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淫妻癖或绿帽倾向的心理分析

发布时间:2021-05-03 04:08:49   浏览次数:930
        

        从西安回来的国庆假期。原来约好的男人临时有事,本来松了一口气,但先生像变魔术一样变了好几个立马可以实现的备选供我挑选,我也是真的服了。这次心态自如很多,那就选个年轻、帅气、健壮的吧,于是按照先生的备注选了一个NT、24岁、身高183、体重79、生殖器15厘米的退伍军人,照片是个板寸头的乐呵呵的小伙子。时间仓促,“试探”和“寻欢”就放在一天了,虽然是临时补位,小伙子还是挤时间去挑了一支口红做见面礼。小伙子非常青春活力,人帅嘴甜,一口一个大哥小嫂子,一副为人民服务鞠躬尽瘁精尽人亡在所不惜的样子。虽然好几个月了,但小伙子:“小嫂子你不要客气,一切都是你说了算,就拿我当免费的鸭子。你和大哥快乐,我就快乐。”的经典台词,想起来还是忍俊不禁。而且小伙子真的是体力充沛,真的是被“睡服”了,事先说一夜只做一次,才发现原来是一次做一夜的意思,后来实在忍不住投降求饶了,回来以后昏睡了一整天才恢复过来。以至于后面好几个月里,先生一直拿“小嫂子”的梗取笑我,真的是听到就要腿软。

         后来是1月,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拖到月末。过程中,先生跟我分享了一篇淫妻癖或绿帽倾向的心理分析的文章,当中说到其实也有羡慕女性的身体,在看妻子的性交过程中带入妻子的角色,感受女性的快乐。联想到他女装的癖好,甚至与“候选人”们交流的QQ也是他自己的女装头像,还有他最初的幻想就包括我被调教和羞辱,我大概有了方向。他说2011年刚工作的时候微博上关注的一个大V,当时网络环境还没有这么紧张,这个大V会搬运很有美感的捆绑、束缚、SM的无码无水印的高清图片到微博,他存了很多图,后来这个大V自然难逃被封号的命运。推特上这个ID类似的人主动联系先生时,先生确认了一下竟然真的是十年前的大V之后,惊喜得不得了。我去看了一下他的内容,看到ID后面醒目的S和简介我就知道,如果我去见他,先生会非常高兴。但是他的简介中关于“心理控制”的部分让我非常顾虑,沉沦对一个男人的迷恋依赖的痛苦,我不想再次经历。QQ上,他和先生的聊天内容都是大段大段的文字,看得出还是很认真对待我们的。于是我和先生决定去见见,约在了他的店里。出门之前,先生甚至按照他的要求带着贞操锁穿上事先要我两天没换的内裤,看到先生开心地整理道具甚至过夜的东西时,我心里觉得还是挺欣慰的,至少他是开心的。约的是周六下午,但我周五凌晨三点就紧张得睡不着了,心里乱得不得了,只好不停地打字打字打字打字。下午我故作轻松地主动申请开车,到了S约定的地点停车的时候还是不小心蹭了柱子,先生拉下脸好一顿训斥,我下来换他到驾驶室,我坐上后座戴上口罩。S上了后座,送了我一份礼物,我说了谢谢,他没有回应。然后他说在停车场车里聊一会吧。我能感觉到他和之前男人明显的不同,他身量不高却气场强大,控制着聊天的节奏。我也感受到先生明显的不同了,以前但凡有人在先生面前表现出一丝自负控场的样子,先生会立马全神戒备稍不控制就火力全开,但是今天他对于这个S来来回回的几次换停车场、换停车位的指令一点没有反感。对于S对我摘口罩、下车去他店里转转的要求,先生也一反常态没有站在我的立场,不顾我再三地抗拒,一直鼓励我听话。我只好跟着他们一起下车,却一直坚持没有摘口罩。进了商场S先回他店里处理一些事情,让我和先生自己聊一聊,我们在他店附近兜了一会,先生说尊重我自己的意见,我觉得可以一试。于是就在S的店里,我点了一杯热巧克力,摘下了口罩。S很热情,一面招呼我们,一面拿出珍藏的绝版图册,先生看到又与他聊了很多之前的微博上的图片的故事。之后去吃饭的路上,S和我坐在后座,一面和先生开玩笑说让我吃那个巧克力色的假阳具,一面拿手指摸摸我的下巴。我推说在包里翻不到,又说肚子饿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吃饭的过程还算愉快,这家店的猪颈肉真的特别好吃,含在嘴里忍不住幸福地眯眼哼了一声,我看到对面的S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吃完饭去上厕所,先生没有想去,所以帮我们拿包和外套,我出来的时候发现S在等我,看我出来又摸了摸我的腰,还要求拥抱,先生不在,我本能地拒绝了。因为事先说好今天只做小游戏,不会正式调教(但是先生还是收拾了过夜的东西),所以基本吃完饭送S回店里今天就结束了。去车上的路上,S和先生说,你不在我要抱抱她都不肯,先生乐呵呵一笑。回去的路上,S又提起巧克力色的假阳具的事情,并且开始更大程度的抚摸。当他把粗短的手指塞到我嘴里时,我又一次想到了你的手,再也忍不住当下这种屈辱的感觉,哭了出来。先生终于发现事态不对,叫了停。我和先生说了,想到医生所以哭了,他们讨论了一下,说我对没见过的人这么依赖确实不算聪明。先生说,最讨厌医生说话文绉绉的语气,觉得很中二,立人设。两人耐心地开导我,说羞耻感也是调教乐趣的一部分,就在车里,两人继续抚摸我安慰我,我竟然贪恋起这种温柔地抚触,S用手隔着丝袜和内裤刺激我的阴蒂,我竟然高潮了。出乎我的意料,S似乎没有插入的打算,他好像很喜欢我的身体,不停让我摆弄不同的姿势,还给我的腿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后来又在先生的帮助下,脱了我的丝袜和内裤,似乎爱不释手地把玩我的身体,拍打了我的屁股,奇怪的是,在被打屁股的过程中我竟然有类似性快感的体验。然后又拍了很多照片,摆了很多姿势,一直弄到快12点才终于结束了。快一点回到家的我应该很疲惫的,实际却非常亢奋,但一点不想回复S的消息,就一直让先生回复。睡不着的我开始进入一种很不正常的状态,我翻看先生的手机,看看有没有在线的男人,我发语音给南通小伙子,用最淫荡最挑逗最下贱的话刺激他,他果然回复了。我给他发了晚上拍的图片和之前的一些视频,告诉他我好想他,想他的大鸡巴插入的感觉,他依然满嘴甜言蜜语,问我要不要连语音。我想都没想,直接打了过去,在他的谄媚挑逗中很快通过自慰到了高潮,然后沉沉睡去。白天醒来,我依然不知道怎么面对S,后来看到他推上的几条内容,图片是昨天我们走后的街道、我的腿和屁股,文案包括我吃猪颈肉的满足的表情和突然迸发的眼泪,嗯,应该还是满意我的身体和反应吧。上午醒来后,我用S这里学来的技巧“调教”了一下先生,他似乎享受得不得了。在我、先生、S三个人的群里分享了先生的图片,S问我昨天的感受,让我写下来,我推说在写别的小说。后来想想还是要坦诚些。
        我说:“人很nice,经验丰富,技术高超。但是没有激发我内心产生崇拜顺从的感受,我可能还是需要那种“中二”、“人设”的仪式感和距离感吧。”
        S说:“这是你对我人的感受,我问的是你的兴奋、性刺激感受。”
        我说:“舔手指会快乐,SP会快乐,被抚摸会快乐,这些都是之前没有体验过的。”
        S说:“昨天下午不愿意摘口罩,到晚上感受到的快乐,到后来愿意打开双腿,配合我的摆弄,湿润着,这是我所喜欢的,在初见面用这一面让你感受到我的其中一面。而在以后你会看到不同面,你会看到一个S的另一面。告诉我你有高潮吗,还是如何,因为这些都是你没有体验过的,对你只用了2成。而其他的调教更是没有。”
        我说:“我没有丝毫怀疑你实力的意思。很多时候你会臣服不是因为对方实力多强劲,而是你心甘情愿输给他,只怕他赢得太无聊太无趣。”

        整个过程的焦虑让我在电脑前坐了将近7个小时,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完了这一篇。期间把写到一半的文章发给了一个陪了我两年多的男性网友,跟他坦诚了我去见单男的经历。他一直知道我的所有情况,一直叫我保护好自己的尊严,不要去做这些事情,所以对我的选择失望透顶。我竟然想趁此机会骂醒他推开他,他对于我的感情我也没有必要一直假装视而不见,利用他的感情填补我内心的空虚。看他的样子,似乎终究是骂不醒的,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明知故犯的错误吧。

        我自己可以处理好所有事情,只是笨人需要时间整理自己内心的兵荒马乱,打完了,心情就平静很多。

        你可能不知道,你一直用一种特殊的方式陪伴着我保护着我。在我心里,你和全世界所有的其他人都不一样。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从西安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