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江南的美色

发布时间:2021-05-03 04:08:49   浏览次数:463
     易成刚,习伯希,王青三人带着一干精锐,率先从密道下山,分批赶往前

    狂风堂附近。而王十四则是吩咐女人王水儿和徒李飞凤外出联繫在外人马,到

    时与力汇。而他自己则带着大徒秦启,四徒张浩,何沖兄妹以及小儿子

    王迢秘密地从后山绕去前线。留下排名第十的徒也是他的义女王江南在总部,

    到时候这边有什幺意外好像他汇报。

    而力部队秘密穿行后山都被「镇守」后山听萧阁的王隐尽收眼底。他的不

    安又浮上心头,再联想到今早三哥王山所说的卦象,不堪想像。而他数次想大部

    队方向移步,想过去提醒父亲及师兄,但都止住了脚步。他知道自己虽说是掌

    门人王十四的亲儿子,但是在门派里的地位还不如和掌门毫无血缘关係的众徒。

    自己过去劝阻也阻止不了父兄的出征,反倒影响了士气更加不好。

    萧声再想,穿透竹林。何泳叫道:「是五师兄的玉箫!大家快听!五师兄在

    听萧阁看着我们勒。」王迢淡淡地说:「九师姐,你想得也太多了吧。只听到萧

    声就能推测出这幺多东西?不可以是五师兄闲着无聊吹萧自个儿在玩?」

    萧声渐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王

    隐一吐胸中浊气,方显痛快。另一边随后传来两声长啸,王山也是不甘寂寞。

    二人虽是驻足后山玉人峰,但毕竟是青山派的人,二十年的感情不是轻易就

    能泯灭的。「大家走吧,别误了大事。」王十四表面依然平静如水,可是又有谁

    知道他内心是否正翻江倒海呢。

    秦启驾马赶上了走在前头的王十四。「师父,热血门那边狂风堂现在是何人

    把守?」「应该是那个号称『一棍挑江东』的冯愈强,那人擅使一条齐眉棍,也

    算是他们热血门有数的一个高手了。」「就是他一条齐眉棍挑落了江东五霸?我

    们谁对上他都得小心提防才是。」「呵呵,启儿啊,你就是有时候太谨慎了,学

    了你那周师叔罢?我们几乎倾巢而出,还怕他一个冯愈强不成?」秦启讪讪地傻

    笑着。

    「爹,我看易叔和军师他们就能拿下狂风堂了。」王迢很是乐观。「就算他

    们能打下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毕竟人数差距摆在那里。与其这样还不如我们汇

    成一股更强的力量以绝对优势去击溃对手,减少伤亡,你说是不是?」

    一直沈默的四徒张浩突然开口,「如果对面也在狂风堂集结重兵怎幺办?」

    王十四呵呵一笑,「呵,做每件事都有风险,只能够在事前做好分析探讨从得出

    最优选择。当然了,你说对面未蔔先知在狂风堂做好埋伏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只

    是可能性有点小罢了。」原来这个四徒张浩,很喜欢转牛角尖,想问题不够全

    面,这性格也导致了他的剑法向着走偏走奇的奇怪路子发展。这也别说,他的这

    特点反而让他和对人对抗的时候屡屡取得先机。他师父,也就是王十四的武功走

    的是正统路子,同一个师父他的师兄也没什幺异样,敌人哪里知道就他爱剑走

    偏锋,故而经常能打得敌人措手不及。

    午后,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漏了下来。后山宁静依旧。

    「原来刚才是你在吹箫。」王江南等王十四带着众人远离之后,来到了后山。

    王隐也很诧异这小师妹的出现

    「嗯?又如何?」王隐故作镇定。说完才从画中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稀客。

    王江南那是一如既往地拒人于千里之外,站着离王隐足足有八步这幺远。她

    本是已故的大娘的远房侄女,自小就被王十四收为义女。自大娘死后,她更加地

    不喜欢与别人来往,犹似一座冰山,给人冷冰冰的感觉,与名字中的江南「二字

    格格不入。

    「我原本以为你在这里终日沈湎酒色,不料你竟然在这里清修?」她的声音

    彷彿也从冰雪中飘来一样,冷冷地,听着令人很不舒服。

    「令你失望了,我在这里寄情山水,聊以自乐罢了。」王隐扭过头来继续作

    画。这小师妹的美丽容颜,令人不敢直视。以免面红耳赤一副窘相,他还是转移

    了视线。

    「噢?那九师姐前几天身体不舒服又是怎幺一事?」「这,这……我,我

    怎幺知道……」王隐这下倒是不知道怎幺答了。一下子被戳中要害,何况是在

    女神般的师妹面前,这要他情何以堪。原来之前何泳刚被破了身子身体不适,被

    其他人发现了端倪。

    这下王江南乐了,看着王隐手足无措的样子,抬手用袖子遮住半边脸笑了起

    来。王隐癡癡地看着这平时冷冰冰的小师妹,她笑起来真是彷彿周围的颜色都为

    之暗淡。

    文字在这位貌若天仙的美女面前显得很是乏力。青山派内有四位女子,可

    都算是美貌之人了。王水儿气质过人,遗世独立;李飞凤妩媚动人,风骚诱人;

    何泳娇嫩可人,天真可爱。而王江南则是青山派里面公认的四位美女之首,她可

    谓集三人之长,美得令人怦然心动却又美得不敢让人有丝毫歪念。若说缺点那就

    是她过于高傲,有点孤芳自赏,骨子里就看不起别人也不愿与其他人交往。

    原来王隐之前自暴自弃,不但是因为在门派里被父亲鄙视,被师兄们耻笑

    疏远,而且是他喜欢上了不能喜欢的人:他的妹妹王江南。看着王江南的逐渐长

    大,女性魅力与日俱增,王隐对她的爱恋也逐渐变得不能自拔。于是乎,一个豁

    达开朗的王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消沈悲观的王隐。

    他也知道这样的感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人伦与道德是无法逾越的鸿沟。他

    的这份感情一直潜藏在心底,没有让外人得悉。而他一联想到自己的难产而死的

    母亲只是一个无名无份的侍女,使他始终得不到父亲的喜爱与重视,也只能感歎

    命运弄人了。

    不止是他,在王隐看来,王青、王山、王迢这些人也对王江南的美色垂涎三

    尺。如果不是碍于姐妹的名分和父亲对她的宠爱,说不定江南早已惨遭毒手。而

    更令王隐这位爱慕者痛心的是,几位兄对自己意中人只是情色上的慾望,而没

    有丝毫的爱意。反正王隐这几年来一直纠结于此,经常莫名地就心烦意乱,只能

    运气理顺,不知不觉间反倒是提升了内力。

    「你在画什幺?」江南又恢复了冰冷的语气。「我也只是刚动笔而已,我一

    向都是心之所向就直接搬到纸上。要不给师妹画一张?」

    「无聊,我去了。你继续吧。」王江南转身就走,王隐继续低头调色,借

    此掩盖内心的燥热。王江南走了几步,开口道:「其他师兄大多都希望能和我

    多待一会儿,你却沈醉于那水墨丹青,很好。」王隐背部微微抽搐,他是多幺地

    想和江南在一起啊!可是在一起了又能如何?仅仅是在一起而已。

    当王隐理清头中思绪,猛然身的时候,江南已不知下山多久了。

    竹叶也纷纷落着,却感受不到一丝的风。

    画很快就画好了,但是笔下画出的竟是一个活脱脱的王江南。那神态,那眼

    神,无不像极了真人。王隐那是画过几十张江南的画像才能描绘得栩栩如生?那

    是心中有多大的念想才达到跃然纸上的境界?

    竹林听到了风的召唤,沙沙地应着。王隐才见到地上飘起的手绢。那是江

    南的手绢。王隐终于等到了一个动去找江南的理由。

    王隐带着手帕,飞身下山。他知道此时大战前夕,防御的人手本就不多,后

    山的守备必然空虚。他到了熟悉的地方,也不愿浪费时间在曲折的廊中,直

    接在屋顶上飘向目的地。

    青山派男女居处分列江南楼的两侧,而王江南不喜喧闹,选择了最偏远的一

    间作为自己的居所。王隐已顺着飞檐滑到了走廊上,假装慢步走来。

    吊起的花儿也凋了,飘下最后一块瓣儿。

    王隐抬起的右脚再也踏不下去,右手死命地用力握着,指甲已经掐到了肉里

    还浑然不觉。他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幕。

    师叔周恪训正压着王江南的双腿在奋力推进着。这颠覆了王隐的原有认知!

    周恪训师叔在他眼里是一个慈祥的长辈,对他们这些后辈一向都很是关照,是个

    老好人。而他的女神王江南平素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又怎幺会如此放蕩呢?

    王隐才仔细往房里看去,王江南平躺在桌上,估计被封了穴道虽然奋力反抗

    但四肢无力。「你最好一剑劈了我,不然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哈哈,我的

    姑奶奶哟,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你爹外出一时半会儿肯定不来,这段时间你

    就是我的最好的玩具。要怪就怪你爹把你留下来吧。」「哼,我们王家,我们青

    山派走漏了眼,竟然留你这幺个丧心病狂的魔头在本派防守。」「哈哈,这句话

    倒没说错!」

    说罢周恪训已低下头去,想吻一下王江南。江南把脸一偏,保护小嘴不被侵

    犯,但脸蛋可是遭殃了。「这幺多年来,我的王师兄可是对我太好了,每次他在

    外征战都把老婆儿女留给我,真有我心啊。」原来周恪训之前已把王十四的妻妾

    干了个遍,恐吓加哄骗,屡屡得手。

    门外的王隐一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而且眼睛一落到江南的美丽身体上遍再

    也离不开了。平常高傲的双眼现在表现着屈辱、愤懑、与不甘,已有点滴泪水流

    在脸颊。牙齿轻轻地咬住下唇,似乎在无言地诉说着下体的痛苦。双手在用力地

    推搡着周恪训低伏在她颈脖上的头,希望能减免被到处乱舔的屈辱,虽然颈上已

    是大片大片的吻痕,还有几个疯狂的牙印。修长的双腿,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

    瘦,现在无力地挣扎着,但是始终不能逃脱周恪训有力的双手。虽然江南无时无

    刻都在抗争,但这只能是白白增加施暴者的乐趣罢了。王隐的下面的玉箫已经竖

    了起来,他竟然想继续看下去,好好看着心中高高在上的女神是如何被淩辱的。

    周恪训还要在言语上羞辱江南,「你这婊子,大白天的跑上去玉人峰干什幺?

    求王山那变态虐待你吗?」「没有。」

    「哦,那应该是跑到听萧阁找你的风流哥哥了?听说前些天何泳才动跑上

    去送逼破处,你爹一走就这幺急不可耐了幺?还是何泳告诉你王隐那会儿很厉害?

    哈哈哈」这次江南直接把头扭到一边,无视了他的汙言秽语。王隐在门外越看越

    兴奋,原来这就是他内心的投射。因为名义上的兄妹关係,他对江南的爱慕之情

    只能隐于心底。而这时周恪训对江南的强暴则是正确地反映了王隐内心潜意识。

    「怎幺了?不话可说了吧!说!你说!什幺时候被他破的处?」周恪训越来

    越兴奋,抽插得越来越用力。「说啊!说,你给我说,什幺时候失的身!竟然没

    有让我捞上第一次。真是骚货!平常还真看不出来。」江南的身子随着他一进一

    出也前后移动,乳波翻飞煞是诱人。周恪训把江南的两条长腿并在一起用左手抓

    住,高举过顶,右手一把拨开了江南挡在胸前的右手,狠狠地抓了下去。「啊!

    痛……」江南一声轻呼,却使周恪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罪恶的右手交替揉搓着嫩滑的双乳,满是老茧的手掌则把胸前的小米摩挲地

    愈发坚挺。右边的椒乳首当其冲,好一个水蜜桃被蹂躏得不成样子,满是青色瘀

    血。拇指食指紧紧地捏住桃尖,还在不停地左右旋转着拉扯着。江南已是不堪忍

    受肉体和心灵上的两重折磨,双手掩面低声抽泣,默默地忍受着这残酷的一切。

    左边的蜜桃更加悲催,被他用两个手指的关节狠狠掐住,一下一下地扭动着

    脆弱的桃尖。听着一声声地呻吟,周恪训哈哈大笑。张开右手,同时抓弄着两边

    的椒乳,五个指头轮番出动,「轻拢慢撚抹复挑」。此刻,门外的第三者,可怜

    人王隐,只能看不能吃,下体肿胀欲裂,呼吸加重,右手甚至有自慰的冲动。

    「凭什幺他是掌门我却什幺都不是?哼,若不是师父偏心把门派秘籍偷偷地

    传给他,现在武功孰高孰低还不一定呢。」周恪训把对王十四的不满和怨恨尽数

    发洩在江南身上,冲刺一下猛比一下猛,连子孙袋也是一下下地拍打江南的双臀。

    「你哭吧,哭也没用,他们都出去了,谁会来救你!你那个三哥王山,终日

    沈溺在性虐待的世界里,都几年没下来了。更别说新近被流放到听萧阁的那个窝

    囊废了。」他把江南的双腿放下,以便最后冲刺。右手拨开江南遮掩美颜的双手,

    看着江南不愿接受这残酷现实的表情。左手把住江南的两腿美腿向上一压,低头

    看着两人交处,右手轻轻地挤压着阴蒂。「你这淫娃,你看你下边都流这幺多

    水了。还死撑着装什幺贞洁烈女。让你尝一下爷的手段,待会儿定要叫你发情发

    浪!」抵挡了一阵,江南的防线终于崩溃,不自觉地呻吟起来:「啊,啊啊……

    啊……」

    王隐一直都在门外,除了兴奋,更多的则是惊讶。一开始是惊讶于这景象,

    后来则是惊讶于江南的美丽。直到刚才听到江南的呻吟声,才稍稍恢复一点理智。

    他的双眼逐渐闪动着愤怒的火焰,目光由江南的曼妙裸体转移到周恪训毫无防备

    的背脊。周恪训身为师叔,武功的确是高过王隐他们很多,比之王十四也只是稍

    逊一筹。如果王隐一击不中,周恪训有了防备之后就再没机会了。他思着最佳

    的攻击方案,务求一击必杀。

    但是时间不等人,眼看周恪训快要射精,王隐是绝不会让那骯髒的东西喷洒

    到江南体内的。他人随风动,抽出怀中玉箫手腕一翻,已然是一招「潜龙腾渊」,

    起手就是看似不留后路的拚命打法。

    风声骤起。江南又睁开了那早已紧闭的双眼,而周恪训也立即身。王隐不

    等招式用老,手腕一翻,身形一变,化为一招「飞龙在天」,引而不发。周恪训

    武功虽强但也应接不暇,只好转过身来用双手紧紧封住胸前门户,这下可是佔尽

    下风了。因为一来毫无準备,二来姿势极其彆扭。王隐早知周恪训不喜变通,在

    旁边的时候已经通过计算把潜在的对战情况都在脑中演绎了一遍,现在的一切都

    在他的意料之中。

    王隐落到地上,使一招「长蛇吐信」,玉箫往前探去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

    周恪训之前还在射精边缘,这下突然地精神又高度紧张,自然地就腰间一紧马眼

    一鬆,浑身一颤,精液喷射而出。王隐冷笑一声,玉萧已直接点中了周恪训的前

    胸。这下玉箫当剑,周恪训虽不至于利剑穿胸,但亦是受了极重的伤。王隐跟上

    左手就是一拳,直接打在了他喉结处,那声惨叫被硬生生地压在了喉咙里。「咯,

    咯……」

    周恪训武功虽高,但王隐没有一个平等的机会给他和自己平等地交手。武林

    上,战斗中胜负的决定性因素并不全是内力和招式,还包括心态,智慧,地形,

    战术等等很多其他因素。所以王隐能在绝对武力的劣势之下,凭借这个机会对武

    功强于自己的周恪训一击必杀。

    「你,你没事吧?你穿上衣物,我先出去。」王隐突然想到江南突遭横祸,

    而自己却又无力改变些什幺,一种挫败感和无力感涌上心头。

    「你打算怎幺处理他?」江南有气无力地说着。背对着正在整理衣物的江南,

    王隐说到:「还能怎样,我在青山派里面是什幺地位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这次

    我连辩白的机会都没有。」「他企图对我不轨,然后你把它杀了?」「爹不是傻

    的,凭我的武功不可能光明正大杀得了他。爹还可能说是那恶人撞破了我们的好

    事然后我们害了它。到时候你就说是我杀了他吧。」王隐倒是一脸轻鬆。

    王江南不禁动容,「那幺,你呢?」

    「我最迟明天就得走,这里留守的都是他的心腹。你……你,你好自为之吧。」

    说到最后,王隐也不能保持平静了,两肩稍微耸了耸,幸好背对江南,看不到他

    脸上複杂的表情。

    两人保持着沈默。放佛这世界没有了其他,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易成刚,习伯希,王青三人带着一干精锐,率先从密道下山,分批赶往前    狂风堂附近。而王十四则是吩咐女人王水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