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老头配寡妇

发布时间:2021-06-10 05:56:01   浏览次数:61
  刘国春,河江大香县人,村里国字辈中排行老七,所以又经常被人称呼为刘老七,年少时村里闹饥荒就自己跑出村去谋生,闯出了点名声,做点小买卖,娶了个漂亮老婆,确是滋润了几年,但物极必反,顺风顺水了几年的刘国春正好赶上全国经济危机,不但落得身家全无,还摊上了官司,这一下子就折了进去,等到出来后也已经年近半百,孤身一人,穷困潦倒,县城里早就变了样子,刘国春混不下去,只得灰溜溜的回到老家清水乡。靠着以前做买卖的本事,用仅有的身家在村口开了一间杂货铺,每天早起晚归,都是乡里乡亲的,对于一些小东西刘国春一般都半卖半送,渐渐地在周围打出了名声,日子不说太好,但也比种地的农民过得滋润些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刘国春已经五十二了,早就没有了结婚的想法,就和村口开发廊的王寡妇搞在了一起。王寡妇名叫王素三十来岁,前些年嫁到清水乡刘国春的一个子侄辈家里,两个人生了个龙凤胎,日子过得还算美满,但天有不测风云,一场车祸过后,就只剩下他和儿女相依为命了。

  刘国春今天又拖拉着破布鞋,穿着深蓝色大裤衩来到发廊剪发,正赶上王素女儿朱雅芳和儿子朱小轮背着书包出门,刘国春一下子愣住了,少女有着朱家女人共有的高挑身子,长马尾提在身后,显得青春活力十足,相比之下朱小伦长得就矮小很多,显得怯生生的。

  「国春爷,来剪头发啊?头发不长啊!」少女笑着打招呼道。

  刘国春赶忙道:「芳丫头,你头发那么长看国春爷的自然感觉短。行了,快上课去吧。」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刘国春本就昂扬的浴火一下子烧上了大脑,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三步并做两步冲进发廊后屋,按住正在小梳妆台前梳头发的王素在桌子上,就要脱裤子提枪上阵。

  「哎哎哎~~,今天怎么这么急,轻点,桌子一会都让你弄塌了。」刘国春刚上手,王素就知道是老姘头来了,也不反抗,顺着他的力气就趴在了桌子上。

  「坏了正好伯给你买新的!」刘国春精虫上脑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只想在桃源洞里尽情发泄。

  三下两下王寡妇的雪臀就暴露在空气中,刘国春麻利的解开腰带,火热的肉棒一下子就冲进了桃园洞……「啊~~~~」

  刘国春的鸡巴足有快一尺长,鸡巴头有鹅蛋那么大,幸好王寡妇与刘国春已经是老相识了,知道这老货资本雄厚,早就做好了准备。

  ……

  「你家小芳,小伦多大了?」刘国春一手夹着烟,一手抓着侄媳妇的奶子问道。

  「问这干嘛?今年十七,该考大学了,你这当爷爷的还不赞助一下。」王素趴在男人多毛的胸口一边哈气挑逗一边问道。

  「这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你尽管提,谁让我这又当爷爷又当爸爸,兼着俩身份呢!」说着刘国春翻身压倒王素丰满的身子上,一边揉着奶子一边调笑道:「让他们以后好好孝敬她七爷爷就行!」「你有这话就行,但是两个孩子都不让人省心,他姐还凑合,小伦成绩总是后几名,我看也就等是混个高中毕业,。」王素叹气道。

  「那也行,小芳找了人家,小伦以后再出去打工,我以后再来就不用避着他们了,更方便,嘿嘿。」感觉到刘国春的鸡巴又有抬头的架势,王素用力推攘着刘国春的肩膀,道:

  「『行了行了,别弄了,再让你弄一回就到晌午了,我还做不做生意了!」刘国春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了,一场欢爱下来竟用了快两个小时。

  「嘿嘿,好侄媳,那改天我再来找你。」刘国春也知道自己能力虽然年纪不小了,但不知是不是前半辈子韬光养晦太久的缘故,一旦肏起来,没有一两个小时是完不了的,况且王素早已经被干的手脚酸软,没有了应战的力气。

  刘国春翻身下床,穿衣,就出门回去开店了。

  ============================

  刘国春出门进货在县城救了县长姑娘,县长为了报答刘国春,支持刘国春在村里开办养猪场。

  =============================

  刘国春的养猪场也在县长的大力支持下建起来了,听说有县长的关系,刘国春的生意不可谓不火爆,短短几个月,整个大香县让老朱赚了个精光。

  看着刘国春每天大把大把的捞钱,村里许多人的年轻人有些人就坐不住了,纷纷登门亲热的叫着「七叔、七伯」都想沾沾刘国春的光。刘国春养猪场里也缺人手,就挑了几个合适的塞到猪场里先历练历练。

  随着身价的暴涨,刘国春也逐渐找回了年轻时做买卖的精明,养猪场办的再大也是养猪卖猪的,说着都让人看不起,现在人们越来越有钱,清水乡山好水好,正好适合发展休闲旅游,自己有县长的关系,贷款建一个休闲山庄稳赚不赔。

  刘国春想到这是心痒难耐,兴奋地不能自抑,趁着夜色一溜小跑溜进了发廊后院。

  「七伯,赚了钱了,就忘了我了是吧,这么久都不来!」王素嘴上抱怨着,心里还是万分庆幸,老头子没忘了自己。这几个月养猪场生意的火爆全村都是看在眼里的,刘国春一定是赚了大钱。王素以前只是贪图刘国春器大活好,能填补女人的空虚,现在刘国春身份不一样了,全村首富,县里都有关系的人,自然是要好好巴结着了。两个孩子大学都没考上,外面工作又不好找,给老头子吹吹耳边风没准还能让他给孩子们安排个事情干。

  刘国春自认感觉出女人态度的微妙,眼睛微眯,微微一笑道:「七伯这不是忙吗?这不一有工夫就过来了,想死我了,快给七伯舔舔。」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裤子上床,内裤的小帐篷已经高高支起了。

  以前的话王素根本就懒得理会老头子这种要求,但是现在有求于刘国春,只能陪着笑:「哎!」刘国春看着女人撅着屁股给自己脱下内裤,钢枪似的鸡巴已经怒火朝天了,女人轻轻撸动两下,刘国春看女人迟疑着,径直将她的头按向直挺挺得大肉棒,知道女人的小嘴正好一张,将整个龟头包住,那种快感前所未有,刘国春心里更是激情四射,第一次体会到钱权的好处。

  王素并没有马上开始机械式的运动,又将大肉棒从嘴里吐出,用嘴唇再次轻轻吻着老头红胀的龟头,来回摩擦,弄得刘国春心里又饥又痒恨不得将大肉棒硬塞进女人的小嘴里。

  王素终于又将整个龟头吞入口中,裹起来,忽然刘国春那涨红的龟头向上一顶正好直插侄媳的喉咙,一阵热壁直抵龟头,感觉爽极了。

  刘国春不禁叫了一声,「哦!侄媳儿你真棒……太爽了……继续啊……」王素听见刘国春那痴醉难耐的声音就知道老头子来劲了,用香舌来回的在龟头上的缝隙上搅动,搅着搅着老朱的龟头就流出滑滑的液体充满小嘴。女人将整个大肉棒吞下,在喉咙处用鲜嫩火热的肉壁摩擦着老头的大肉棒,双眼泛情,好像在示意刘国春『我还要』似是。

  刘国春当然不能亏待这饥渴的侄媳,按住她的头在大肉棒上来回抽动,彷佛大肉棒上每一块皮肤都被刺激到了兴奋地呻吟着。

  刘国春累了,又松开手,可王素感觉还不够。讨好刘国春的行动还不够彻底,「伯~~人家痒死了,你帮帮人家嘛~~」,她上下吮吸着老头的大肉棒,然后又抬头看看老头的反应。

  刘国春眼睛微闭着,看着女人一副发骚犯贱的表情心下冷笑「女人都是这个贱样,只要有钱有权,女人就得争着忘老子裤裆里钻。」王素看刘国春正眯着眼享受,也不敢打扰,只能加快吮吸节拍。

  刘国春看着女人用尽方法伺候自己鸡巴的贱样,脸上充满了满足的表情,命令道,「转过身来,让老子看看你那大腚儿。」王素听闻赶紧含着鸡巴转过身来,跪在男人胸膛两侧。刘国春手指轻捅,女人私处已经湿透,刘国春轻轻一笑骂道:「骚货,这就湿了?想老子的大集巴想疯了吧!」「伯,侄媳妇是天天想夜夜想,就盼着您能早些过来赏我一顿棍子呢!」「骚货!」刘国春看着眼前的白屁股,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一双熊掌左右开弓,「啊……啊…伯?!你干嘛呢?疼!别打了!」女人惊痛下吐出刘国春鸡巴道。

  刘国春双腿压住女人后脑,怒喝道:「继续给老子舔,别停!」王素俏脸紧贴在老头鸡巴上,屁股上又迎来一顿熊掌,「啊啊啊………」王素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疼痛之下身子好像愈发火热,情不自禁的伸出香舌,继续舔弄老头的鸡巴。

  「骚货就是骚货,一身贱皮肉。挨打都能流水。」刘国春笑骂道。

  王素忍着燥热继续舔舐老头的金箍棒想要让他赶快爆发,迫不及待想要吞下老头的精液。她一下将喉咙抵在火热的龟头上,一下又用电舌不停地触碰龟头的根部,那块男人最要命的地方。

  终于刘国春在女人的挑逗下撑不住了,双腿压住王素的头猛地按向龟头,说,「接着,骚货,哦……现在就给你……」在猛烈地撞击到王素喉咙那块嫩肉后,刘国春的龟头一阵酥麻,火热的精液激射而出,射在了王素的喉咙里,害的王素差点噎到,王素的头不停地挣扎着可刘国春的力气太大,只能默默地将老头腥臭的精液咽下,足足有刘国春黄凤凤秒钟。

  等老头松手后,王素也抬起头,看见王素那满口淫液,刘国春满足地笑着说,「骚货,老子宝贝味道怎么样,这下可把你喂饱了吧。」王素看着老头满足的表情,心下不知怎么的就怯懦起来,赔笑道:「七伯的子孙汤又稠又多,把我胃都盛满了。」刘国春满意的点点头,从床头的裤子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拿出一沓递给女人,道:「这点钱你先拿着用,买两件新衣服,打扮打扮。」王素看着刘国春随手拿出这么厚一沓钞票,早就直了眼,慌张道:「伯,我…我哪能拿你的钱,这…」看着女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钱,刘国春那还能不清楚他的心思,随手把钱放到桌子上,道:「叫你拿着就拿着,哪那么多废话!」「哎…。是…。」看着女人服从的样子刘国春老怀大畅,道:「这才对,以后老子钱多的是,你好好跟着我,有你享不尽的福。」「哎…哎…。谢谢七伯!那我就收着了。」女人听到这心下感动,老头子心里还是有自己的。「那…伯!要不我再伺候您一回,让您再舒坦舒一次?」老头射过一次了,可王素下边还没找落呢。

  刘国春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但想到明天还要去县里,摆摆手道:「算了,明个还有事去县里呢。给老子收拾干净吧!」王素听着心下失望,又有点恐惧,老头子是不是看不上自己,要去城里找年轻姑娘了?小心试探道:「去县里干嘛?」,也听话的拿出卫生纸帮刘国春清理欢爱的痕迹。

  刘国春就这么惬意的享受着女人的服侍把自己要建山庄的事情告诉了她。

  王素看着刘国春眼中更是金光闪闪,一边帮刘国春拿过衣服,一边求道:「七伯,您看小芳,小伦两个都没考上大学,现在都在县里做小工呢,您看看能不能帮他俩安排安排?」「这还不简单,明天我去县里就把他俩带回来,我这边开新项目,正好缺人手呢。」刘国春坐在床边一边穿裤子一边说道。

  王素听罢赶紧拿过刘国春衬衫,体贴的服侍男人穿上,道:「那能给他们安排啥活呢?」「这先看看吧,小轮是个男孩子,我带着锻炼锻炼,到时候忙山庄的事,让他盯着点猪场,小芳嘛~~当个会计算算账。」「哎…这孩子们可是遇到贵人了,我先替他们谢谢他七爷。」王素殷切替刘国春摆好鞋子,讨好的笑着。

  「谢什么谢,怎么说金水是我侄子,两孩子叫我声爷爷,多照顾你们娘仨应该的。你以后好好伺候我,俩孩子认真干活,老子就不会亏待你们。」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刘国春,河江大香县人,村里国字辈中排行老七,所以又经常被人称呼为刘老七,年少时村里闹饥荒就自己跑出村去谋生,闯出了点名声,做点小买卖,娶了个漂亮老婆,确是滋润了几年,但物极必反,顺风顺水了几年的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