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记忆里的夏天

发布时间:2021-05-03 04:08:49   浏览次数:973
  我非常喜欢夏天,同龄的女孩子们会穿上凉鞋,在学校、在院里,我总要若无其事般地偷偷扫两眼她们的光脚,然后在心里云挠她们两下,聊以慰藉。我更热爱游泳班,那里我甚至可以有机会看见小姑娘们的脚掌,最大胆的一次便是我挑熟人下手,在游泳池里寻到时机挠了几下小学同桌江鹭的脚丫,甚至轻轻咬了一口

  那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机会了,即使这样都让我兴奋了一段日子。

  等到我第一次受到音像的冲击启蒙,是一部那时叫做《神龙斗士》的动画片(现正式译作《魔神英雄传》)。我是在一次边玩玩具边看这部动画片时发现了那经典一幕,片中的小萝莉西米格与不良正太开比西被坏人抓走,吊绑在地方老巢一处密室里进行进行了逼供,当然用的就是挠脚心的方式。

  我的小手拿着玩具举在半空,看着电视直发愣。

  那个片段对我来说就如同小黄片一样让我难为情,不敢看可又想看,它确确实实地勾起了我心中不为人说的秘密,高度重合了我梦想一幕的相性,既是把女孩子用绳子绑起来挠脚心。虽然没有过多渲染挠痒的细节,但是那片中人物神态的精良制作与辽艺优秀的配音,给少年的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我不落一集地开始了「追剧」,不知过了多久,这部动画片似乎都开始了整部重播。直到某一天又一集,主角瓦塔诺和虎王调查一个村庄的时候,被一群笑呵呵的村民抓住了进行了全身挠痒,逼迫他们笑出来避免惹到村中的邪神发怒。

  被称为救世主的瓦塔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如同一个普通小男孩般败在村民的挠痒下疯狂大笑,我感同身受般为他难过和羞辱,这个镜头竟让我有了一股很急的尿意,放下作业本我就冲进了厕所。

  从此我便痴迷于寻找书中、电视剧中、动画片中的「要素」片段,纷纷杂杂在此不多叙述。偶然间能遇到我都如获至宝反复观看,臆想着把自己代入其中。

  甚至每晚睡觉前都要在被窝里自导自演含有「要素」的一出戏,一般是以少年少女为主角的故事,充满各种奇幻历险元素,但终归要回到挠痒这一个主题上。无论是作为施暴者还是被惩罚的对象,我都要去尝试挠痒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虽然不那么痒,可我却乐在其中……该书归正文了。

  「你怎么啦~ ?小木~ !」

  百惠的一声轻呼,让我如梦初醒。

  「啊!没、没怎么,我找拖鞋……」

  我赶忙把视线从她的小脚上移开,开始漫无目的地搜索着地面。

  「呵呵~ ……我家没有拖鞋,我在家从来都是光脚的~ !你就脱鞋直接进来吧~.」百惠向我解释道。

  「啊?那、那行吗~ ?」我有些不安,倒不是因为自己的脚很脏或是有味道,我是一个很讲卫生的男孩子。只是因为在一个小姑娘家要和她一起光脚,就觉得很奇怪,有点不好意思。

  「哎呀你快进来吧~ !别磨叽~ !」百惠说罢转身就走,小小的身影从玄关消失了。只听光脚丫一下下踩在地板上,传来啪嗒啪嗒的一声声脆响,而后停下又是一阵水龙头打开的声音,想必是去洗手了。

  「哦~.」我应了一声,轻轻放下足球。然后磨磨蹭蹭地脱下球鞋,盯了自己的白色球袜一阵,再缓缓褪下,卷起袜子学着百惠的样子一边一只塞进球鞋里,再把它们放到鞋架上。

  百惠的家很大,起码比我家大很多。她的家非常整洁干净,地面上都没有多余的零落杂物。我慢慢穿过门厅,光着脚站在客厅的地板上,并不觉得脚下很凉,如今想来她家的地板一定用了非常优秀的实木板材。

  哗啦啦的水声还在响着,我不想独自一人站在客厅里,就朝卫生间走去,门是开着的。我很好奇她为什么洗手洗了这么长时间,等走到门口才傻了眼,原来这个小姑娘并没有洗手,而是在洗脚。

  百惠的个子不高,她把一只腿脚抬起放在面前的洗手池里,另一只脚已经是半踮着站在卫生间的瓷砖地面上,显得有些吃力,光裸的小脚跟都上下轻颤着。

  见我来到她面前,她一边洗着脚丫一边扭头冲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别觉得奇怪,我妈有洁癖~ !每次到家我都要先洗脚的,嗯~ ……你也来洗洗吧~ ……」说罢,也不知道是羞于在我面前洗脚,还是已经洗完了,她关上水龙头,小胳膊一伸拽来一条毛巾,裹住自己洗手池里的那只脚儿擦干。随即裙摆轻挑,把腿脚收回来落在了地面,接着又拿过一条干毛巾递给了我。

  「这条毛巾没人用的,喏~ ……」

  见我有些呆滞地接过毛巾,小姑娘扑哧一乐,就从我旁边擦身而过了。我有些无语,但还是遵守了百惠家的规矩,可是我不能把脚也伸进人家的洗手池里,我直接在墙角的拖布池完成了清洁。真奇怪,她家的卫生间竟然砌了一个清洁墩布的池子,就这样想着,我也洗完脚擦干走出卫生间。发现百惠双手推着拖布拖着客厅的地板,而那片区域正是我刚经过的。

  「你在干嘛呀,我、我的脚也不脏的……」看着她忙碌的小小身影,我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咯咯~ ……不是脏,而是你脚上有汗,刚才地板上全是你的一个个脚印儿~ !」百惠拖完了地,一手攥着拖把杆,一手指点着地面笑着数落我。

  「那、那不是汗!是我的袜子也湿了!」我急忙辩解。我的脚如果没踢球的话本就不会出汗,被她误解了我很是尴尬。

  「随便啦,反正我都擦干净了~ !你去沙发坐坐,我去拿卡~ !」百惠根本不在乎我的解释,把拖把扔到了卫生间的墩布池里,然后光着脚就跑开了,似乎对换卡这件事非常着急。

  我有些恼怒地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小木~ !你还是进来找吧,我这儿一堆重复的,都挑花眼了~ !」百惠在她的房间叫我,我只好起身过去。

  她的房间也很是规矩,一张小床和书柜靠在墙边,小床上还摆着几只布玩偶,斜对面是张课桌,卧室中间还挺宽敞。百惠此时盘腿儿坐在屋中间的小地毯上,墙角立着她的衣柜。此时她正摆弄着面前散落一地的宝可梦卡片。

  我学着她的样子也盘腿坐在她的对面,和她一起整理散落的卡片,查找是否存在我没有的宝可梦。如果一张卡片我拥有了,我就念叨着「有了、有了」,然后把卡片扔到她的腿边,借着这个机会,我的眼神可以很自然地瞟向她藏在裙下的脚丫。

  她的裙摆遮不住的只有小半个脚掌而已,可能是因为被腿压住的原因,那小半个脚掌和五颗脚趾宝宝都是红扑扑的,脚趾肚儿里好像还粘上了地毯的毛毛。

  随着百惠够向离自己远一些的卡片,那只脚丫也不时伸张一下,跟着一起吃劲儿,显得十分可爱。

  「原来我有的卡你都有呀~ ,唉~ ……」

  随着百惠的一声轻叹,她泄气地把整理好的卡片朝地毯上一丢。很遗憾,找了半天她也没能从自己的收藏里找出一张我缺失的。

  「没关系,刚才我都说了,口呆花就送给你了。」我大方地向她安慰道。

  「那怎么行,这对你不公平~ !」百惠抬头看向我,眼神很是认真,那较真儿的样子反倒将了我一军。

  「呃,要不这样,你喜欢这张卡,我就用这张口呆花挠你十下脚心儿,就当交换了~ !」「啊……?」这是一句大胆的浑话,却让我憋不住说了出来。我抓住了这个只和她两人在家的机会,痒虫上脑,直接抛出了这刚刚想到还未成形的计划,甚至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的直接。百惠立刻呆住了,仿佛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又或者是完全听懂了,却搞不明白我怎么能把换卡和挠脚心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总之是有些发愣地看着我。

  「你、你说你要挠、挠我……脚心儿~ ?」百惠有些口吃般地重复了一边我的意思,这让我觉得脸颊立时烧得滚烫。

  「不、不行就拉倒~ !」年少的我觉得丢了很大的脸,连声调都变了,连忙叫着打起了圆场。

  「不、不行~ ……」

  偷鸡不成蚀把米,百惠害羞地拒绝了我。她缩了缩脚,把裙摆彻底盖住了那小半个脚掌,显得很是紧张。得了,这回别说挠了,连看都看不得了。

  「好吧~ ……那这张卡还是送给你~ ……」我满脸通红地丢下那张口呆花,失落地起身走开。此时我只想赶紧逃回家,躲开这屋子里的尴尬场面。

  「小木~ ,等等~ !」

  百惠小声叫住了已经到卧室门口的我。

  「又咋啦?」

  有戏?我的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连忙转身看她,目睹了我今生永远无法忘却的一幕。

  此时的百惠仍然乖巧地坐在地毯上,却已经伸出了两只小脚丫,脚跟轻轻地压在散落一片的宝可梦上,扬起光裸的脚底板儿,正对着站在门口的我。她的小手按住大腿上的裙摆,遮住女儿家的隐私,殊不知少年的我对那遮住的部位其实丝毫不感兴趣,我的眼神根本就离不开那两只稚嫩的裸足。

  这个小姑娘的脚丫就那样软软地搭在我眼前,那样的小巧可人。微微隆起的脚掌粉嫩嫩的,凹陷的脚心窝却一片白皙。光洁的脚底板儿上没有一丝肉褶,就像她苗条的身材一样。她的十颗小脚趾头圆鼓鼓的,每根脚趾跟之间都略有小小的缝隙透着光亮……「十、十下,就十下哦~ !」百惠颤声说着,语调中似是下了什么决心,却藏不住那份胆怯与羞意。

  她的脚儿也随之左右摇摆了两下。

  雨下个不停,一阵凉爽的急风穿堂而过,激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也让人精神一振。我惊慌地发觉到,我的小牛儿已经梆硬得笔直,烧得滚烫!却受到三角内裤的压迫,紧紧贴在我冰凉的大腿上!在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它的剧烈与真实!

  「青春期生理健康手册……」

  我用连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呢喃道。

  「你……刚才还说不行呢!怎么这会儿又行了~ ?」我慢慢走过去,盘腿重新坐回地毯上,尽力保持风度不去瞟向她的脚儿,只看着她的小脸。同时双手尽量挡住裆部,避免百惠发现我的丑态。

  「我、我脚心怕痒~ !所以也得让我想想呀~ ……」百惠有些埋怨地瞪了我一眼,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她的小脸涨得通红,想必也和我一样紧张与害羞。

  「那……我可挠了~ ……」

  说罢,我捡起了地毯上那张口呆花,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用纸卡片的一角自下而上地轻轻刮过她的光脚板儿——「哎呦~ !咯咯~ ……」百惠浑身激灵一下,乐出了声!她立刻痒得把那只脚儿缩了回去,同时用小手使劲蹭了蹭被刮过的脚底板儿,好像这样就能把刚才的痒感揉没了一样。

  「哎~ ?这可不算数啊~ !你耍赖,你得连续被我挠十下不许动~ !」我连忙叫道,马上向她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

  「那你刚才也没说呀~ !」百惠仍用小手捂着一只脚丫争辩道。

  「不行不行,重新开始!刚才那下不算数,不算数!」我捏着卡片对她连连摇头。

  「好吧好吧!给你挠给你挠~ !」她嘟囔着,不情愿地把脚伸了回来。

  这一来二去的订规则,反而使我们都没有刚才那样尴尬了。百惠可能只想让我赶快挠完这十下取得卡片,而我却还沉浸于她刚才痒得缩脚那一幕给我带来的惊喜……「这回可不许动啊,一~ ……」我拉着长音数数,同时再次用纸卡角再次袭上了她的脚底,这回是直接快速地刮了一下她的脚心窝。

  「唔~ ——」

  百惠捂着小嘴,小身子向后一仰,生生地挺住了这一下,她的脚跟死死压在一堆卡片上,把本是红润的脚跟儿都压得有些发白,同时立刻蜷起了脚掌,脚趾头们纷纷向我弯下了腰。

  「哎哎?不许蜷着,别蜷着~ !」我捏着卡片冲着她的脚丫连忙发号施令,给她制定新规。

  「你讨厌~ !」百惠松开捂嘴的小手嗔了一句,随即乖乖张开脚掌,这回把脚趾头都分得开开的,任我继续。

  「二~ ……三~ ……四~ ……」

  「哎呦呦~ ……嘶~ ……呼~ ……」

  我就这样数着,那硬硬的纸卡角一遍遍刮过她的脚心窝。百惠痒的小身子前仰后合,小手也顾不得捂嘴了,只是撑在地毯上支住身体。她的小嘴巴里嘶哈出声不停,紧紧闭上大眼睛,那满脸难受劲儿就别提了。小脑瓜随着一下下刮脚心儿来回摇晃,甩的双马尾左右飞扬……「五~ ……六~ ……七~ ……」「咯咯~ ……讨厌~ ……嘻嘻~ ……痒死我了~ ……」我十分珍惜这最后几下机会,用卡角从脚跟擦到她的脚趾肚,贴了一条弧线蹭了她整个脚板儿,丝毫不遵守「只挠脚心」的规则。可惜百惠似乎因为受痒着往了刚才的约定,又或许是想赶紧忍了结束,不管不顾地生挺。她的小嘴里已经是咯咯乐出了声,笑着叫着埋怨着,不知是否后悔了这种交易……「八、九、十~ !」「哇呀哈哈哈哈~ ……!」我突然变换了策略,用卡角瞄向另一只未曾被照顾的脚丫招呼过去,那只脚儿本是瘫在一边神经反射般地不停轻颤着,谁料此刻突然受到了袭击,连反应都来不及,被我激烈而快速地连刮了三下脚心儿!

  百惠痒得胳膊一软,小身板打了个挺,立时躺倒下去,同时双脚抬起来都飞上了天,两只脚跟粘了几张宝可梦卡片也扬到了半空。她终于憋不住大笑起来,冲着我连续蹬腿儿,马上又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小姑娘连忙坐起盘了腿脚遮好裙摆,到这时她小脸上的笑意都未消逝……「给你~ ……」我伸手一递刚用来刮她脚板儿的卡片,向她正式交接那张口呆花。

  「你呀,你可让我费了好大劲儿~ !吃了好多苦~ !」百惠高兴地接过,一手捏着卡片,一手对着它指指点点地数落着。

  我感觉自己的小牛儿在此时才终于软了下去。

  「小木~ ,你用这样的方法和我换卡……是不是听我姐和你说过什么~ ?」百惠把卡片插到卡册里,突然问了我这么一句。

  「什么?听谁说?蓉蓉姐吗?」我没头没脑地回答,根本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我所说的这个蓉蓉姐,是百惠亲戚家的姐姐,她比我们要大上八九岁。听说似乎是因为到这个城市上学的缘故,她一直在百惠家住,如今是暑假,她自然不在这里。

  我对蓉蓉姐的印象是她总爱穿一身干净飒爽的白T 恤、牛仔裤,青春靓丽。

  她没事儿的时候会在大院里逛逛,喜欢看我们小朋友玩耍,对大家也很好。她是一个行事利落,说话干脆的大姐姐,女孩子们都愿意围在她身边。毫无争议,她是我们院子里的大姐头。

  我还记得她会因为我的进球而喝彩,当时我蛮不好意思的。有时她也会因为我的胡闹而喝止我,比如上个平房爬个水塔什么的。总之她是我非常尊敬又有点惧怕的大姐姐。此时百惠突然提起她,弄得我不明所以,只好向她再次发问—— 「你说蓉蓉姐和我说过什么?最近我们没有聊过天呀」「没事啦~ ……别问了~ !」百惠小脸一扭,不再回答我的问题。

  雨停了,屋里的空气都被穿堂的风雾吹得十分清新,使人神清气爽。

  「呃,素利拍尼多娜什么的,你还要不要~ ……」我干巴巴地对百惠问道。

  「还是用挠脚心儿换嘛~ ?」她似是试探地看了我一眼。

  「这个嘛~ ……当然了。」我顺杆就上。

  「那咱俩的事儿你不许告诉别人~ !」百惠满脸认真,压低声音又急促地对我说道。

  「我发誓,我绝不告诉别人百惠用挠脚心儿和我换神奇宝贝卡~ !」我对着天花板举起手掌,郑重地说道。

  「去你的~ ,说的好恶心~ !行吧,明天你再来我家换~ ……今天你该回家啦~ !咯咯~ ……」这句轻快说罢,百惠一边咯咯笑着一边光着脚丫啪嗒啪嗒跑开了,只留我一个人傻呆呆坐在地毯上。

  我感觉我的小牛儿又要立起来了……

  那天晚上,我从床下掏出塑料桶做的存钱罐,把里面的纸币钢镚全倒出来数了一边。第二天上午,我就去小卖部包圆了所有的大大牌泡泡糖,回到家全部拆开,得到了很多张百惠没有的宝可梦卡片。存钱罐里再也没有少年的积蓄,而是满满当当的泡泡糖。

  我躺在床上,嘴里吞了四块泡泡糖使劲嚼着,那令人窒息的甜腻使我的喉咙如同涂了一层蜡。用尽全身的力气,我忍着腮帮的疼痛吹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泡泡,经久不破。那粉色的糖泡泡里装满了我的兴奋与期待。

  接下来的几日,足球、电视、游戏、气枪都被我纷纷冷落。我在每天的下午都会偷偷如约而至来到百惠家,和她进行挠痒与卡片的交易。

  「哎呦嘿嘿嘿~ ……咯咯咯~ ……你涨价~ !耍赖哈哈哈~ ……」「快泳蛙这张卡五十下,你不是也同意了嘛~ !」「太痒了太痒了哈哈~ ……受不了了咯咯咯~ ……!」「你别乱动啊~ !乱动可不算数~ !」「说好的用卡片的,你怎么还用手挠~ !你也说话不算数~ !」「那我不给你卡了~ ……」「不行不行~ !都挠到一半了~ !」「那你就忍着吧。」

  「烦人哈哈哈哈~ ……!痒死了咯咯咯~ ……」那是我整个暑假最快乐的一段时光,百惠的小脚丫被我变着花样的玩弄。或是用卡片轻刮她的脚趾缝儿;或是用指甲快速搔她的脚心、脚掌;又或是用手指轻轻拂她的脚背,再捏捏她一颗颗脚趾头。总能带给她不一样的刺激。

  那绵软柔嫩的脚儿稚气未脱,即使小学毕业了,仍没有大人的骨感或丰腴。

  洗得干干净净,摸起来溜溜滑滑,胆怯着、无奈着接受我手指的侵犯。实在忍不住了的抖动、确实挺不了了的缩脚,都向她们的小主人可怜巴巴地诉说着难受。

  可还是被百惠一次次无可奈何地奉上,接受痒感的到来……在那张温暖的小地毯上,这个小姑娘每天都乐不可支,一方面是来自小脚上的痒意,一方面是逐渐丰厚的宝可梦卡册。她害羞地或卧或伏,把光脚板儿交给我任意处置,用极为敏感的痒痒肉与动听的娇笑声,换来一张张心仪的卡片,换来一次次我不为她知的勃起。

  无论是多么用力扣着手指,无论是多么使劲甩着脑瓜,无论是多么压抑的呻吟,都缓解不了那如同要了小姑娘命一般的酸麻。裙子扭得出褶、头发甩得纷乱,小脸憋得通红,甚至好几次眼角都痒出了泪花,却依然阻止不了她收集宝可梦的决心。

  在一天从她家尽兴而归后,入夜我做了一个关于她的梦。

  梦中的我和百惠都穿着小学时的校服,一起拉着手奔跑着,我和她都是那么的快乐。直到发现了一颗好大好大的树,百惠脱去鞋袜,光着脚丫就爬了上去,还很快活地叫我跟上。我不甘示弱地也爬了上去,追赶在我上方的她。

  她白白嫩嫩的脚儿就在我眼前,我想够一下却一直用手够不到。很奇怪,无论我多么卖力,我都追不上她的身影,摸不到她的脚丫。这棵树好高好高,爬到我都有些怕了,可是百惠却已经坐在了一枝大树杈上,用光脚板儿正好能轻轻地踩了一下我的手,在催促我也上去……那每个白日我能感受到的温软触感,从我的手上一闪即逝,让我有些失落。

  我正想紧爬两下挠一下她的脚心作为报复,空中却突然刮起了猛烈的风雨,把我吓得紧紧抱住树干,使劲夹紧双腿。,那风雨就越小,而稍稍放松风雨就会变得更凶,要把我生生刮下去!

  我战战兢兢地朝上方看去,不知为何百惠的位置却没有疾风骤雨,她可以悠然自得地坐在树杈上,似乎并不着急于我的境遇。她温柔地对着我微笑,冲我一下下扬起光脚板儿,还慢慢安慰着我——「再夹紧点儿~ ……小木~ ……再夹紧点儿就不会掉下去了~ ……」我听从了她的话,双腿继续使劲儿。很奇怪,越使劲儿就越舒服,感觉就像酣畅淋漓地排尽了小便,然后浑身忍不住抖一抖的那种痛快……那双可爱的小脚丫还在我的眼前摇啊,晃啊……第二天早上,我是被裆部一阵凉丝丝的感觉引醒的。起身坐在床上,我对着自己内裤湿漉漉的一片陷入了沉思,要说是尿床了,那不可能,我都多大孩子了,再说尿床的话也不能只尿湿了内裤却没尿湿床单。用手向里摸去,那湿漉漉滑溜溜的液体也不像尿液,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才明白,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梦遗。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我非常喜欢夏天,同龄的女孩子们会穿上凉鞋,在学校、在院里,我总要若无其事般地偷偷扫两眼她们的光脚,然后在心里云挠她们两下,聊以慰藉。我更热爱游泳班,那里我甚至可以有机会看见小姑娘们的脚掌,最大胆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