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魅魔淫荡路

发布时间:2021-06-10 05:56:01   浏览次数:146
贝尔格莱特家族的宅邸里灯火通明,正在举行盛大的庆典,大厅中男男女女翩翩起舞,整个厅堂来聚集了整个南方的贵族们,新进的河口镇的莱维茨伯爵,是掌管着运河的老牌贵族,长子今年刚集成爵位;瑞特辛那的伯爵,是驻守在希娜山口的贵组,长久与山那边的蛮族通婚,家族已具备了蛮族特有的血统,虽然被贵族圈子所不齿,但山口也是重要的贸易枢纽,瑞特辛那伯爵也受邀前来;南方的另一位公爵,伯恩斯坦公爵,正在和父亲大人先聊着。整个南方贵族今天齐聚一堂,就是为了给贝尔格莱特带公爵的三子,贝尔格莱特。艾凡巨举办十六岁成人仪式。但是我们的主人公,艾凡,此刻却不在现场

  「就要一次好吗,我的小雏菊,就一次好吗……」,萨利男爵夫人此刻正趴在少年的两腿之间,用自己的脸颊在少年的裆部来回摩擦,萨利夫人已经32岁了,但是风韵犹存,她是富商大家的大小姐,虽然只是是嫁给了男爵,但是依靠了家族,依然裹过着非常奢华的生活,是贵族夫人们最会保养的,虽然已年过三十,肌肤依然吹弹可破,尤其是那对乳瓜,丝毫没有下垂的痕迹。

  「夫人,今天可是我的成人仪式,不能这样乱来的……」,年轻的少年断断续续的说道,他的嘴巴,已经被戈恩子爵的长女,赛琳小姐的想唇奉上,赛琳小姐喘着粗气说道,「艾凡哥哥,就一次,还不好,赛琳受不了了。」赛琳小姐年芳15,是年轻贵族小姐这一辈中,最漂亮的,被誉为南境之花,岁未成年,前来说媒的人络绎不绝,戈恩伯爵爵位不高,一直希望借助自己的女儿翻身,而此时,自己的风华正茂的女儿,正好另一位夫人向一个少年祈求欢爱。

  在三楼的密厅里,萨利夫人和赛琳小姐,正趴在艾凡的身上,乞求着一点欢爱。

  「我诅咒这个血脉……」

  艾凡在内心不耐烦的说道,作为第一个男性魅魔,他无疑是成功的,魅魔之王莉莉丝的完美作物,但作为一个男人,这让他苦不堪言,因为这个血脉,他不能像大陆上其它原住民一样,通过学习和锻炼来提升自己,只能通过女人!

  在伊修托丽大陆上,每个人都会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每个职业都有着强大的能力,你可是是呼风唤雨的法师,也是可是力量强大的战士,选择成为某个职业,加入某个势力,才是大陆的基本生存之道。但是艾凡,既不能感受到法力之潮的涌动,也不能洞察修炼斗气的运转,他的能力来源自这个魅魔的血统,每次和女性做爱,将会从女性身上回去一些魔力,来逐步提升自己。

  但在七岁那年,在卧房里,艾凡差点吸干了挑弄自己的姨母,魅魔天生的魅惑力,吸引着所有生物。姨妈对七岁的自己口交,然后,牵引着当时就不小的玉柱,往自己身下送,魔力榨取失控,姨母当场晕厥,好在圣公会的也没查出什,向艾凡这样的恶魔血统,一经发现,立刻会被处死。从那以后,艾凡就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魔力榨取,但随着自己成长,身边的女儿你也越来越多了。

  「嘿,诅咒什么呀,这样不好吗,上次你在马车上给赛琳破处的时候不是挺爽的嘛……」,艾凡身边,出现一个手掌大小的灵体恶魔,一遍观看三人的缠绵,一遍调侃道。

  这个恶魔灵体就是魅魔女王莉莉丝,在惨烈的恶魔混战和人类的剿灭下,这位魅魔女王已经失掉了自己的半神格,曾经的力量灰飞烟灭,她来到现界,用自己最后的魔力创造了艾凡这个男性魅魔。

  「你就知道看戏,还没吃饱嘛,刚才那三个侍女都被干晕了两个,魔力还不够吗?」,艾凡通过心灵的力量与莉莉丝沟通。莉莉丝被放逐后,失去力量的她,只能通过艾凡吸取的魔力来维持自己灵魂不灭,所以艾凡才要诅咒这个血脉。

  「那怎么够呀,那三个女仆能量层级太低了,连今天的最基本的魔力消耗都没有满足……」莉莉丝,坐在边上的桌子上,望着艾凡说道,「把这两个吃了吧,要不然,晚上还要出去打野食」,莉莉丝单手托着下巴,把中指在嘴里允吸了一下。

  唉,一想到这个,艾凡就头大,莉莉丝7 岁那年出现到今天,自己一直帮他补充魔力,要不是自己共计的魔力,莉莉丝早就消亡了,莉莉丝一死,自己的混海就会崩溃,变成一副行尸走肉,两人更向是共生的关系。

  「不行呀,下面的舞会还在进行,我躲在这边会被发现了」,今天是自己的成人礼,自己作为主角不出现,肯定不行的。

  「放心里,我已经探查过了,大家都聊得很欢快,没人注意到你,走廊那头的小房间,瑞特辛那的那两个混血小子,已经把莱纳侯爵夫人搞的高潮两次了,你这差太远了」,莉莉丝说这飞到门边,「我帮你把风,放心,这一次一定要多榨取些魔力来」。

  唉,艾凡内心有些失落,自己的成人礼大家都在谈笑,隔壁还在乱搞,不过贵族的聚会就是这样,交际才是第一位的,不管是哪方面的交际,瑞特辛那次子和三子好像都没成年吧,莱纳侯爵夫人可是身孕呀,可别搞出什么乱子,自己可不想圣公会的人前来调查。

  我今天可是生日呀,也不能休息一下。艾凡心里不爽,手上却开始行动了,艾凡摸了摸萨利夫人的脸颊,温柔的说道,「夫人,只能一下哦……」,萨利夫人脸上瞬间花开,笑颜如花,似乎已经等着这一句话太久了,萨利夫人温柔切麻利的拉下艾凡的裤子,露出了她期待已久的那条心爱之物。

  在魅魔血脉的影响下,艾凡的阴茎不是那么张牙舞爪的,它显得光滑温柔,尺寸也不大,但是在艾凡的控制下,它能自如的变化大小,配合每个女性的阴道,让所有人都能达到最高的生命大和谐。

  萨利迫不及待的将艾凡的阴茎含入口中,大口吞咽起来,一口将阴茎含到了根部,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萨利夫人也是情场老手了,再加上艾凡的调教,已经非常了解艾凡的洗好了,十三岁那年,艾凡去萨利夫人的庄园做客,当晚就在客房上了萨利夫人,贝尔格莱特家族一行人呆了三天,艾凡就生病了三天,其他人都是庄园游玩,萨利夫人留下来照顾她,直到走的那一天,萨利夫人的小穴里面还灌满了艾凡的精液。艾凡是魅魔体质,和凡人交合,根本不会怀孕,自己的魅魔体质所产生的精液,还会让女性变的更加柔美,萨利夫人驻龄有术,艾凡也是功不可没的。

  萨利夫人握着艾凡阴茎的根部,从龟头的前段开始吞没到嘴巴里,然后缓慢的细致的把整个阴茎的推进去,吞咽的过程,萨利夫人头部微微转动,在空腔中形成更强的吸力。

  「阿……」,艾凡清呼一声,熟女就是不一样,经过自己的一番调教,萨利非常娴熟的口活让艾凡欲罢不能,在口腔中,萨利的舌头紧紧的包裹着龟头,龟头软绵的感觉和口腔的吸力,形成鲜明的对比。

  站在椅子边上的赛琳也不示弱,自己晚礼服的胸口拉开,从后面解掉内衣,巨大的乳瓜跳了出来,赛琳捧着自己的巨乳送到艾凡面前。

  艾凡轻轻的含住了赛琳圆润的乳头,赛琳是那种天生发育超前的女孩,才15岁的年级,双乳已经之比萨利夫人小一号了,加上年轻的缘故,赛琳的乳房更加挺拔,也更加圆润。

  「嗯……艾凡哥哥……好舒服……」,赛琳喃喃的说道,「这边也要……」,赛琳把另一这乳房捧过来,央求着艾凡把她含住。

  因为发育超前的原因,赛琳的乳头比较大,像两个熟透的樱桃,粉嫩圆滑,艾伦把它含在口里,先是舌头绕着它打转,然后用力的允吸着,像是要这棵樱桃从树上摘下。

  「啊……」,赛琳呻吟起来,艾凡停下允吸,问道,「怎么,弄疼你了吗……」,艾凡温柔的问道。

  「才不是呢,我们的小赛琳,想让你全部都吃下去……」,萨利夫人吐出阴茎,调笑的说道。

  「姑姑,乱讲,你可真怀……」,赛琳和萨利夫人还是亲戚关系,这在贵族里很常见,大家常年通婚,很多都沾亲带故的,但是姑姑和侄女共是一主,这可是绝无仅有的。

  「艾凡哥哥……」,赛琳娇羞的说道,「你看姑姑她欺负我……」,赛琳说这就往艾凡怀里扑,嘴唇送了上来,丁香小舌钻到艾凡的嘴巴里。艾凡将一对乳瓜抓在手了把玩,从乳廓的下部抓住,然后向上揉腿,感受着年轻乳房的弹性。

  艾凡在两女的刺激下,来了兴致,胯下的阴茎胀大了几分,萨利夫人也很明白,吐出阴茎,滑腻的舌头爱龟头上缠绕,一手翘起兰花指全成一圈,在阴茎上套弄这,一只手摸着艾凡的阴囊,温柔的按摩着。

  艾凡几把拉掉赛琳的长裙,光溜溜的小屁股漏了出来,「赛琳妹妹,怎么没穿内裤呀」,艾凡饶有兴趣的问道,赛琳涨红着脸,说道,「艾凡哥哥让我十天不要出内裤,成人礼这天才会给我大大的……大大的……」,赛琳涨红着脸,不好意思说下去。

  在青春活力的衬托下,赛琳娇小的臀部向刚成熟的蜜桃,散发着迷人的气味,艾凡一把抓过赛琳的屁股,五指深陷在臀肉中,往赛琳拉倒自己身前,赛琳挺起胸膛,艾凡把脸深深的埋进两乳之间,大口的允吸的赛琳甜蜜的乳瓜,小姑娘仰起头,双手抱着艾凡的脑袋,忘情的呻吟着。

  莉莉丝的幻身,驻守在门口,一遍探听着门外走廊的声音,一遍注视着这边三人混战,两女的性欲越来越高涨,被艾凡转化成魔力,如涓涓细流一遍汇聚到莉莉丝身上,魔力的亏损让莉莉丝从半神恶魔领主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虚空幽体,靠着这几年艾凡在南境上流贵族社会混迹,不断饿吸取能量,莉莉丝早就消亡,最忌用最好的魔力创造的男性魅魔,帮助自己活到了现在。

  此时的艾凡,也进入了状态,高涨的巨根,顶着萨利夫人的嘴唇,年过30的侯爵夫人,在长时间饿调教下,已经明白的艾凡的意图,张开檀口,整根没入口中。艾凡一只手抓着萨利夫人的头发,开始前后晃动,按照自己的节奏,开始在萨利夫人嘴里抽查。

  高贵的侯爵夫人,呜呜的闷哼着,娇嫩的面庞被口中的巨物冲撞弄散了妆容,但侯爵夫人眼中却闪烁着痴迷的目光,陶醉在这种强大的冲击力下。耳边精致的钻石耳坠随着艾凡的手掌的节奏晃动,唇边流淌着粘稠的液体,混合着自己的唾液好和少年巨物的分泌物,混合液体从嘴角往下流,激烈的晃动,让液体顺着夫人白皙的脖颈,一直流到胸口,最终没入两团白肉挤压的乳沟中。

  戈恩子爵的次女,此时正在艾凡的指尖放浪,艾凡的手指整根没入赛琳的小穴,赛琳腰部来回用力,自己的腰部带动这个胯部运动,让那根手指在自己小穴中搅动,赛琳双手抱着艾凡的头,把自己的双乳奉上,那对巨大的乳瓜,把艾凡的整个脸庞埋在自己胸上,赛琳双手托着自己的乳瓜,将双乳聚拢在一起,两个乳头紧贴着,让艾凡的舌头在上面扫过,赛琳双眼盯着艾凡舔舐自己乳头的样子,一副恋爱之心悠然升起,面颊上羞涩加幸福的表情。

  魔力一丝一丝的被艾凡吸收,经过这么长时间,艾凡了发现了一些敲门,女性的反应越大,吸收的魔力约越多,做爱的次数少了,就要通过其它方式来刺激女性,让她们一直保持在哪那个快感。想到这里,艾凡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用力摇晃这个萨利夫人的脑袋,阴茎在她嘴巴里面逐渐胀大,已经顶到了萨利夫人的喉头处。

   萨利夫人虽说年龄较大,但是风韵犹存,再加上自己多年的调教,已经成为自己高质量的补魔对象了,随着调教的加深,萨利夫人的高潮快感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强烈,最近都不知道高怎么刺激她了,刚好比自己还小的赛琳送上门来,刚开始这对姑侄关系,还很不适应,一起欢愉的时候诸多羞涩,让艾凡狠狠的收割了一波魔力,随着关系的适应,萨利变得能接受,心底里的耻辱变成了刺激的,在自己的侄女面前,被少年用巨棒捣着自己的嘴巴,魔力的浓度约渐渐提高了。

  「小赛琳,你看,姑妈已经被插的不行了……」,艾凡挑逗着说道,让赛琳和自己一起看萨利夫人的涨红的面颊,长时间含着阴茎,侯爵夫人已经有些缺氧了,巨根一直堵在自己的喉头处,嘴巴里的积液随着口部的抽查,进入一次,就带出一波稠密的液体,赛琳也看呆了,喃喃的说道,「姑妈的嘴巴,就像赛琳的小穴一样……」,赛琳这么一说,还真像,侯爵夫人丰盈的嘴唇,就像小穴的两瓣嫩肉,在巨根的冲击下,被反复蹂躏,两边带出的液体,就是小穴溢出的淫水,飞溅在侯爵夫人的脸庞和胸部上。

  艾凡手上加力,猛推了几把萨利夫人的脑袋,感觉巨根直接捣进了夫人的喉管里,夫人一阵干呕,强烈的咳嗽起来,异物入喉的感觉,加上堵住嘴巴的窒息感,让夫人咳嗽的声音异常怪异,艾凡没有理会,抓住夫人的脑子,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裆部。

  高贵的侯爵夫人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嚎,赛琳不只是害怕还是兴奋,小穴瞬时紧紧的夹住。就那样紧密的贴合着,艾凡的阴毛有部分已经插入夫人的鼻孔,在窒息感的压迫下,夫人鼻子快速的吸气,卷进去了更多的阴毛。

  萨利夫人两眼已经有些泛白,强烈的不适感,让她全身颤抖,嘴唇发紫,有些地方肿胀着,嘴巴流出的液体,混合着唇膏的颜色,渗出了点点殷红,空腔可能已经被巨根擦伤。一旁的赛琳,有些颤抖,紧紧的抱着艾凡的脖子,把头埋在他怀里。

   艾凡知道赛琳还是雏鸟,虽然被自己在马车上破处,也跟着自己胡天胡地了一段时间,但是这样的刺激性爱,赛琳是从没体验过的,看着害怕也情有可原,艾凡没有再刺激赛琳,一只手摸着赛琳的脸庞,温柔的说道,「小赛琳,别害怕,你看,姑妈已经下面都流水了……」,随着艾凡的指引,赛琳看到,姑姑的两腿之间,一股一股的液体露出,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滑去,「姑姑……是幸福了吗……」,尚且无知的贵族小姐,懵懂的说道。

艾凡点点头,揉了揉赛琳的脸颊,然后手上松开萨利夫人的脑袋,拔出巨根后,夫人瘫软的坐在地上。艾凡手上一阵白光闪过,一个次级治疗术出手,夫人嘴上的於伤和口腔内的擦伤,瞬间就好了,对艾凡这样一个生物是来说,这种最初级的治疗术,非常简单好用!
 是的,你没看错,艾凡是一名圣武士,她的魅魔血脉是莉莉丝女王的特殊造物,隐藏的及深,丝毫不影响他成为一名圣武士,或者说,一名伪圣武士。

  他是在一个清晨被放在贝尔公爵家的门口的,然后正好被过路的圣武士发现,被强行带进去和老公爵验证了血脉,公爵年轻也是花丛老手,播种天下的人,靠着魅魔血脉的变化之术,和公爵验血通过,成为了第三名庶出的孩子。

  也就是这样,艾凡已经跟随着年迈的圣武士学习,成为了一名圣武士学徒,在圣光的指引下,学习圣武士的知识和技巧。

  恶魔血脉和圣光天生抵触,艾凡对圣武士的的一些教条感到厌恶。但是他是一名贵族,一名非常善于表演和伪装的贵族。他完美地扮演了一名合格的圣武士学徒,他勇敢、诚实、虔诚,愿意为正义付出一切。

  而且凭借着血脉的特殊性,他在表面上是坚定的守序善良阵营,就连那位圣武者都没有发现他伪装下的本质!在常年的学习和练习下,艾凡已基本掌握了一些低级的圣武士技能。

  艾凡没有信仰,也不敢有信仰,对于神灵,艾凡讳莫如深,甚至连口头上的伪信仰也没有。

  在这个世界上,众神是这个世界的真正统治者!神是会听到你的祈祷,并且回应你的。

  艾凡也比较担心,自己在学习圣光的道路上,万一正义之神哪天心血来潮的回应我的祈祷,发现我是一只魅魔,想都不想就直接一道神罚劈死我呀。这可是最深的亵渎,可是想起自己在教堂了上的那个修女,趴在神台上肛交,比起这些,好像也没什么了。

  按照圣武士的教条,要求艾凡放弃一些继承权,全身心的侍奉圣光,家族的兄弟们,都乐得看见这么一位兄弟放弃了继承的权利。凭借着这些,艾凡小的时候虽然没有享受到真正公爵子嗣应该享受的待遇,在家中的地位一直不高。但是生活至少还是过得不错,不至于被下人瞧不起,虽然同样也不会被他们尊敬。

  但是生活不可能这么平静,万幸的是,他有一张足够英俊,有一张魅魔女王加持的英俊的脸。他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美貌和魅力,吸引着那些女人和男人,甚至连动物都沉浮在他的魅力之下。

  他在父亲的安排下,成为了家族的交际花,负责面对那些二十岁往上,七十岁不封顶的……优雅女性。他最初出现在舞会沙龙上的时候,他只有十岁,但是一出现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贝尔格莱特的家族特有的银发,卷曲着,散落在肩膀两侧。玉盘一般的面孔,精致的向陶瓷一般,湛蓝如水的瞳孔,向蓝宝石一样点缀在精致如同洋娃娃一般的面容上,乖巧得体的礼仪和公爵子嗣的地位。这些无不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心弦。

  艾凡圣武士的身份,给他带了更加巨大的魅力,一个有着极强魅力和撩妹手段的圣武士,这是多么的刺激呀。

  这些风韵犹存的无聊妇人,争先恐后地想要诱惑一名未来的圣武士堕落。禁忌,是这个肮脏的圈子永恒的话题。

  艾凡靠着这些光环,成功的在贵族夫人圈子里游走,在维系家族威望和关系的同时,也在各位夫人们的裙摆下穿梭,一边是为了家族,一遍也是为了自己和莉莉丝能够活下去。

  反而这群有钱有闲的贵族偏偏追求刺激,享受着堕落的快感。

  年少的艾凡,就像是贵妇手中的性爱玩偶,七岁就被自己的姨母带上了床,九岁就骑着马夫的老婆,在马厩后面的干草对上,看马夫被老公爵训斥,十岁那年就和家族封臣的妻子搞在了一起,他开始的时候只是她们手中的玩具,被人传来传去,像个洋娃娃一般任人打扮。

  但等到十三岁了,艾凡就开始主动出击,萨利侯爵夫人就是自己第一个主动魅惑的贵族夫人,通过使用魅魔的魅惑之力,艾凡让这这夫人臣服让她于自己,在长久的调教中,然她对自己死心塌地。

  艾凡很少使用魅惑之力,对于吸取魔力的事情,自从上次姨母发生暴走时间,艾凡就小心谨慎在女人们身上吸取魔力之源,绝不会伤害到这些女人。

  教廷的宗教法庭,对于恶魔是零容忍,异端裁判所在王国各处迅游,猎杀者在主物质界游荡的恶魔们;国王的贵族法院,也专司贵族之间的矛盾,如果真弄出事情了,艾凡的身份曝光,自己的便宜老爹可不会为了一个庶出的孩子和整个教廷与王国最作对。

  希瑞尔王国富庶,王国实力在众多人类国家中,属于上游水平,国内富庶广袤,贵族们过着奢靡的生活,艾凡在这种掩护下,消无声息的收集着魔力,和莉莉丝谨小慎微的活着。

  凭借着这些,艾凡开始在贵族们之间进行一些虚伪的交际,发挥自己出色的口才和惊人的魅力,他一直深受贵族夫人的追捧。他是希瑞尔王国贵族圈里最出名的交际花,他的名气甚至盖过几位女性,被称为「贝尔格伦特的云雀」。

  随着自己的成长和莉莉丝的恢复,魔力的需求也越来越高,有些日子日常的魔力摄取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到了夜晚,艾凡也会穿上夜行衣,在芬里特的大街上,四处出击,潜入那些闺房,在黑夜里向受刺激,芬里特作为整个南境最富庶的城市,无数少女少妇们口中传送也暗夜之吻的名号,这就是艾凡夜间掠食的名号,凭借高超的手法和魅魔的血脉,被侵入的女性们都留下了美好一夜,续女性们也罕有报告治安官的,有段时间甚至将暗夜之吻的来访视为一种潮流和对美色的认可。

  舞会还在继续,高谈阔论的贵族们各怀心思,在场的人,谁也没发现艾凡的消失,而在三楼的密厅里,新一轮的战斗正在开始。

  强烈口交过后,萨利侯爵夫人在次级治疗术的作用下,已经恢复了,此时的她,退去身上的长裙,赤条条的站在椅子边上侧面,弯着腰,将自己的乳瓜垂到艾凡的嘴边,艾凡向吃葡萄一样,微微仰起头,品尝着萨利夫人滑腻的双乳。

  萨利夫人已经过了30岁,但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反而更舔风韵,巨大的吊钟型的乳瓜低垂下来,两个乳尖交替在艾凡嘴边把玩,艾凡时而是舌头挑逗,时而将它们含进嘴里。

  此时的赛琳已将转到了下面,学着刚才姑姑的样子,两只小手捉住巨大的阴茎,小嘴巴笨拙的不知道在哪里下嘴。

  「先用舌头舔……对……舔龟头那里最光滑的部分……」,老练的萨利夫人一遍喂艾凡吃自己的乳头葡萄,一遍教导着自己的侄女,赛琳在自己姑姑的教导下,先是用小舌尖在龟头的上面舔弄着,艾凡感到一阵酥麻,虽然赛琳的技术生疏,但是那股认真的劲头,很是可爱。

  赛琳用舌头,先是在龟头的两边舔弄,围着冠状沟转了一圈。「要想吃糖一样……把它放进嘴里……嗦一下再放出来……」,侯爵夫人教导着自己的小侄女如何侍候少年的巨根,赛琳的殷桃小口,吞下了艾凡的龟头,向姑姑说的那样,反复吞吐着龟头,少年的龟头分泌了一些液体,赛琳忽然觉得嘴巴一阵甘甜,这是魅魔的特殊体质,赛琳紧紧的含着龟头,幸福的开着艾凡。

  「怎么样,我们的小赛琳也尝到甜味了吧」,食髓知味的侯爵夫人娇小着对赛琳说道,赛琳向得了棒棒糖的小孩子,十只手指捏住艾凡的阴茎,嘴巴将龟头吃进去又吐出来,那肥嘟嘟的小手,捏着自己的分身,艾凡一阵酥麻。

  「呵呵……你看我们的南境之花,想在吹笛子一样……」,侯爵夫人看着赛琳生疏的动作,笑呵呵的说道。

  「……哼……,」赛琳吐出肉棒,「才不是呢……艾凡哥哥就喜欢这样……」,话还没有说完,小嘴就又把肉棒吞了下去。

  艾凡注意到侯爵夫人的魔力反应水平正在下降,马上变换了姿势,扭身侧着头,双手和嘴巴一起开始进攻夫人的双峰。

  艾凡一只手抓着夫人的坐乳房,艾凡手掌面向乳头,五指向上抓取,在艾凡的抓握下,夫人的乳房瞬间变形,艾凡手上用力,无处可逃的入肉从指缝里溢出来。

  「轻点……我的小云雀……」,侯爵夫人嘴上说这,身体却又靠了上来,用自己的手托着另一只乳房,喂到艾凡嘴边。艾凡一口吊住乳头,用力的允吸袭来,不光是乳头,艾凡张大嘴巴,把整个乳晕都要吸进去了。

  「哦……嗯……」,侯爵夫人几声轻呼,看着自己艾凡大口大口的吃着自己的乳房,那种传来的拉扯感让她欲仙欲死,萨利夫人温柔的抱着艾凡的脑袋,就像一个正在哺育婴儿的母亲。

  艾凡另一只抓住乳房的手,变换了手法,他粗暴的横向捉住夫人下垂的奶子,像是捉着一个丝瓜一样,萨利夫人的胸围也是极大,艾凡一只手捂不住,就像给母牛挤牛奶一样,艾凡手上用力抓住乳房开始往下挤压。

  「……啊……」,感觉艾凡正在向对待母牛一样,挤自己的怒放,自己身上嘴角内的部位,被艾凡的嘴巴的手这样粗暴的对待,萨利夫人心底升起一阵异样的快感。

  艾凡不光是对胸部,抽出另一只手,换上了夫人的屁股,已经育有子嗣的夫人,浑圆屁股的肥大而富有弹性,艾凡先是一把抓了上去,入肉被手指挤到一起,显得更加淫迷,艾凡连续拍了两下萨利夫人的屁股,这是在调教中形成的暗号,夫人知道,自己的小主人要用那个姿势了。

  侯爵夫人背对着椅子上的艾凡,崛起屁股,两腿分开,将自己的阴户露出,对着艾凡,双手负载膝盖上,两腿玩去微微下蹲,调整位置将阴户正对着艾凡。

  还在下面的舔弄的赛琳看晕了,不知道姑姑摆出这么一副奇怪的姿势要干什么。艾凡看着赛琳,轻柔的说道,「想不想看姑姑尿尿呀」,赛琳含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侯爵夫人也显得有些羞愧,知道主要干什么后,脸上一阵发烫。

  容不得她多想,自己的阴户已经被两只灵巧的手指分开。艾凡纤细的手指,是南境贵妇们夜里梦到最多的事物。两只轻柔的按上两篇阴唇,已是熟妇的侯爵夫人,阴唇肥大而饱满,艾凡的两根手指分开阴唇,然后用指尖压住他们,开始轻柔的上下滑动,点点的刺激传导到萨利夫人的脑中,小穴像是活物一般,缓慢的张开,将整个阴户暴露出来。

  艾凡换成中指,用指尖在阴唇的入口处徘徊,指尖既有环滑嫩的部分,也有坚硬的部分,兼具了透软和坚硬两个方面,艾凡一直是使用手指的高手。中指指尖没有急着进入,先是沿着两片阴唇分开的线,线上滑动着,酥麻的感觉像小虫一样爬满了夫人的全身。

  夫人紧紧的叫着下唇,作着最后的抵抗,她俯身看到,自己的小侄女此时爬到了艾凡的身上,也在抬头开着自己,赛琳两腿分开,坐在艾凡身上,面朝自己的屁股,小侄女也是阴户打开,艾凡的肉棒紧贴那较小的阴户上,赛琳屁股不住的耸动,来回摩擦着肉棒。

  「啊……来了……」,夫人轻呼一声,艾凡的手指进入一个指尖,指尖向外,正在沿着自己阴户的边缘游走,一圈又一圈,那手指像是在探索自己的阴户轮廓,虽然这里早已侍候肉棒多年,但那调皮的手指,还是贪玩的在边缘游走,一遍探索一遍按压着阴户的外圆轮廓。

  女人的阴户外缘,是很少能受到刺激的,手指轻柔的按压,让外缘一下就被激活起来,那种罕有的刺激敢,让久经战阵的萨利侯爵夫人也身躯一震。

  边缘探索结束了,萨利夫人的阴户像是活物一般,一张一合,像是呼吸一样。

  此时艾凡抱着赛琳,一只手抓着她的乳房,对赛琳说,「我们的南境小花,你看姑妈的蜜穴好看吗」,赛琳的乳房在艾凡的抓握下变了形状,自己的玉门顶着艾凡的巨物,来回摩擦的一会,此时已是满是泥泞,自己流出的黏着液体布满了艾凡的肉棒,这是的赛琳早已脑袋昏昏,艾凡在自己耳边的软语,让她丢了魂魄一般。

  「去,亲亲姑姑的小穴……」,艾凡的话像是有魔法一般,失魂似的赛琳听话的亲了上去,侯爵夫人此时内心泛起一阵波澜,自己的小侄女正在轻吻自己的阴户,那种常轮的快感让她迷失。

  在小侄女的亲吻下,侯爵夫人的蜜穴涌出一股液体来。

  「看,这是姑姑在尿尿呢……」,艾凡引诱着赛琳,「来,赛琳,咱们用舌头把她堵住,不让姑姑的尿地滴到我们身上……」,艾凡说这,用双手分夫人的双臀,用力把臀瓣分开,最大限度的露出阴户。

  小赛琳用迷茫的眼神看着艾凡,艾凡温柔的笑容就像天使一般,就算此刻让艾凡让她去死,自己也会心甘情愿的赴死。赛琳伸出自己的舌头,抵住了自己姑姑的玉门。

  「……啊……」,是身体上传来的快感,还是身体传来的刺激,萨利夫人此刻已经分不清了,艾凡掰开自己的双臀,整个阴户暴露出来,此刻赛琳的脸趴在自己的屁股上,滑嫩的舌头伸进自己的阴户,舌尖用力,插在了自己的阴户里。

  小小的舌头不会给情场老手萨利夫人带来多大的刺激,但是艾凡那对不安分的手,此时正在摇晃自己的屁股,自己的臀部了,联通整个胯部,都在艾凡的带动下转动,而那只小舌头就这样在自己的阴户中搅动着,艾凡转动的弧度很大,自己的阴户边缘都能全部感觉到舌头的搅动。

  「哦……啊……」,随着艾凡的转动,侯爵夫人,忘情的呻吟着,而小赛琳已经用双手抱着姑姑的屁股,将自己的舌头固定在了阴户里面。二女身上魔力的光芒大盛,随着欲念的高涨,魔力已不再是娟娟溪流,向小河一样,往艾凡身上流淌。

  「还真没选错人」,魅魔女王莉莉丝,在门边感叹道,「这两个人只是一般的女性,是没有职业的普通人,现在还没有插入,这魔力已经相当于初级职业的人释放的魔力了,这小子简直就是战抽取魔力的天才」。

  莉莉丝又一次感叹着自己的造物,贝尔格莱特。艾凡,自己创造的第一个男性魅魔,你将是我复苏的关键,莉莉丝和艾凡共享魔力,一阵暖流传到自己身上,虽然还是很微弱,但离自己的复苏又进了一步。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贝尔格莱特家族的宅邸里灯火通明,正在举行盛大的庆典,大厅中男男女女翩翩起舞,整个厅堂来聚集了整个南方的贵族们,新进的河口镇的莱维茨伯爵,是掌管着运河的老牌贵族,长子今年刚集成爵位;瑞特辛那的伯爵,是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