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凌波仙子

发布时间:2021-05-03 04:08:48   浏览次数:393
  「呼……呼……

  凌波仙子猛地喘着气醒了过来,噩梦里穿着皮衣丝袜的冷酷女人对自己残忍的施暴,但自己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在法阵和毒药的作用下堕落成渴求着性爱和男人鸡巴的婊子,虽然眼前的办公室提醒着凌波,一切都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心中的梦魇仍然挥之不去,伊雷娜的影子依旧纠缠着凌波。

  这是凌波从魔窟逃出的一个月以后了,当然凌波不知道的是,她的逃离完全出自于伊雷娜的授意,被高浓度春药和催乳剂所摧残的身体时时刻刻的影响着凌波仙子的神智,而这正是伊雷娜想要观察的,这样绝美高贵的城市英雄,仙女一般的人物,堕入凡尘应该是多么美妙的场景啊。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伊雷娜暗中放走了已经成为囊中之物的凌波仙子。

  虽然是城市的英雄,但凌波仙子也有自己的生活,作为城市中小有名气的企业家,本名苏柔的凌波仙子跟随着自己的父亲经商已经不少年了,父亲也有了将公司传给苏柔退休的念头。

  「苏董事。」

  敲门声唤回了苏柔的注意力,端正的坐好以后,轻轻喊了一声「进来吧。」进来的是苏柔最近提拔上来的秘书,这男生一表人才,工作能力也不错,「苏董事,这是这个月的财务报表,您看一下。」「好的,你先回去吧。」

  见着秘书掩上办公室的门,苏柔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自从魔窟逃离以后,自己的身体越发的敏感,对性的需求可谓日益高涨,并且即使调动内力也难以抑制,就比如刚才,只是见着这一表人才的男秘书下体就已经湿透了,如果有人在桌子底下,就会发现黑色的蕾丝内裤已经被淫水完全的浸透,甚至一滴一滴的开始流到了凳子上。

  在情欲的冲击下,苏柔翘起双腿搭到桌面上,把蕾丝内裤拽到一边,春葱般细嫩的手指缓缓的滑进了阴唇里,湿漉漉的触感昭示着这具身体的饥渴与潜藏的放浪,闭上双眼,手指的抽插仿佛男人的粗大鸡巴,满足着一触即发的欲望,随着自己手指的抽插,苏柔的面庞开始浮现出淡淡的玫红,情欲的颜色逐渐的化成低沉的喘息,回荡在办公室中。

  但苏柔没有想到的是,秘书其实并没有离去,忘了汇报工作的秘书推开办公室的门,便看到了这副令人震惊的景象,虽然大家公认苏董事是公司里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但冰山一样的苏董事对男人从来是敬谢不敏,一向只关注工作,谁能想到私下的凌董事竟然如此的饥渴。但秘书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正打算趁着苏董事不注意赶紧溜出去,却听见苏董事酥媚中带着沙哑的声音,「小王,把门关上,过来吧。」

  姓王的秘书不敢不从,锁上门便走到了桌前,此时的苏柔已经被情欲冲昏了头脑,早就把身为凌波仙子的矜持高贵抛到了脑后,面色潮红酥胸半裸,套裙掀的高高的露出吊带丝袜的袜尾,内裤挂在大腿上,半开的阴唇中晶莹的淫水缓慢流淌,苏柔起身坐在桌子上,敞开大腿,手指分开细嫩的阴唇:「来,别让我失望。」

  这王姓秘书不仅看起来一表人才,裤子下面的家伙事儿也生猛的很,粗大不说,竟然天生是个没毛的,更显得鸡巴长度的惊人,不大会儿就操的苏柔潮喷喷了一地,虽然肉体的甘美让人迷恋,但毕竟是老板,秘书还是不太敢放肆,收拾收拾便知趣的出去了。

  「哎呀~ 凌波仙子竟然是会色诱秘书的骚婊子吗?呵呵呵呵,可真是没想到啊~ 」

  从伊雷娜的话语中惊醒的苏柔,发现这个女魔头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嵌入到了自己的闺房中!

  「凝风……」

  咒语只念到一半,苏柔就发现自己的嘴巴不停自己的使唤了!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下半句咒语。

  「中国宝贝~ 别挣扎了哦,在我的老巢里,你的身体里早就被下了各种淫毒和蛊,我现在哪怕让你去色诱你肥胖的老父亲,你也抗拒不了我的命令,知道吗~ 」

  「哎呀!这可真是个好主意~ 对吧!」

  话音刚落,伊雷娜便脚下一用力,把细长的黑色高跟鞋连根插进了苏柔的屁眼里,苏柔的屁眼在魔窟长时间的调教中,早就被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回,此时异物的插入非但没有滞涩感,反而出奇的顺畅。

  「啊~ 小宝贝,屁眼的被我调教不错嘛,随时随地都这么湿润。」「你这个魔女……」失去控制身体能力的苏柔只有嘴巴还听自己的使唤,听到苏柔的辱骂后,伊雷娜不怒反喜。

  「呵呵呵呵~ 高贵的凌波仙子,你就慢慢享受你的生活吧~ 不知道你的老父亲肥硕苍老的鸡巴,能不能满足你的性欲呢~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我还回来找你的,不要想我哦~ 」

  随着话音落下,伊雷娜也化成一团黑雾消失不见,只留下在床上撅着屁股摆出被高跟鞋抽插姿势的苏柔,恢复了身体控制权的苏柔拔出屁眼中留下的黑色细高跟,恨恨的扔到了一边,此时正是凌晨,窗外漆黑一片,零散的灯光像旧时代的星星,嵌在夜幕上。

  苏柔的父亲是一个50多岁的胖老头,略略有些秃顶,看起来和善可亲,但是长年的高压力经商让他精神状态极为不佳,身体的各项指标都非常的不正常,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能通过无止境的淫乱来缓解巨大的压力,虽然苏柔对父亲的这些事都很清楚,也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摆出一副不干涉的态度。

  而自从伊雷娜这次离开后,苏柔就发现了淫毒和蛊的厉害,自己经常不由自主的去诱惑亲生父亲,比如不穿内裤只穿着超紧身的瑜伽裤在客厅做瑜伽,刻意的撅起屁股把鼓鼓囊囊的阴户展示给沙发上的父亲看,或者穿着各种情趣丝袜在家里里走来走去,或者穿超紧身的上衣把奶子的形状包裹的十分明显,更过分的时候甚至会在父亲睡着的时候去父亲的卧房门口自慰,留下一地的淫水供他想象。

  而这些行为不仅影响了苏柔的父亲,让这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性习惯了自己女儿的骚浪,也反向的影响了苏柔自身,从最开始的虽然身体行动但是内心抗拒,现在已经变成了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诱惑亲生父亲的罪恶事业中去。

  而在这天,总算让苏柔逮到了机会,应酬完回家的父亲喝的晕晕乎乎,正是不省人事的好时候,苏柔一不做二不休,把父亲扶到沙发上,解开腰带便褪下了裤子,裤子下面,父亲巨大的鸡巴完全没有老去的迹象,在肥胖的肚子下方静静的躺着。

  「爸爸……女儿要帮你清理身体了哦。」

  这样的自言自语仿佛是开战的号角,凌波双手握住鸡巴,俯下身去便一口吞了进去,柔嫩的舌头从龟头开始一点一点的舔舐,完全没有在意老人鸡巴的腥臭,随着舔舐动作的进行,父亲的鸡巴开始逐渐膨胀起来,在凌波的手中和嘴里定格成了仿佛黑人一样的夸张尺寸。而骚浪的凌波此时已经忍耐不住欲望的冲击,开始大力的吞吐起来,每一次的吞吐都会让马眼紧紧的顶在喉咙中,再通过闭气来挤压这跟粗大的鸡巴,让父亲获得极端的快感,而这样的技巧也确实十分管用,只是不大一会,老头的鸡巴就开始抖动起来,一股一股的浑浊精液喷射进了凌波的喉咙,顺着嘴角和鼻孔一点一滴的流淌出来。

  「啊……哈………………这是这是父亲的精液……好吃……」没人能想象到,城市的守护者凌波仙子,此时已经变成了精液渴求中毒的淫兽,渴望着亲生父亲的精液和鸡巴的插入,只想达到欲望的高潮,凌波从父亲的胯间爬起身来,跨坐在父亲肥胖的腰上,撕开黑色的丝袜,一只手把肥硕的鸡巴对齐了淫水四溢的骚逼,缓缓的坐了下去。肥硕的鸡巴将窄小的阴道挤成一个圆柱形,下体的膨胀感冲击着凌波的神经,嘴里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啊……这就是,父亲的鸡巴!插到女儿的身体里来了……啊……」一边这样浪叫着,一边挺动着纤细的腰肢,上下摇摆起肥美的屁股来,老人粗大的鸡巴在两瓣肥美的屁股中间来回的抽插着,被压榨着,巨大的鸡巴仿佛锤头一样,被动的轰击着女儿肥美诱惑的肉体,巨大的龟头每次抽插都能插到子宫口这样的敏感地,让凌波享受着剧烈的快感,但这样的快感享受者还有父亲,凌波的骚逼极为紧凑,吸力惊人,简直是人间名器,这样的单方面压榨很快就到了尽头,随着鸡巴的再一次射精,滚烫的精液像喷泉一样浇灌在凌波仙子的子宫里,达到了高潮的凌波仙子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苏柔的父亲不大一会就清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光溜溜的倚在沙发上,鸡巴上挂着不少精液和淫水,身前的地毯上,骚浪的女儿下体丝袜被撕开了大口子,一张一合的阴唇中精液缓缓的流淌出来,这番景象加上前段日子以来苏柔的勾引,也明白了是女儿借着自己酒后失神,好好的享用了一下这根大鸡巴。

  见着女儿晕倒在地上,阅女无数的父亲也毫不客气,三下五除二就撕烂了名贵的丝袜,毫无前戏的直接将拳头塞进了苏柔的屁眼里!借着刚刚还没干涸的肠液,肥大的小臂如同鸡巴一样抽插着女儿娇嫩的菊花,被春药和催乳剂大量改造的躯体很快就在剧烈的快感中颤抖起来,将晕倒的苏柔刺激的醒了过来,「父亲……父亲!啊!好大……嗯……用力!」与父亲拳交带来的性快感与乱伦的背德感双向的刺激着这个年轻的婊子,而见着女儿竟然能承受如此程度的拳交,父亲也说道「我的好女儿……还没完呢!」说罢又将另一只拳头直直的插进了苏柔的骚逼中,因为用力过猛,拳头甚至直接插到了女儿的子宫里,苏柔感受着下体拳头的不断抽插,更加拼命的撅起肥美的屁股,迎合着自己肥胖的父亲的黑暗淫欲。

  自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伊雷娜再也没有到访,而苏柔和父亲的秘密淫行逐渐变成了日常,经常在公司里玩起诸如真空开会这样的情趣,甚至父亲有时候还会找人给苏柔化完妆以后,带着苏柔去参加大佬们的聚会,谎称亲女儿是自己的新秘书,送给男人们疯狂的奸淫。苏柔也这样的淫乱生活中也逐渐放松了对伊雷娜的警惕,在消失了几个月之后,这晚上决定出去行侠仗义,重新打响凌波仙子的名号。

  巷子中,几个男人在急速的奔跑着,听着身后的风声越来越近,表情也愈发惊慌。

  「老大,这女人还在追,怎么办!」

  「怎么办?跑着再说!我们都是些小虾米,她这么大一个英雄,也许追一段路做做样子就不追了,呼……这城市里有的是大鱼,倒霉的还轮不到我们几个臭卒子。」

  「哦?没想到你们几个人对自己的定位倒是很清楚。」嘴上一边接过男人的话,苏柔从黑暗中缓缓的显出身形,轻盈娇柔身躯上黑色的夜行服把曲线包裹的淋漓尽致,乌黑而飘逸的长发上别着精巧的凤形发簪,在黑暗中闪着奇异的银色光芒,紧身短裤下下修长白皙的美腿包裹着略带油光的丝袜,脚踩的黑色高跟短靴把气质更衬托的魅惑又黑暗。

  「既然知道自己是臭卒子,不如就束手就擒算了,省的受皮肉之苦,不知几位小哥意下如何啊?」

  随着话音,苏柔手中的剑影也开始逐渐凝实,几名小混混对视了一眼,也知道自己到了穷途末路,没有什么反抗的机会了。可就在这个时候,苏柔却突然感觉头脑一阵晕眩,甚至丧失了站稳的能力,「噗通」一下便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剑影也消散在黑夜中,几名混混一看,顿时就改了主意。这老大即使打头的也是胆大的,凑到苏柔身前,却发现这个貌美如花的女英雄仿佛失去了能力一样,在地上痛苦的痉挛着,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草……风水轮流转,老子就不客气了!」

  说着便掏出鸡巴,对着苏柔的嘴就塞了进去,苏柔正是头晕脑胀,意识不清醒的时候,突然感到嘴里有一根鸡巴插了进来,下意识的便舔弄起来,托了伊雷娜的调教,几个月来锻炼出了非常夸张的口交技巧,只是几分钟就让领头的这个人男人精关失守,浓精一股一股的便射进了苏柔的喉咙里。

  苏柔也没有把精液吐出来,下意识的一口便吞了下去,但是却连喘一口气缓一下的机会都没有,下一根鸡巴就已经又插了进来,这群小混混长时间没有洗澡,又每天打飞机打的厉害,导致下体不停的散发着骚臭气味,一般女人闻到怕是要当场呕吐,但对于经受过伊雷娜调教的苏柔来说,这味道仿佛催情剂一样,简直是最好用的春药,不但没有被气味所吓退,反而更加卖力的舔弄起来。

  不洗澡这个混混是个胖子,胖子一边享受着苏柔的口交,一边对伙伴们说:

  「操,这个女的真是个婊子,当什么英雄,出来当妓女不好吗,我肯定天天去光顾,妈的这个技术,太爽了。」

  另一边走上来个精瘦精瘦的光头,也不嫌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抱起苏柔的屁股便把鸡巴塞进了屁眼里,一只手扶住屁股,一只手绕到前面去抠挖起苏柔的骚逼来。下身突如其来的充实感让苏柔即使是在嘴巴被鸡巴塞满的情况下也发出了一声长长的闷哼,淫媚的叫声引得剩下几个男人都加快了打飞机的速度,不大一会儿这个胖子也达到了高潮,用力的按住苏柔的脑袋把精液都射进了喉咙的最深处里。

  这番射完总归有了说话的机会,满嘴精液喘气困难的苏柔说话断断续续,「还…还不够……操我的逼……我的逼好痒……骚逼……骚逼想要大鸡巴…………」「大鸡巴……啊!!好大……操我!」

  一边有男人接班继续操起了苏柔的小穴,另一边有一男脱掉苏柔的短靴,露出了包裹着黑丝的嫩脚,将脸埋上去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十分满足的说道:「妈的不愧是美女,脚都是香的!」

  「你他妈的真是个纯变态!」

  「你懂个屁!」这瘦子吸完苏柔的美脚,两只手握住美脚的脚背,把脚拼合成了一对完美的脚穴,将鸡巴伸进去用力的抽插起来,苏柔的丝袜脚小巧又秀嫩,黑色的丝袜下隐隐约约的透着白色的肌肤,在情欲的作用下泛着粉红色的光彩,再加上神志不清,双脚不由自主的挣扎,使得瘦子更加兴奋起来。更有人趁机将拳头连带着半个小臂如同鸡巴一样塞进了苏柔的下体,剧烈的扩张感刺激着苏柔尖叫出声。

  「啊…………!」

  「妈的你别把这个姑娘干坏了。」

  「操,这女的可是英雄,你还担心我们把她给玩坏了,她不把我们榨干就不错了。」

  「别……别停……啊……继续!」

  苏柔的叫声伴随着男人们抽插的动作此起彼伏,冲击着这具被调教成了完美淫肉的身体,苏柔的大脑逐渐放空,任由一波一波的快感冲刷着属于凌波仙子的高傲和美丽。

  「更粗的……还要更粗的……我是婊子……还要……」听着淫靡的邀请,下体的拳交更加猛烈起来,骚逼里也被插上了另一只拳头,男人们的手臂像打桩一样的冲击着苏柔的子宫和肠道,这样一番剧烈的扩张抽插下,苏柔很快就潮喷了出来,小穴喷出淫水仿佛人体喷泉,洒的男人们满脸都是。

  「疼……啊!!!」

  随着骚逼中拔出拳头的动作,男人抓住娇嫩的子宫,仿佛在抓着一块破烂的纸片,苏柔的娇嫩的子宫竟然被扯出了体外!这样的暴行使得圆锥形的粉色肉柱堂皇的暴露在了男人们的眼前,粘稠的体液混合着男人们的精液包裹着这团娇嫩的肉块,模糊的灯光下仿佛少女长出了一根粗大的鸡巴。

  「啊……子宫!子宫…被掏出来了…!」

  快感与疼痛的双重冲击下,苏柔甚至已经不由自主的开始翻起了白眼,此时有人解开了苏柔的双手,从背后抱起苏柔,肥大的鸡巴与体外的子宫摩擦一番后,看准了子宫的位置,腰部狠狠用力用力把子宫操回了体内!此时苏柔的两条大腿分别被男人抱住,两个男人分别挺动着鸡巴,对着正在被疯狂抽插的苏柔,也插进了小穴里,三龙同穴的膨胀感成为了击垮的苏柔的最后一根稻草,三根鸡巴只是抽插了几下,苏柔便干脆的昏死了过去,而男人们却没有停下的欲望,继续对这具淫荡的肉体实施着残忍的奸淫。

  就在这样的情境下,一群人一晚上对着苏柔的身体不知道射了多少次精液,不管是嘴巴还是脚,屁眼还是小穴,都被男人们使用的彻彻底底,直到男人们的鸡巴失去了战斗力,一群人才作鸟兽散了。

  「啪,啪,啪。」

  黑暗中传来高跟鞋的声音,随着脚步的临近,伊雷娜的身影缓缓的显现出来,但不同于以往,这次伊雷娜的背后还跟着一个数米高,浑身都是硬块和肌肉块的巨大人型生物,而最让人震惊的就是这个生物胯下的巨大鸡巴,粗略看过去甚至要有七八十厘米长,勃起的鸡巴无时无刻不流着淡绿色的液体,随着步伐一直流到地面上。

  「大名鼎鼎的凌波仙子,在男人的鸡巴面前也是这样的无力啊……呵呵呵呵呵,泰坦,把她捡起来带回去。」

  随着伊雷娜的命令,这个巨兽捡起被操成一团烂肉的苏柔,像用飞机杯一样直直的便把这具肉体从屁眼套到了那根石头柱子一样的鸡巴上,如果是一般女性,在插入的一瞬间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多亏苏柔实力高强,只是身体出现了巨大的变形,但剧烈的疼痛也让她痛不欲生,一路惨叫着离去了。

  苏柔醒来,便是再一次身处深处魔窟了,「伊雷娜……你又有什么企图?」面前的魔女眯着笑眼,「凌波仙子……就让你,变成我的完美艺术品吧。」一边这样子回答着,一边用手指抚摸着被吊在半空中的苏柔的身躯。

  伊雷娜的安排十分周密,首先,第一步的改造就是对身体外形的改造,大量的脂肪填充和魔法整形作用下,苏柔纤细的身体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原本盈盈一握的奶子开始膨胀,尺寸直达e 罩杯以上,巨大的乳头膨胀出青黑色,如果进行揉捏的话,只是几下就会喷出奶水来,而屁股也被修改成了磨盘一样的超大臀瓣,深邃的臀沟甚至能埋下一个成年男子的头颅。与此同时被等比例放大的还有大腿的粗细,原本修长纤细的腿被修改成了上粗下细的肉腿,撑的丝袜仿佛要爆开一样。

  做完体型修改后,下一步就是性格修改,由于已经有了上一次调教的铺垫,这次的性格修改可谓水到渠成,在大量春药催乳剂和伊雷娜的宠物:泰坦的大鸡巴的帮助下,不出半个月,苏柔就变成了一个精液中毒鸡巴崇拜的纯粹痴女,并且由于泰坦的鸡巴过于庞大,导致普通人的鸡巴完全无法满足苏柔的需求,更使得苏柔的性癖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扩张和子宫脱成为了平时苏柔满足自己的最佳办法。

  「那么……好好睡一觉吧,去迎接你的新生活咯。」苏柔最后一次听见伊雷娜的话语,就是这样了。

  「新闻速报,本市苏氏集团近日爆出猛料,老苏即将推出一线,将集团交由大女儿经营。」跟随着播报出现在屏幕上的,便是苏柔近日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样子,但与平常的样子却似乎有些出入,苏柔纤细娇嫩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变化,黑色的条纹西装和短裙被巨乳肥臀撑的鼓鼓囊囊,甚至会随着走路摇晃出乳波臀浪,肥美的大腿上,漆黑的丝袜开着细密的格子,脚上的高跟鞋足有十几厘米高,随着走路发出啪嗒啪嗒的脆响。

  商业女强人,性感,漂亮。这样的标签使得苏柔迅速获得了巨大的人气,也有不少狗仔发掘出了很多了不得的新闻,诸如和亲生父亲乱伦或者公司的某一层完全是这个骚货苏柔的淫乐场所,只是毕竟是狗仔发掘出来的,最后也慢慢的变成了传闻,谁又能想到,这居然是真的呢。

  随着苏柔在大众视线中的登场,凌波仙子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坊间不少传言说凌波仙子被犯罪分子活活操死了,但也没有定论,关于凌波仙子的故事就此成为了一个谜团。

  而在一段日子后,新的英雄出现了。当然,这名新英雄也是我们的苏柔,但抛弃了凌波仙子身份的苏柔,自然也有苏柔的打算,新的英雄打扮火辣,行为也很放荡,常年穿着着紧身衣,肥美的奶子甚至没有被完全的包裹,乳头处衣服的开孔让苏柔的漆黑乳头完全没得暴露在空气中,如果有犯罪分子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女人出来行侠仗义,甚至还会在骚逼和屁眼里各塞一根粗大的震动棒!

  震动棒的棒尾在紧身衣上凸出两块痕迹,每当高潮,暴露在外的乳头就会喷出大片的奶水。

  这样的骚货英雄不仅在犯罪分子中人尽皆知,也在普通市民中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不少人在晚上专门出来在街上伪装成混混闲逛,只是想亲身体验一把这个骚逼女英雄的肉体,苏柔也是来者不拒,每个晚上都在街头巷尾与男人们大量的交欢,满足着这具肉体的需求。

  而在独处的时候,我们的苏柔会怀念她作为凌波仙子的生活吗?我想是不会的,毕竟,只有鸡巴和精液,才是这个婊子的最终归宿。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呼……呼……  凌波仙子猛地喘着气醒了过来,噩梦里穿着皮衣丝袜的冷酷女人对自己残忍的施暴,但自己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在法阵和毒药的作用下堕落成渴求着性爱和男人鸡巴的婊子,虽然眼前的办公室提醒着
正在载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