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美丽的误会

发布时间:2021-06-10 05:56:00   浏览次数:87
下午四点多钟,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黑得像锅底一样,狂风大作、飞砂走石之后,一场毫无征兆的暴雨袭击了这座城市。这场雨来得又急又猛,下了快一个小时,却连丝毫停歇的意思都没有,我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只见天地间混沌一片,狂风裹挟着暴雨呼啸肆虐,恰似银河倒挂,弱水临凡

  我担心正在上班的香兰,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果然,她已经下班了,却打不到车回家,只能干着急。我让她先回办公室,一会儿我开车去接她。

  香兰的单位远在郊区,一路上大雨滂沱,路灯昏暗无比,连车灯都照不出数米远,虽然路上空无一人,我还是开得极其艰难,直到将近七点钟才来到香兰公司的楼下,待香兰上车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香兰今天穿了一身碎花连衣裙,黑色的连体丝袜,脚上蹬着一双包头的高跟鞋,打扮得比初次见她时年轻了许多,女人味儿十足。

  车外昏暗无比,连车灯发出的微弱光线也被吞没在这无边的黑暗雨幕之中,大颗大颗的雨滴击打在车身上,发出哗哗的声音。由于有了前两天电话做爱的经历,我们俩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在眼神里交换着浓浓的爱意。

  车子开出去不远,路过一片茂密的绿化带时,我想都没想,就把车子开了进去,白天都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更何况在这样一个黑暗的暴雨天。副驾上的香兰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她却沉默无语,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关了车灯,熄了火,我从驾驶座跨到了后排,伸手把香兰也拉了过来,女人的小手软绵绵,汗津津的。

  SUV的车厢并不十分宽敞,我们紧挨着坐在一起,借着微弱的天光互相凝视,彼此的心跳声更加激烈了,似乎随时都会跳出胸腔似的。

  随着车窗外一声闷雷的响起,一道惊蛇般的闪电划破天际,把黑沉沉的天幕撕开一道伤口,露出血肉般的红云。

  车厢里,我和香兰已经情不自禁地拥吻在一起了,我火热的舌头挑开了女人的柔软的唇瓣,闯进了女人娇嫩的口腔,和她滑腻的香舌激烈地纠缠在一起,女人吐气如兰,芬芳的津液被我尽情地吸吮,汩汩地在我们二人的唇齿间流淌,令人如饮醇酒般迷醉。

  我边深吻着怀中的熟女,边在心中赞叹不已,香兰果然人如其名,不仅身子香喷喷的,就连津液也是甜丝丝的,真是一朵馥暖柔媚的兰花,自己这段时间的功夫真是没白花!

  我的大手沿着女人的腰身一路向上探索,一直攀上了女人高耸的乳峰,虽然隔着衣服和乳罩,但入手处那份沉甸甸的触感还是提醒我,这果真是一对货真价实的D罩杯以上的丰满巨乳,我忍不住快活地呻吟出声。

  热吻之后,我就像一个初经人事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呼呼喘着热气,急不可耐地拉扯着女人的裙子,女人小巧的鼻翼剧烈地翕动着,喉咙里发出如泣如诉的娇吟:“轻点呀……小冤家……别扯坏了……一会儿还得接人呢……”

  夏天的衣物又轻又少,在女人的配合下,我很快就把她的裙子、乳罩、丝袜和内裤扒了个精光,接着,我三下五除二地把自己身上的衣物除了个干净,狭窄的车厢里就剩下两个赤身裸体又情欲高涨的男女。

  我把女人放倒在车后排,迫不及待地从她的樱唇一路向下吻去,经过修长的脖颈,到达秀气的锁骨,再到后来,我终于把这对饱满紧实的奶子实实在在地握在了手中了,和甜儿那对坚挺翘耸的青春玉乳比起来,这对浑圆硕大的熟女香乳虽然弹性没有那么的足,但胜在体型更加巨大,入手更加柔软,特别是那两只如樱桃般大小的乳头,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风骚和媚惑。

  这对母女花的奶子各有特点,都一样令我爱不释手,我喉咙里发出一连串幸福的闷哼,两手更加起劲地抓揉起这两团饱满丰挺的肉球来。

  揉捏到兴奋处,我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脸庞埋在了熟女那条紧密深邃的乳沟里,双手各握着一只丰腴到极点的乳房拼命往中间挤压,滑腻的乳肉和我的脸颊零距离地摩擦着,一股暖融融的乳香顿时在我的鼻腔里飘散开来,闻之令人心神俱醉。

  好半天,我才意犹未尽地从美妙的乳肉中抬起头,喘息着赞道:“香兰宝贝,你这对大奶奶实在太性感了,太好玩了,如果哪天我死去的话,一定是被你这对大奶奶给闷死的,啊,多么幸福的死法啊!”

  女人在我身下颤抖着、呻吟着,她已经处于迷醉状态了,口中语无伦次地说道:“喜欢你就摸啊……啊……随便你怎么摸……都可以……我的小丈夫……我的小男人……我要给你喂奶……我要给我的亲亲儿子……喂奶……给我的亲亲老公……喂奶!”

  成熟女人淫荡的呻吟声仿佛给我打了针兴奋剂,让我玩弄她双乳的动作更加的狂野和冲动,我张开大嘴,一口叼住一只樱桃般大小的乳头,用力吸吮起来,连部分雪白柔腻的乳肉也被吸进了口腔,另一只红艳的乳头被我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摩挲,其余手指深深地陷入了雪白的乳肉中尽情地抓揉,这就是哺育过甜儿的乳房吗?它的味道是那样的香甜可口,它的触感是那样的酥软滑嫩,它的尺码是那样的硕大饱满,以至于我都怀疑D罩杯的乳罩能否包裹得住这对巨大的软腻肉球了,不,不止D罩杯,肯定有E罩杯,这熟女绝对是中国女人中少有的“波霸”。

  身下的女人双手抱着我的头,螓首向上仰起,她的躯体在微微颤抖,小嘴里发出低沉的,像哭泣般的呻吟声,似乎在鼓励着我对她的哺乳器官的玩弄和侵犯。

  我在女人的成熟饱满的双峰上逗留了很久,连舔带咬地把玩了每一寸乳肉,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女人的巨乳。

  再往下,我打开了女人的修长玉腿,虽然已经是年过四旬的中年女人了,但香兰的皮肤没有丝毫的松弛,虽然不像甜儿那样的娇嫩滑腻,却也依然白晰润泽。

  经过熟女那片茂盛的芳草地,我用舌头舔舐着那颗珍珠般的阴蒂,这女人的阴蒂极其敏感,只要一被舌头碰触到,她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痉挛战栗。

  剥开女人的两片水灵灵的大阴唇,我的舌头抵达了女人最神秘,最隐私的肉穴洞口,我口中呼出的热气直扑女人粉嫩的肉壁,女人的双腿不由把我的头夹得更紧了。

  我把舌头卷起来,毫不费力地插进了女人的肉穴里四处搅动着,虽然无法过于深入,却胜在力道强劲,频率极快,女人的整个娇躯都禁不住剧烈地哆嗦起来,口中骚媚地浪叫着,大量粘滑的蜜汁如同开闸洪水一般涌出,把身下的车座打湿了一大片。

  可能是因为长期没有男人滋润的原因,香兰的下体保养得极好,咸咸的没有丝毫的异味,我越舔越兴奋,把她下体汹涌的淫水混合着口水咽了下去。

  身下的女人被这一通前戏玩弄得既舒爽又难受,她拍拍我的背,示意她要起来。

  我喘了口气,抹了把唇边湿淋淋的淫水,翻身靠坐在软绵绵的座椅上,女人转身跪伏在了我的双腿之间,她双手握着我硕大高耸的阳具,深深吸了一口气,迷醉地叹道:“好硬,好粗、好烫的鸡巴啊,小伙子的鸡巴啊,哪个女人不爱呀!”

  熟女张开小嘴,一口把我的肉棒吞进去大半,我立刻感觉到肉棒被一团温暖湿热的所在紧紧包裹住,女人口腔里娇嫩的肉壁摩擦着粗大的棒身,舌头在龟头和马眼周围转着圈圈,令我倍觉酥爽。

  熟女的口交技巧娴熟而温柔,对男人的兴奋点把握得极其精准,随着女人开始进进出出地吞吐着大肉棒,我只听见一阵“吸溜吸溜”的淫靡水声传来,细细的牙齿却没有丝毫刮到棒身,女人的一只小手轻轻爱抚着我的两只睾丸,给我带来一阵又一阵难以言述的快感,我快乐得差点喷射出来。

  甜儿在口交技巧方面跟她母亲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她并不喜欢口交,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才不情不愿地给我口过一两次,她的技术很生涩,大肉棒常常被她的贝齿刮得生疼,虽然她最终还是允许我在她的小嘴里爆发了一次,但浓浓的精华呛得甜儿咳嗽不止,眼泪都下来了,我再想让她给我口交,她死活不干,我只得无奈地放弃了。

  现在看到香兰的口活如此之好,这让我对继续调教那个刚破瓜的小处女,让她完全掌握口交技巧充满了信心。

  第一次实战,我更愿意射在女人的小穴里,因此,我拉起正跪伏在身下吞吐阳具的女人,示意她坐到我腿上。

  我很喜欢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做爱,一来可以观赏女人自己把阳具套进小穴的媚态,二来可以腾出手来玩弄女人的双乳,对于胸大的女人更是如此。

  和有经验的熟女做爱就是省心,因为她知道你想要她做什么。香兰就是如此,当我示意她坐到我的腿上的时候,她已经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她犹豫了。

  虽然我们短信调情、电话做爱,直到现在我们赤裸相对,互相口交,都还在她内心划定的红线之内,可是她一旦坐到我的腿上,当我的阳具突进她肉穴的那一刻,我们的关系就彻底地变质了,她不仅是甜儿的母亲,而且也成为了我的女人,和女儿共享一个男人,这个良家妇女在心理上还或多或少存在着障碍。

  我当然明白香兰在犹豫什么,伸手温柔地爱抚着香兰的香肩,轻声说道:“香兰宝贝儿,都到这一步了,你以为我们还能回得去吗?”

  女人娇躯轻颤,内心似乎仍在痛苦地挣扎,黑暗中,我只能模糊地看见女人脸庞的轮廓,却看不清她面部的表情,我也不催她,只是默默地等待着。

  许久,在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变卦的时候,这位中年熟女终于轻叹一声,既是无奈又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她直起身,用一只玉手握住我的大肉棒,缓慢但是坚决地对准了肉穴坐了下去。

  “啊!”当粗壮的阳具最终插入饥渴的阴户时,我们俩同时低呼出声,经过充分润滑的肉棒在同样滑腻的蜜道内毫无阻碍地一插到底,直没至根。

  老天爷啊!佛祖菩萨啊!多少日子了,我终于肏到我女朋友的母亲了!

  虽然我和香兰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由于甜儿的存在,我们又存在了特殊的亲情关系,然而就在这一刻,在这个漆黑的暴雨天,在这个并不算宽敞的车厢里,我们不约而同地褪去了社会赋予我们的角色与身份,各自还原成为了纯粹的男人和女人,两个性欲勃发,又相互吸引的男人和女人,我们将用原始而激烈的交媾将道德和伦理彻底地踩在脚下。

  我的大肉棒完全插入了香兰的肉屄里,虽然生过孩子,又已经年过四旬,中年艳妇的阴道不可避免地有些松弛,但因为性交次数较少,娇嫩的花径甚至比一些滥交的嫩模还紧窄一些,我都有点想感谢老宋了,正是因为他的无能,他的妻子才能保养得如此美妙。

  这段时间,我只有甜儿一个性交对象,因为甜儿刚破瓜不久,我不敢玩得太过火,每次做爱都是很小心地询问甜儿的感受,一旦她感觉不舒服或者疼痛,我就立刻降低抽插的频率,甚至提前射精,这虽然让甜儿产生了被宠爱的感动,但我却无法尽兴地挥洒自己的本领,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现在面对甜儿母亲,这样一个美貌的艳妇,这个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已经完全成熟的女人,我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我揽着香兰的腰身,随着她起伏的节奏上下耸动着巨棒,毫无顾忌地把肉棒顶到阴户的最深处,黑暗中,两具赤裸的肉体一次次相撞,不断地发出“啪啪”的淫乱声响,混合着女人妩媚的娇吟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奏响着男欢女爱的欢乐节拍。

  就在我和香兰颠鸾倒凤,尽情享受着性爱的欢娱之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尖利的电话铃声仿佛黑暗中的一道闪电,又像沉闷中的一道惊雷,把痴迷于性交快感中的我们给惊醒了。

  看看手机,是甜儿打来的,时间已经快九点了,我不由感叹时间流逝的速度,为什么欢乐的时间总是这么短暂。

  香兰吓了一大跳,就像被人捉奸在床的小三似地,心慌意乱地想从我身上起来,我一手拿电话,一手按着香兰的香肩,示意她不要动。香兰见我的电话已经接通了,只得无奈地停下,只是我的大肉棒还有一半正插在她的蜜孔里,那姿势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电话那头传来甜儿软糯的声音:“亲爱的,你到火车站了吗?我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啦!”

  我清了清嗓子说:“还没呢,我还在你妈单位呢,今天下大雨,你妈下班打不到车,我就来接她啦,一会儿我们一起接你去,不过路上不好走,可能要耽误一会儿。”

  电话那头,我的小女友甜甜地笑着:“你可真会拍马屁,难怪我妈那么喜欢你,我妈在吗?我跟她说话!”

  我心想暗笑,你妈何止喜欢我,你妈简直爱死我了!

  我打开免提递到香兰嘴边说:“妈,甜儿找你!”

  说到“妈”这个字的时候,肉棒忍不住向上一顶到底,香兰猝不及防,发出了“啊”的一声惊叫,她赶紧捂住嘴,幽怨地看了我一眼。

  甜儿在那边却是听见了,就听她在电话那头问道:“妈,你怎么了?”

  我心中暗笑,你妈怎么了,你妈正爽着呢!想到这儿,我忍不住又顶了女人几下。

  香兰一面忍受着我的侵犯,拼命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异样的声响,一面强作镇定地跟甜儿解释道:“刚刚接手机的时候差点把茶杯打翻,没事儿。”

  甜儿本来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听她妈妈这样解释便也没多想,接着说道:“妈,我出去五天了,你想我没有啊?”

  香兰的肉屄被我的巨棒填得满满地,一只硕乳又被我捏在手中肆意把玩着,正是身酥体软的时候,巴不得甜儿赶紧把电话挂掉,但不好说得太明显,只得顺着甜儿的话敷衍道:“当然想我的乖乖女儿啦,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怎么都不打个电话给我呀!”

  甜儿在电话那头撒娇地说道:“人家忙嘛,白天要培训,晚上要逛街,等回到宾馆都十点多了,怕你睡觉了,不想打扰你嘛!”

  睡什么觉,你妈每天都跟我玩到零点以后好不好!我觉得好玩,差点笑出声来。

  香兰听到动静,知道我是在取笑她,不禁有些脸红,她伸手在我胸口掐了一下,对甜儿说道:“我手头上还有急事在搞,等搞好了就和小林一起来接你。”

  说着,这女人就忙不迭地把电话挂掉了。

  我把香兰从我身上抱下来,让她在座椅上跪好,美艳妇人身子软绵绵地任我摆弄。

  我挺着大肉棒从后面插入女人的小穴,双手探到女人胸前揉弄着那双巨乳,这对巨乳像一对木瓜似的悬挂在女人的胸前,越发显得巨大而饱满。

  我下体耸动着,不断地驱动粗大的肉棍在女人淫湿的阴户里插入拔出,直干得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女人的阴户隐隐开始抽搐,在肉棒的大力插弄下“叽叽”作响。

  我俯下身子,边舔吸着女人的耳垂,边挑逗地说道:“香兰宝贝,你刚才是不是告诉甜儿,我正在搞你啊!”

  “没有啊!”沉浸在在醉人的快感中的女人被吓了一跳,仔细回想一下才拍着胸口说:“我是说我手头上有点事在搞……”

  我哈哈大笑着说:“其实你说得没错,等我们俩搞好了就去接她,你说甜儿要是知道我们俩正在搞,她会怎么想?”

  女人的身子僵了一下,她回过头哀求道:“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甜儿,我不想伤害她。”

  我伸出舌头,在女人光洁的背部画着圈圈,含含混混地安慰她道:“跟你开玩笑呢!放心吧,我对你们母女俩都是真心的,我要把你们母女俩捧在手心,让你们一辈子无忧无虑、开心喜乐。”

  我这番深情的表白感动了身下跪趴着的女人,她有些哽咽着说:“小林你真好,我爱你!永远爱你!”

  女人明显动了真情,她示意我不要动,自己一前一后地快速运动着,用滑腻的阴户套弄着大肉棒,让我既省力又能享受到肏干女人的快感。

  不一会儿,女人呻吟的声音愈发高亢起来,她的子宫和阴道开始了有规律的抽搐,我知道女人的高潮快要来临了,而我也在她的尽力服侍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与快感,便配合着女人的动作大力抽送起来。

  几十下之后,身下的女人尖叫一声,子宫口和阴道内壁同时剧烈地收缩着,就像若干只小嘴一齐奋力地吸吮着我的肉棒一样,我再也忍不住了,顺势一把将大肉棒顶到了女人阴道的最深处,随着一阵触电般的快感从下体直冲大脑中枢,性交的快感陡然攀升到了极乐的巅峰,阳具不由自主地跳跃起来,一股股精液忽地激射而出,完全侵入了女体最深处那片肥沃的土壤里。

  这一次的高潮来得分外猛烈,香兰把头埋在座椅里,口中不断发出低低的娇喘声,柔软的胴体紧绷着,玉腿上的肌肉剧烈地痉挛着,正享受着人世间最甜蜜畅美的快感,熟女阴户产生阵阵醉人的律动,就好像在给半软的肉棒做着按摩一样,舒服得我眼睛都眯了起来。

  待大肉棒完全软化后,它才恋恋不舍地从熟女的蜜道里掉了出来,带出了少量的精液和淫汁。我拿出餐巾纸给香兰和自己都清理了一下,又把女人抱在了怀里,怀中的艳妇粉面发烫,双眸紧闭,她死死地搂着我的腰一动不动。我知道高潮过后的女人最需要男人的呵护,因此不急不缓地闻着女人的发香和体香,听着她胸膛剧烈的心跳,轻轻地爱抚着女人光滑赤裸的玉体。

  许久之后,女人长舒口气,睁开如丝媚眼,她在我唇上吻了吻,娇滴滴地呢喃道:“刚刚我感觉好像每个细胞都浸泡在快感中,身子变得越来越轻,就像快要飞起来一样,那感觉真是奇妙极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做爱居然可以这么舒服,你可真厉害!”

  我知道老宋不行,家里放着这么个大美人实在是浪费了,不由怜爱之心大起,我抚摸着香兰的秀发表态:“放心吧,以后有了我,保证你每次都像今天这样高潮迭起。有了爱情的滋润,我的香兰宝贝绝对会变得更加美丽性感,更加青春靓丽。”

  一番温存之后,时间已然不早了。我和香兰赶紧穿好衣服,我把车子重新发动起来开上了路,这时候雨已经下得小了一些了,回顾刚刚那一场疯狂的交媾,真让人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对了,我刚刚射了那么多进去,不会让你怀孕吧!”我边开车边问道。

  香兰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端庄高雅,她边拢着散乱的秀发边斜了我一眼:“这会儿关心起人家来啦,刚才怎么没见你担心这事哪?就顾着自己舒服,问都不问,直接就往人家里面射,那射那么多,坏死了你!”

  “不过你别担心,我已经上过环了。但是你和甜儿那个的时候要注意一点,她还小呢,避孕措施一定要做好,打胎很伤身子的。”

  我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放心吧,我们每次都用套子的,有时候还用好几个。”

  香兰伸手在我肋下用力掐了一把,娇嗔道:“你这个坏人,不知道哪儿来的坏心思,搞了人家女儿不算,还把主意打到人家身上,这回好了,我们母女俩都被你搞过了,都是你的女人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满意,当然满意,我心满意足,志得意满!不过我还是假装无辜道:“当初在卫生间里,还不是你撅着屁股挑逗我?人家很无辜的,好不好!”

  “啊!胡说!我哪有!”香兰惊讶地叫了起来:“明明是你不老实,总是趁人家弯腰的时候故意碰人家的屁股。还有,你那天穿的什么裤子啊,那么一大条直接印在裤子上了,羞死人了!”

  “是这样吗?”我故作诧异地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我们都误会了,真是个美丽的误会啊!”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下午四点多钟,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黑得像锅底一样,狂风大作、飞砂走石之后,一场毫无征兆的暴雨袭击了这座城市。这场雨来得又急又猛,下了快一个小时,却连丝毫停歇的意思都没有,我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只见天地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