的植物所覆盖,我们那边的小山都是这样(在那时是这样,现在都被烧光种快速桉),就算有人来也看不到,进来还会发出很大的声音。

  但山并不高,我虽然只在五楼,也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们。

  杨扬好象有说不完的话,他的嘴好象没停过,但好象拍被人听到,声音控制得很小,我就听不到他说什么。小晶低着头看不清她到底有没有说话,忽然杨扬抱着小晶就吻下去,小晶挣扎几下挣开了,杨扬好象很生气,指着小晶不知道说什么,感觉应该说的很大声,但我听不到,说了一会,双手按住小晶的肩膀,看样子语气温柔了很多,小晶也不挣扎只是摇摇头,之后又点点头.这时杨扬收回手又伸出右手拖起小晶的下巴,又再次吻下去.小晶也不挣扎,看到这里我心想他们不会在这里做把。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杨扬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左手从肩往下抱着小晶的背,右手从小晶的衣领伸进去在乱摸,小晶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红点的短袖连衣裙,现在杨扬已经不满足只摸上身,双手往下,从下面捉住裙角往上一撩,虽然小晶挣扎但裙子还是被杨扬脱下,露出一件白色的贴身内衣和白色三角裤.内衣很短,只盖住胸口,内衣上微微鼓起,不是很大,我想应该没带乳罩。

  (现在的90年后发育真好,那时我们这个小县城上到高二带乳罩的都不多,如果在学校胸部明显的话还要被耻笑)果然不错,杨扬不顾小晶的挣扎,又脱掉了内衣,小晶的身体真白,但两只乳房确实不大,就象是两个鸡蛋挂在胸前。杨扬又把嘴凑上去和小晶接吻,右手好象在捏玩乳头,小晶头向后仰也不知道是不愿意和杨扬接吻,还是胸口的刺激让的受不了。

  小晶的内裤也被杨扬给脱下了,远远看去,大腿跟部好象有阴影,不知道是不是阴毛,我怎么看也看不清楚。

  杨扬尊下,脑袋在小晶的大腿间,好象在舔小晶的阴部,小晶不知道是兴奋还是不愿意让他舔,双手捉住杨扬的头,他们侧面对着我,小晶的身材那时其实不怎么样,虽然屁股很圆很翘有点成熟的味道,但胸部太小,并没有那诱人的S型。

  杨扬的衣服很好脱,就一身球衣,很快赤裸,杨扬身材很好,虽然已经是很远的距离,但我还是看到他腹部一快一块的腹肌,鸡巴不大(不知道是不是太远的缘故),象一跟小棍子插在两腿间。

  小晶不敢看他,低着头,两手放在双腿间,当杨扬走过去时还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杨扬好象又说了什么,小晶站着不动,杨扬把他的球服铺在草地上,一把抱起小晶让她躺在衣服上,杨扬趴上去,轮流的吻着小晶的双乳,左手抚摩着下身,小晶好象有点受不了头摇来摇去,双手在杨扬背上乱捉。

  杨扬跪了起来,分开小晶的双腿,虽然看不清小晶的表情,但小晶的反映好象很惊恐,胡乱挣扎几下,杨扬在小晶下身摸了几下,好象不他满意,嘴对着小晶下身做了个吐口水的动作,小晶座起来,嘴动了几下,不知道说什么,又被杨扬按下去。

  杨扬摸几下后,又把小晶的腿分开,趴在她两腿间,左手放在小晶的下身,右手扶这自己的鸡巴,好象在对准洞口,上身趴下来,和小晶的身体贴在一起,双手这时抱住小晶,两个人又吻起来。

  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小晶猛烈的挣扎起来,但杨扬不管她还是强行的把她压住,任凭小晶的双手在他背上乱捶乱捉,杨扬的屁股还是猛烈的动着,我隐隐听到小晶的声音,有点哭腔,但听不清他到底说什么。

  杨扬虽然压住小晶,但还是让小晶给挣脱了,小晶座起来,捉住杨扬的球服遮住身体,还是底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杨扬爬过去,先用舌头舔小晶的脸,小晶把脸辟开,不让他舔,杨扬的觜动起来,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小晶也回了几句,手上的衣服也放下来,杨扬接过衣服后直接仍掉,杨扬扶着小晶站起来,来到旁边凸起的一快大石头边,让小晶弯下腰,双手趴在石头上,正面对着我。

  我清楚的看到,本来雪白的脸已经娇红,满脸汗水,刚才在树荫下没看到,现在在太阳的照耀下有点发光,杨扬走到后面,先是舔了舔小晶的屁股,小晶好象很痛,皱起了眉。

  杨扬站起来,一只手扶着鸡巴,一只手按着小晶的屁股,小晶回过头好象说什么,杨扬的嘴动了几下,杨扬双手按住小晶的屁股,下身慢慢的向前插,很有节奏,速度不是很快,但小晶反映还是那样的激烈,双手好象狠狠的捉住石头,咬着牙,闭着眼脑袋乱甩,长发凌乱的飞舞起来。

  慢慢的,先是嘴张开,头也安静下来,脸慢慢的往下,轻轻的贴在石头上,杨扬还是很有节奏,现在满身是汗,阳光下强壮的身体闪闪发光,嘴巴张开,也不知道是呻吟还是说话。

  时间不长,也就5- 6分钟,杨扬的动作大起来,速度猛的加快,一只手按住小晶的腰,另只手在小晶的屁股排打起来。

  小晶也把头抬起来,嘴巴一张一开,也不知道是不是浪叫,反正我听不到,很快杨扬趴在小晶身上屁股又动了几下。

  接着杨扬起来,小晶还是趴在石头上,杨扬拿着一条白色内裤走到小晶的背后,檫起小晶的屁股来,小晶回头看看随后仰面躺在石头上,杨扬又认真的檫小晶的下身,忽然小晶猛的捶杨扬几下,杨扬比不躲闪,一脸坏笑。

  很快两人回到树阴下穿好衣服,没见小晶穿内裤,两个座在树阴下,小晶依偎在杨扬的坏里,一恋的幸福,我见没什么可看了,心想:「一点都不刺激,不好看,没有上次在宿舍里的好,都看不清楚。」虽然这么想,但我的下身还是鼓鼓的,从五楼走到二楼才软下。

  回到球场不久就见杨扬和小晶就回来了,小晶走路有点不太自然,杨扬的上衣很明显是洗过的,湿的。

  我往小晶的下身望去,有内裤的痕迹,但裙子并不湿,我心理嘀咕:「那么脏的内裤也能穿?」一个队友说:「杨扬,被他们追上来了,要不要上去踢。」「好啊!」好象那场性爱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还是那样的生猛。

  年轻真好,两点钟来到,球一直题到5点,大家都累得动不了,吃着职校队员提供的水果(职校有果园)坐在球场边乱吹,只有杨扬还在颠球,真不愧是运动员的后代。小晶安静的站在球场边满脸幸福的看着杨扬。

  第二天早上刚来到学校,「陈绪,到校长办公室,校长一早就来找你了。」一个同学对我说,我想:就算是迟到,也不用着到校长那里报道把,虽然不想去但没办法,这里是他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硬着头皮走进校长室,但校长并不在办公室,只有教导主任铁青着脸在那吸烟,还有包括杨扬在内的六名初三球员也在。

  教导主任见我进来,铁青着脸对我说:「陈绪,你是队长,说昨天的那件事是谁干的。」没头没尾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主任,什么事。」教导主任盯了一眼杨扬,狠狠的对我说:「你们昨天踢球的球员中,谁对副县长的女儿动手动脚了。」我更不懂了,说:「谁是副县长的女儿,我们学校有怎么高干的女儿就读吗,我怎么没听说过。」一个队友碰了我一下说:「就是昨天的哪个小晶。」我恍然大悟,想起昨天的那一幕,但我不敢往杨扬望去,只好说:「她就是副县长的女儿啊,长得真漂亮。」转过头对着队友说:「你们谁那么大胆,敢对小晶动手动脚。」但我还是不敢看杨扬,做人要讲义气,我要把杨扬供出来我还怎么在二中混,我可是个男人啊。

  这时校长怒气匆匆的走进来说:「好啊,你们谁都不肯说,那就不客气了,全部去一医院验精。」我问道:「什么是验精?」校长冷冷的看着杨扬说:「到医院就知道了,这次你们真给学校长眼了。」看来校长知道一定是杨扬干的,但没有证据,杨扬的父母在本地有一定的影响力,连副县长也不敢随便动他,要不在哪个时代,他们会对我们几个学生那么多废话。

  在去医院的路上杨扬说:「对不起,连累大家了。」「什么话,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对了,你到底对小晶做了什么?」一个队友说。

  杨扬叹了口气说:「要去验精的,你们也知道我做了什么,你们和县中的人不一样。」另一位队友说:「有什么不一样,都是中学生。」杨扬笑笑说:「没什么,还好去的是医院,要是去派出所的话,我就直接自首,决不连累大家。」队友又说:「已经连累了,反正不想上课,到医院玩玩也好。」「看看是什么情况,到最后关头我会站出来的,你们放心。」杨扬最后说。

  医院里,这次我们真的开洋晕了,医生给我们每人几张图片,都是外国的性交图片,给我们每人一跟试管,要我们自慰,把精液射进试管里。

  「哇,你看,这些鬼老真变态,既然三个干一个,那个女人还不给干死。」「这张的这个女人更变态,把一个男的鸡巴割下来自己玩。」另个队友凑过来看,敲了那个队友一下说:「傻冒,那是电动鸡巴。」那个年代,满大街的录象厅都是放港台三级片的,没谁那么纯洁没去看,杨扬也和我们在一起胡闹,有时叽叽嘎嘎并不一定是女孩子的专利,杨扬表现得好象这件事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也在和我们闹。

  由于我们是副县长特别交代的,我们在这里胡闹,就是不自慰,检验科的那些医生也不对我们怎么样,就是催我们快点,见我们谁也没有自慰的意思,咬了咬牙说:「便宜你们了,跟我来。」我们跟着他来到二楼的一间房子,里面有两张大沙发,一张茶几,茶几上摆着鲜花,对面有两台25寸大彩电,和两台录象机,看来这里应该是高级病人或者是医院领导娱乐的地方。

  只见检验科长打开一台彩电,放进一盒录象带,画面出现了两个赤身裸体的西方女人在乱摸,她们的身材真好,都有着高高耸起的大乳房,雪白的皮肤,下身没有毛,大小阴唇和肉洞都看得清清楚楚,两个美女相互舔着对方的阴户,还用手指插进肉洞,嘴里叽里呱啦的乱叫。

  但叫得很消魂,让人想入菲菲,三级片看得多了但无码AV却是第一次看,大家都热血沸腾,下身都立起高高的帐篷。

  终于有人挺不住了说:「反正都要射的,我挺不住了。」脱下裤子就撸起自己的鸡巴来,既然有人带头,其他四个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也脱下裤子动手,只有我和杨扬两人没动,我那时还不会自慰,虽然鸡巴涨的难受,但并没有动手,只是和杨扬一唱一和的讽刺他们。

  那五个家伙已经射了,把试管交上去,和我一起性趣勃勃的观看影片,很快一盒录象带看完了检验科长见我和杨扬都没有脱裤的意思,大叫:「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别人都做了,你们为什么不做。」这时杨扬停止和我们胡闹,对检验科长说:「你去跟副县长说,那件事我认了,不用再检验了,带我去见副县长。」我看着他想:「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希望你能尽快回来。」哪个学期,我们学校最流行的话就是捉你去验精,男学生说话中出现的频率非常好,比铺天盖地的香港回归还高,不知道副县长怎样处置杨扬,但杨扬在星期一照样正常上学,从此我再也没见过小晶,在毕业考试补考中我在一次校长对我的单训中终于知道杨扬被县中开除的原因:在学校教室和女同学作爱被发现,而那个女同学不是小晶。

  十多年了,我一直在疑惑,如果杨扬当时咬紧牙关死活不承认,不知道在当时,以一个县级医院,有没有能力检验出来。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第一次见到杨扬是在94年6月,那一年的六。一足球赛小组塞我们镇四小和他所在的镇一小在争小组第一,那时我们县城有7所小学,分成两组,每组前两名出线,第一场我们和附城中心校打平,而中心笑校1:9输给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