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老师妈妈的沦陷

发布时间:2021-05-03 04:08:49   浏览次数:895
  一号:好久都没有操女人了,烦躁啊

  二号:咦?一号居然还会操不到女人?你鸡儿不是很大吗?

  六号:鸡儿大???他不是只有十三四厘米吗?也就比四号稍微大一点吧?

  一号:嘶,可别拿我和四号那个小鸡吧比较,我告诉你们,其实我的鸡儿是可以自由伸缩的!

  四号:????

  三号:无图言屌?

  ……

  深夜,卧室当中,一个看起来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子正坐在电脑面前。

  电脑里,正飞速更新着群友们的聊天信息。

  那个男孩,正是我,四号。

  这是一个隐秘的色群,群共有六个人,都是资深老色批了。

  面对群友的质疑,一号二话不说,直接上图。

  叮咚!

  照片上,一根三十厘米左右长,四厘米左右粗大的肉棒正挺立着。

  鸡蛋一般大小的蘑菇龟头看着有些狰狞,肉棍上的青筋更是透露着一股子慑人的气息。

  三号:卧槽,这么大,还是人嘛?

  六号:我服了……

  一号:嘿嘿嘿,实不相瞒,我这鸡巴是可以自由伸缩、控制大小的,最小可以缩到蚕蛹大小,最大……三十厘米!

  坐在电脑面前的我在看到这根巨大鸡巴的瞬间,忍不住呼吸一窒。

  脑海里浮现出来我那美艳母亲的模样。

  那头肥臀母猪,被这么大的肉棒插入,应该会翻白眼流口水吧?

  一想到妈妈被插到阿黑颜的模样,我有些兴奋了。

  随手打开了相册,挑了几个短视频发过去。

  四号:大家看看这女人如何?

  第一个视频里,一个女人穿着旗袍,肥臀顶着旗袍,随着走动,肥臀扭动,白皙的小腿在旗袍下摆若隐若现。

  那摇晃的肥臀,仿佛在勾引身后人将她推倒强奸。

  第二个视频里,女人换了一身长裙露背装,踩着一双高跟鞋,一眼望去,华贵无比,仿佛参加贵族晚宴的贵妇。

  一号:我靠,这女的好骚啊,太欠操了吧?

  三号:唔,这个露背装是不是穿反了?

  六号:你哪里搞来的视频?会发你就多发点!

  一号:快快快,我要用我鸡巴捅死这骚货!

  三号、六号:鸡巴已经掏出来了!

  看到群友们对那个女人的意淫,我更加兴奋了。

  因为视频里那人,就是我妈妈!

  在众人的催促下,我再一次拖动视频,放到了聊天窗口当中。

  只不过这一次,拍摄视角不再是背后了,而是正前方。

  深V 的礼服前方可以看到,少妇的G 罩杯巨乳将整个礼服前段撑起。

  大片大片雪白的乳肉露出,少妇端着一支红酒杯,眼色迷离,双颊绯红。

  不胜酒力的少妇就像是吃了春药一般,追着镜头,伴随着走动,哪怕有束胸在前,也拦不住那巨乳不停抖动。

  一号:操,我发现一个问题!

  二号:???

  三号:???

  一号: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这女的……没穿胸罩啊!

  一号这么一说,大家这才注意到,深蓝色却如薄纱一般的礼服下,因为奶子太大的缘故,两颗绯红的奶头正紧贴着礼服。

  而且,不知为何,女人的奶头已经勃起。

  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却明白。

  因为这些都是我指使的!

  我生长在一个富商家庭,但是身为富二代的老爸却在几年前因为对手的设计,死于一场车祸当中。

  老爸去世后,只给我留下了巨额的财富,以及我那美艳的妈妈。

  爸爸不在之后,我就成了妈妈最宠爱的人,她对我的话几乎言听计从。

  也就是我,要求她在视频那个晚会上不穿胸罩的。

  原因是我觉得太丑了。

  听话的妈妈为了让儿子看自己顺眼一些,自然而然的丢到了胸罩,参加了晚会。

  二号:好骚啊……

  六号:我透,请务必让我透了她!

  一号:重振鸡巴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三号:所以,这女的到底是谁啊?

  众人的意淫,已经让我忍不住了,我想了想,正准备告诉他们这女人真实身份的时候,屋子外面,传来了插入的声音。

  咔嚓。

  钥匙插入到门锁当中,随着钥匙的一阵搅动,屋外传来了大门打开的声音。

  我立马关掉了聊天页面,起身走了出去。

  一来到客厅,我就看到妈妈正弯着腰撅着屁股换鞋。

  包臀裙勒着她的肥臀正对着我,黑色裤袜的裆部隐隐露出来一点点,黑丝紧紧勒住那完美的肉腿,看得我小腹一阵火气。

  我立马脱掉衣服裤子,赤身裸体站在客厅,来到了妈妈身后,盯着她的包臀裙下的紧致的连裤袜肥臀撸动起来鸡巴。

  「诶?鹏鹏还没睡吗?是不是妈妈回家声音太大,吵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妈妈最近学校有点事……」妈妈听到脚步声之后,连忙换好了鞋子,转过头来,一脸歉意的笑了笑。

  在她转过头来的瞬间,我松开了握着鸡巴的手。

  因为是半蹲着的缘故,妈妈转过身来,脸蛋刚好到我胯下高度。

  啪叽!

  我松开鸡巴,肉棒啪的一声抽在了妈妈脸上。

  龟头打在妈妈面颊之上,马眼抵住妈妈的鼻孔,马眼上溢出的液体滑过去妈妈鼻孔。

  妈妈下意识的吸了一口。

  鸡巴的味道让庄雅有些发晕。

  我居高临下的望着妈妈,今天的妈妈穿着我最爱的教师套装,身上的白衬衣被她的巨乳撑得鼓鼓的。

  三十三岁的妈妈刚刚步入轻少妇阶段,那张平日里对着学生冷酷的脸蛋只有在家才会松懈下来。

  我为她挑选的金丝眼镜挂着那张此刻显得有些娇憨的脸蛋上。

  而我坚挺的鸡巴,就这么怼在妈妈的脸上,肉棒紧贴着妈妈的脸蛋,感受着那温度。

  「鹏鹏……鹏鹏怎么没有穿衣服啊……在家裸着身体不好……」庄雅目光下落,在她的视野中,儿子的肉棒占据了「半壁江山」。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大……这快有十六七厘米了吧……】【这味道…… 好有侵略性……儿子的肉棒味道……让我有些发昏了……】看到妈妈没有避开的意思,我若有所思道:「哪里不好了?赤裸着我觉得很舒服呀!而且在家光着身子有什么关系?反正只有我……等等。」说到这里,我脸上突然露出来了委屈的表情。

  「难道说妈妈讨厌我光着身子吗?我这么做是不是让妈妈觉得不舒服了?呜呜呜……」不得不说,年龄有时候真是最大的掩护。

  毕竟谁也不会想得到,年仅十四岁,一脸纯真且看起来不谙世事的正太儿子,会有一个天天想着透逼的淫邪内心。

  「啊?!没有没有!」一看我要哭了,妈妈赶紧摇头否认。

  「鹏鹏你误会了,妈妈是担心……担心你光着身子感冒了呀!」听到妈妈的解释,我停下来了假哭,半信半疑道:「真的吗?」看到宝贝儿子不哭了,庄雅心里松了一口气,微笑着点了点头,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

  闻言,我也露出来了笑容。

  「那看来妈妈不讨厌我这样对吗!」

  「我也很喜欢这样呢!」

  说话间,我忽然挺动下半身,踮起来脚——啪!

  鸡巴被我「举」起来,然后啪的一声抽在妈妈脸上!

  庄雅愣了一下,不明白这是在干嘛。

  如果说刚刚的鸡巴抽脸是因为自己没注意姿势,不小心撞上了的话。

  那现在……

  「鹏鹏,你这是……唔……这是……唔……这是干嘛……唔……」妈妈的疑惑被我的鸡巴抽打打断。

  「妈妈不是说喜欢吗?」我抓住鸡巴,一下一下抽在妈妈软软的脸蛋上。

  用黝黑的鸡巴,抽打妈妈那富有胶原蛋白且弹性十足的美艳脸蛋,让我无比兴奋。

  「妈妈说的不是……不是喜欢这个啦……」

  「鹏鹏……啊……别打……别打妈妈了……」

  「快停下……停下……啊……」

  兴奋的我此刻怎么可能停下来?妈妈的恳求随着我鸡巴的抽打慢慢变成了呻吟一般的声音。

  【儿子的鸡巴……啊……强烈的味道……是梦遗过了吗……根本……根本没有清理啊……】【这味道……钻进大脑了……】【没事……没事的……他还小……不懂那些东西……他应该只是觉得好玩……】【让他玩玩就好了……】鸡巴一下一下抽打下去,庄雅再也承受不住儿子的鸡巴,原本半蹲着的她双腿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儿子面前。

  跪在地上,鸭子坐的庄雅蹬掉了拖鞋,套裙滑到了腰上,露出她那黑丝裤袜包裹着紧致肥臀。

  还有那肥美的黑丝肉腿。

  数十下抽打之后,庄雅已经开始下意识的昂起来脑袋,主动用自己的脸蛋去承受儿子鸡巴的抽打。

  啪!啪!啪!啪!

  客厅当中,昏黄的灯光下,平日里冷酷眼里的教师母亲,回到家之后,当场被儿子鸡巴抽翻在地上。

  撅着黑丝肥臀,跪在十四岁儿子面前迎接鸡巴的抽打。

  高贵的金丝眼镜因为鸡巴的抽打歪歪斜斜挂在鼻尖上。

  教师妈妈的脸蛋呈现出一股子病态的绯红色。

  双眼迷离的仰望着儿子。

  口水拉成丝线滴落胸口……

  「我说了多少次了,回家第一件事是什么!」

  我突然停下,对着发情母猪一般的母亲怒吼道:「为什么不听话!」忽然凶狠起来的儿子让庄雅有些慌了神,万千想法闪过脑袋。

  哦对,胸罩忘记脱了……

  「儿子……儿子你别生气……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刚刚这不是陪你玩游戏吗?一时间忘了……」庄雅有些慌了,语气里甚至带上了哭腔。

  自己竟然忘了儿子最讨厌胸罩了!

  我看着妈妈那惊慌的样子隐秘的笑了笑,其实我不讨厌胸罩,我只是讨厌它穿在妈妈身上而已。

  故作生气的扭过头去,我闷声道:「妈妈的意思是,这怪我咯?」「没有!」庄雅惊声道:「我怎么可能怪儿子!」心中无比宠爱儿子的庄雅一听到儿子误会自己,立马着急起来,赶忙解释道:

  「你做什么、干什么,无论如何,妈妈也不会责怪鹏鹏的。」「都是……都是妈妈自己的错……儿子原谅妈妈的粗心好不好……」我坐到沙发上,瞥了一眼妈妈,看着妈妈那因为我的「误解」,着急到快要哭出来的可人模样,,慢慢点了点头。

  然后指了指我身前。

  妈妈脸上立马露出来了欣喜的表情。

  也不管自己裸露的黑丝大屁股了,两下就爬了过来,跪在了我面前。

  因为从小就和我玩各种国王游戏的缘故,虽然我只有十四岁,但是我强势的习惯早就根植在妈妈心中。

  再加上内心的溺爱,妈妈也不会计较跪在儿子面前这种事。

  跪在沙发面前,抬头看着儿子,对上那严厉的目光后,庄雅立马意识到了自己该做什么。

  她赶紧解开衬衣扣子……

  然后她僵住了。

  儿子的小手伸进来衬衣内,抚摸过去她的肌肤,一路摸到了她的后背。

  咔哒一声,胸罩的扣子被解开了。

  充满奶香味道的胸罩被我抽出来,丢到了地上。

  在我故意的动作下,妈妈的两颗大奶子也被我带了出来,大半个奶子露出在衬衣外面。

  「咦,妈妈你会不会偷藏胸罩啊?」

  我故作疑惑的看了一眼妈妈,然后不经她同意,一只手捏住一个奶头,将她的G 罩杯大奶举了起来。

  假借观察她衬衣里面有没有私藏的动作,双手揉捏着她的奶头。

  「没……没有啦……妈妈才不会……不会骗鹏鹏……唔……嘶——!」「啊……」被自己儿子小手捏住的奶头不可避免的硬了起来。

  「哼,下次记住脱掉胸罩哦,不然我就不原谅妈妈了!」我气嘟嘟的放下奶子,又像是气不过一样,一巴掌抽在奶子上。

  啪!

  大奶因为这一巴掌摇晃起来,荡起来阵阵乳肉。

  面对自己宠爱的儿子,万分粗暴的对待,庄雅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啊——!」

  我皱了皱眉头,道:「别叫了。」

  我看着跪在地上,扒开衬衣,露出巨乳在自己儿子面前的母亲,还有她那勃起的奶头,呼吸忽然沉重起来。

  我沉吟道:「妈妈,我还想像刚刚那样……」

  「这……这不太好吧?万一让鹏鹏着凉了……」嘴上说着不好,但是在我的俯视下,庄雅却不着痕迹的往前跪了两步。

  露出来讨好的笑容,还挺了挺胸部。

  我默默抓住鸡巴。

  看着儿子的鸡巴,庄雅有些失神。

  【这只是一场游戏……只是为了让儿子开心……他觉得好玩而已……】「那等下……等下……早点休息哦……不能玩太晚了……」我明明什么都没说,也没有解释,妈妈却主动把脸伸了过来!

  啪!

  …………

  呼……呼……呼……

  房间里是妈妈的喘息声。

  庄雅已经被鸡巴的味道迷晕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儿子的「游戏」会持续这么久。

  往日里,儿子最多也就摸摸她的奶子,揩油一两下。

  可是今天的游戏,似乎有些过界了。

  丈夫去世五年了,五年来,她从没有得到过任何滋润。

  五年来,她对儿子越来越溺爱,也越来越听话。

  表面上是妈妈,其实内里……她更像是儿子的爆乳熟母女仆。

  今晚的游戏太过火了……可是她拒绝不了儿子……淫穴好痒……但是在儿子面前,绝对不能有所动作,因为那样,只会显得自己太过于荡妇了……才不是荡妇呢……庄雅闭着眼睛,伸长了修长的脖颈,迎合儿子肉棒的抽打。

  只能张开嘴,呼吸……

  ……

  看着闭着眼睛张着嘴不停喘息的妈妈,看着她那殷红的红唇……我脑子里闪过奇怪的念头。

  噗嗤!

  唔……唔??!!!

  蘑菇一样的龟头,被我「不小心」捅进去了妈妈的红唇!

  庄雅睁开了眼睛,入目的,只剩儿子的裤裆。

  【儿子的肉棒……不对,应该说鸡巴!】【儿子的鸡巴插进来我嘴里了!】

  【好烫……好烫……这味道……】这样不对!不能这么做!

  庄雅内心深处升起来滔天巨浪!

  「妈妈……这样子似乎更好玩诶……唔,也更舒服……」我佯装什么都不知道,不停捅着妈妈的小嘴。

  【鹏鹏是把这也当成游戏了吗……】庄雅看了一眼儿子,她想反驳,可是儿子却忽然抱住了她的脑袋,开始干她的喉咙!

  噗嗤……噗嗤……噗嗤……

  龟头被喉咙裹住。

  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庄雅开始用舌头舔舐儿子肉棒。

  少妇修长软热的舌头缠住了儿子的肉棍,用舌头为儿子套弄起来鸡巴。

  【已经……控制不住了……哈……哈……肉棒的味道……就算是儿子……也要……也要……】口水从妈妈红唇溢出,大滩的口水流淌下来,湿润了那对淫荡的巨乳。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妈妈,看着这个黑丝肥臀爆乳荡妇,按着她的脑袋,一下一下干着她的喉咙。

  鸡巴一下一下的在她红唇进出。

  真是可爱的妈妈呢。

  噗嗤噗嗤噗嗤……

  「鹏鹏,鹏鹏……妈妈要受不了……唔……」

  庄雅在鸡巴的捅插下呜咽着。

  这时候,我也有些受不了少妇妈妈舌头的裹弄,抱着妈妈的脑袋,开始狂风暴雨一般的抽插。

  噗——噗——噗——

  射了!

  随着小腹的一阵抽动,鸡巴抵住妈妈口腔深处,滚烫粘稠的童子精一股接着一股喷发出来,射满了妈妈的小嘴。

  「再来深一点。」

  我情深呢喃着,按住妈妈脑袋,鸡巴更进一步,塞进那紧致的喉咙。

  庄雅瞪大了眼睛,儿子骑在她的脸上,鸡巴塞进她的喉咙,浓精喷发。

  滚烫的精液冲破了她的防线。

  她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她这辈子从未有过如此激烈的高潮!

  鸭子坐在客厅地毯上,庄雅撅着黑丝肥臀,身体疯狂抖动起来。

  暴露在空气中的爆乳不停甩动,乳头勃起。

  黑丝裤袜下的花色内裤上浸透出来水痕,愈演愈烈!

  「啊啊啊啊!!!」

  精液噗的一声从红唇爆发出来,伴随着嘴巴再也裹不住儿子的浓精,庄雅也不可避免的高潮了。

  嘶——!

  啵~!

  我拔出来鸡巴,最后两股精液射在了妈妈的金丝眼镜上。8 妈妈一脸被玩坏的样子,跪坐在地上,莫名痴笑着,呢喃着:「谢谢……儿子的游戏……」我笑了笑,知道我们母子之间的游戏可以更加大胆了。

  轻轻一推,母猪妈妈顺势倒在了地上,金丝眼镜跌落一边。

  看着露出裤袜肥臀和衬衣爆乳的妈妈,我伸出脚来,轻轻踩住她的爆乳。

  我的小脚立马陷进去那雪白肥腻的乳肉当中。

  脚指头夹住乳头。

  「啊——!!!」

  庄雅一声高亢的浪叫之后,喷了出来。

  啧,我的肥臀爆乳教师妈妈其实是个眼镜娘母猪?

  看着妈妈肥臀下的大滩水渍,我笑了笑,站了起来,坐回去沙发上,拿起来手机,对准了母亲。

  咔嚓咔嚓咔嚓——!

  随便拍了几张照片之后,我发送到了那个色群当中去。

  一号:「瓦特发???这女人……不就是刚刚四号你发的那个旗袍少妇吗?」二号:「我透,四号搞到手了?」三号:「操,羡慕啊,四号可以搞到手上,而我,却只能搞到手上!」六号:「……嘶,好几把骚的少妇,这大屁股黑丝肥臀,这起码G 罩杯的大奶子,真是欠干!」深藏不出许久的五号也终于出现了。

  五号:「我去,这是谁啊?极品啊!四号,求介绍!!!」一号:「求介绍!」二号:「 1!」三号:「跪求……多拍点也行!让兄弟们撸一撸啊!」我想了想,一个奇怪计划浮上心头。

  四号:「拍照片有什么意思,你们不想肏这骚货吗?」所有人,异口同声:「想!」四号:「……这是我妈,我有个计划,来透吗?」一号:「嘶……你妈真骚。」三号:「话不多说,我想透你妈!」六号:「我现在就想抱着你妈的肥臀,把我鸡巴塞进去捅!」我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老妈跪在沙发上,撩起来铅笔裙,撅着屁股,撕开黑丝裤裆,被人从后面抱着腰肢,鸡巴冲撞的场景。

  肥臀随着鸡巴的抽插,晃动出淫荡的肉浪……

  而我,就在旁边欣赏着教师妈妈的淫荡模样。

  这联想让我瞬间口干舌燥。

  我当即把我和妈妈的状态简单说了一遍,然后讨论起来了我的计划。

  四号:「我倒想让大家一起透她,但是……问题是找不到机会啊……你们想想办法?」四号:「先说好,直接开房或者来我家肯定是不行的。」前者太过于直接,没有任何铺垫,哪怕妈妈再听话,也有可能玩崩。

  后者则是关乎我的信息了。

  可不能让傻逼群友知道太多。

  面对我的要求,群里突兀的沉默了下来。

  我也不着急,将手机放到一边,看了一眼半昏迷在地上的那摊淫肉,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她抱起来放沙发上,免得她着凉了。

  「鹏……鹏鹏……」

  庄雅搂着我,就像醉酒一般的呢喃着。

  我默默揉捏着妈妈奶子,玩着她的奶头,同时拿起来手机。

  指望这帮狗东西想出来办法,还不如指望我妈去漫展犒劳肥宅呢——都是不可能的事。

  不过要如何让妈妈沦陷呢……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一号:好久都没有操女人了,烦躁啊  二号:咦?一号居然还会操不到女人?你鸡儿不是很大吗?  六号:鸡儿大???他不是只有十三四厘米吗?也就比四号稍微大一点吧?  一号:嘶,可别拿我和四号那个小鸡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