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看守所女囚日记

发布时间:2021-06-10 05:56:01   浏览次数:265
  1997.9.28一睁眼又是一天早晨。黑姑见我醒来,笑着说:“苏洁,你睡得可真香啊!”我顺着她的口气说:“大姐,快给小妹松绑吧!人家还没有穿衣服呢!”黑姑为我松绑后,随手将绳索扔在床上。我觑见近在咫尺的绳子心中暗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穿好内、外衣,准备梳洗。此时她俩正站在凉台上聊天,我趁机拿过绳索藏入怀里,熘进卫生间,捉住绳头往上一甩,绳子穿过头顶的u型污水管道,我抬腿站到蹲便器的盖子上,拽住绳头与绳子另一头绕过自己的脖子打个死结。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我默默地在心中与亲友们告别:爹娘啊,请恕女儿不孝,今后再不能奉侍您们二位老人家了!同学知己朋友们、同事门,苏洁就要永远离开你们了!我恨恨地诅咒着色狼厂长:我苏洁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最后,我心一横、眼一闭,掂脚滑出便盆顶盖,就要上吊!谁知恰恰被跑进来小便的黑姑迎头撞见,她大吃一惊,赶紧抱住我的双腿大喊救命!黑姑的嗓门本来就高,情急之下,吼声好似高音喇叭一般,立即惊动了整个看守所。随着一阵沓乱的脚步声,许多干警冲了近来。一位领导摸样的老干警命令两位女干警搀扶着我到他的办公室去。落座后,老干警自我介绍他姓刘,是这里的看守所所长。他劝慰我说:“姑娘啊,如花似玉的年华,为什么要自寻短见呢?一个人的人生只有白天是不完整的,经历过黑夜才算得上是完整的人生!千万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啊!”见我神色逐渐转为正常,刘所长不再多言。他回头令女干警送我回监。那两位女干警押我回到监禁室内,剥光我的衣裙,将我从头到脚一丝不挂地紧缚起来,不一会,我就变成一个绳妆木乃伊了,浑身一动也不能动。她们将我抬到床上,吩咐黑姑与范霞要严密监视我,再出问题严惩不怠。女干警走后,范霞嘲笑道:“哎哟----我的女英雄,你可真有能耐,竟然玩出了英勇就义的把戏。怎么样,弄巧成拙了吧!”这个刁婆子就是鬼点子多,她对黑姑说要防止我咬舌自尽,别出心裁地找了一个小苹果,从中间挖了个小孔,穿了根短绳,把苹果塞进我嘴里,短绳的两头绕过我脑后打结;使我丧失了任何说话反抗的能力。经此一闹,黑姑不再对我怜香惜玉,和范霞一起,对我进行了更露骨的玩弄与猥亵。在她俩的轮番进攻下,没多久,我就又酥麻刺痒得神智不清了。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清醒过来。她俩见我醒来,将我改绑成大字型仰躺床上,又开始玩我。我的胸乳和阴部等敏感点成了她们重点攻击的目标。在重重刺激下,我的私处不停地流出水来;范霞怂恿黑姑说,处女的水是神水,喝了能延年益寿。黑姑信以为真,含住我的阴唇吮吸起来,极度麻痒感刺激得我挺胸夹臀,全身紧绷成反弓形,好一阵才松弛下来;没等我喘口气,范霞又伸嘴舔到我阴蒂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口塞苹果的我喑哑呻吟,在极度酥麻中再次昏死过去…

       1997.9.29凌晨时分,阴部一阵奇痒使我惊醒过来。塬来范霞在睡梦中仍抱着我的臀部、含住我的阴唇,断断续续地吮吸着。可怜我被裸体反绑、口塞苹果,丝毫挣扎不得。要命的酥麻刺痒感作弄得我如美人鱼似的扭动身躯,拼命的也是徒劳的抵挡这痒入骨髓的敏感刺激。直到黑姑被尿憋醒,拽住范霞的头发把她拉到旁边,我才松了一口气。我再也睡不着,又将昨天的事情回想了一便,深悔自杀未遂,导致现在求死不得、求生不成,反而沦落为她俩的玩物;如此尴尬的结局是我万万没有料想到的。事已至此,只好听天由命吧。白天无事。晚饭后,范霞鼓动黑姑又要给我洗澡。她俩把我抬进卫生间,解开绑绳,捆住双手将我赤身裸体吊到半空中,双脚打开分别捆在两旁。她们给我打上浴液,围着我擦洗起来,黑姑洗上身,范霞洗下身,我的乳房和阴部被她俩搓擦的奇痒无比,高潮迭起,筋疲力尽,软瘫如泥,柔若无骨,最后虚脱得什么都不觉得了。洗好后,她俩重新把我裸体反绑,抬回床上,笑问我感觉好不好?我有气无力地点点头,算是回答。在她俩的调教下,我感觉自己从生理和心理上都与过去判若两人,内心深处已不反感她们对我的捆绑与玩弄。相反我身上逐渐滋生了一种新的欲望,想让她们捆得我更紧些,刺激得我更激烈些,好让这强烈的欲焰烧尽我的灵魂,让我忘却过去的一切!

  1997.9. 30早晨,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床上,新的一天开始了。我耸动一下反绑的双臂,伸展全身做了一个桥形体c动作,然后静静地等待她俩为我松绑。范霞揭开被子,贪婪地看者我的裸体说:“黑姑,你看苏洁在阳光下显得多漂亮呀!美人就是美人,放到那里都好看!咱俩再玩玩她吧,不玩白不玩,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啦!”黑姑也欣赏地看着我全身点头同意。我闭上双眼,纵情接受她俩对我的抚摩、揉搓、亲吻、吮吸,很快就进入涟漪般的重重高潮中!正当我们忘乎所以之际,突然门外一声断喝:“苏洁,收拾好你的东西,出来!”我们叁人全楞住了!过了一会儿,黑姑才张口说:“天哪,苏洁你被释放啦!快起来穿衣吧。”范霞死死抱住我不松手,她疯狂地亲吻着我的胸乳、肚脐、阴唇,弄得我娇喘吁吁、酥痒入髓、柔若无骨,浑身上下一丝力气都没有了。黑姑费了好大劲才把范霞拉开,迅速给我松绑、穿衣,整点行李。我们叁人痛哭着拥抱成一团,难舍难分。最终我祝愿她们保重后,挺胸迈出了牢房,走向新的生活!……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1997.9.28一睁眼又是一天早晨。黑姑见我醒来,笑着说:“苏洁,你睡得可真香啊!”我顺着她的口气说:“大姐,快给小妹松绑吧!人家还没有穿衣服呢!”黑姑为我松绑后,随手将绳索扔在床上。我觑见近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