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绿奴M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5-02 06:01:47   浏览次数:367
       我是一个m,正如很多淫妻不肯承认自己是绿帽一样,我也曾经告诉自己只是淫妻,期间做了不少工作,经历了不少挫折,现在夫人慢慢接受了我的癖好,也实践过几次,这是她最近一次游戏结束后写的感想,也许是一种自我治愈吧,因为这次经历并不如预想般美好。文中出现的“医生”是她之前在网络上聊的一个S,一度痴迷依恋,我的痛苦在于极强的控制欲和绿奴身份的撕裂,我不能接受这种快失控的关系,花了一段时间断开了联系,夫人也没有完全走出,我原本想找一个S对冲一下,削弱他的存在。不过的确这次是我做的不够好,选择的对象身高颜值都不在夫人的点上,夫人以为我很喜欢委屈了自己,我以为夫人能接受没有及时止损,游戏结束后进入应激期的夫人写下了这份发不出去的

        开始接受单男后,我才发现原来男男女女的快乐可以如此简单纯粹。

        剥离了社会身份、责任契约,当大家的目的就是寻求快乐的时候,达到默契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

        先生随缘经营的推特账号只是偶尔发发我不露脸的大尺度照片,随随便便就积累了很多粉丝。尤其是放了和单男做爱(他们管这个叫“活动”)的视频后,透露出这个人妻可以免费约之后,更是每天私信不断。

        各种各样的男人极尽谄媚殷勤之能事,心头肉、小心肝、大宝贝、女神、美妻这种称呼张口就来,先生似乎也很乐意处理这些事情,每日繁杂工作生活之后,还认真花时间和这些“候选人”交流沟通。为了方便管理,先生会把这些男人的备注统一改成“推特ID+地理位置+年龄+身高体重+性器官尺寸”,然后把聊天背景图改成他们发来的生活照,每天早晨都是一堆打招呼的信息,要原味内裤丝袜的、射屏的(就是对着屏幕里我的图片或者视频自慰,然后射精)、约拍的(就是可以拍那种很艺术的大尺度照片的摄影师)的层出不穷,但是更多的人还是关心下次活动什么时候。先生似乎非常乐在其中,有时也会跟我分享一些趣事,还开玩笑说,看这就是朕给你打下的后宫,只要你有需要,什么样的男人我都可以给你提供。

        这些男人很多也有着光鲜亮丽的社会身份,但在先生的推特里,他们发送自己的生活照、肌肉照片和性器官,快乐地分享着屏幕里我的肉体,就像一群分糖吃的小男孩。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心理诉求,有的是想通过征服别人的妻子获得满足感,有的是想给“长期性压抑”的女性带来性福获得拯救感,但是无一例外这些心理诉求最终都需要通过和我做爱来满足。

        偶尔我也去看看留言私信,就会发现当男人们馋你的身子的时候,可以有多热情。有的时候我也怀疑,他们意淫的那个“又纯又骚”、“腿长腰细”、“反差女神”,和我这个每天早晚高峰挤地铁为了升职加薪绞尽脑汁的社会打工人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第一次接受单男和你不无关系(我没有一丝责怪你的意思,我是成年人,刀没架在脖子上,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道路,而且目前的状况也还可控。),在一个可加班可不加的周五晚上里,我尽量拖延着回家的时间,和你说了我的处境,虽然在手机壁纸的年度计划上写着“陪先生体验更完整更丰富的人生”,但还是从内心不愿意去接触这些男人。本意是博取你的同情和怜惜,让我惊讶的是你的态度居然是不反对。你的态度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所以我7月份的时候,尝试去见了一个92年的男人,五官清秀,跟先生联系的QQ就是他本人一直使用的,生活信息、实名实姓的证件材料和一堆获奖证书就那么毫不设防地公开在空间里,这些细节让我感觉他应当不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出于谨慎,我特意挑了生理期见面,而且事先申明是在生理期。这个男人也不以为忤,特意从杭州开了几个小时过来。整个会面我一句话也没有说,除了偷偷打量了他几眼,更是连眼都没好意思抬。和我想象中轻车熟路的老司机不同的是,这个男人居然也是害羞腼腆的性格,整个餐桌上只有我先生轻松自在谈笑风生。这次“寻欢前的试探”似乎比较成功,这个男人见完我,QQ上对我先生又把我的身材颜值好一顿吹捧,对于一周后的“活动”更是迫不及待,对于先生提出的七日内体检报告、全程戴套、开两间房、充分前戏、服务为主(如果我不舒服随时喊停)的要求也是无所不应。这种殷勤的态度,让我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极大的自信,于是有了一周后的正式约会。出于逃避的心理,我选择了全程戴眼罩,甚至防止眼罩脱落还用两条丝袜在眼罩内绑了几圈。当先生帮我洗澡、吹头发、穿好情趣内衣、披上睡袍、戴好眼罩扶到沙发上坐着等待时(之前还拍了跪在地上的那张照片),我听到他关门出去后,蓝牙音箱内播放的舒缓的音乐也缓解不了我的紧张。我开始瑟瑟发抖,然后一阵一阵地鼻酸想哭。然后我听到开门的声音,听到他们压低声音在说什么,感受到脚步声走进,感受到一双手笨拙地解我的睡袍,似乎也是在哆嗦。一贴身我就知道,这个绝对不是我先生,但我先生肯定在房间里。我叫了我先生,想尽快结束这一切,我对他说,不要用那些道具了,也不要前戏抚摸了,直接做吧。听到我这么说,那位玩伴把我抱到床上,手指摸了下面,居然湿透了。他解开了情趣内衣下体的扣子(不用说,这里的扣子肯定是先生透露给他的),就直接插入了。怎么描述那一瞬间的感受呢?一个妻子传统意义上肉体的忠贞没有了,也确实很久没有这样硕大滚烫的阴茎进入身体的感觉了,是真的屈辱,也是真的快乐。那一刻我终于承认,设计再精妙的情趣用品也比不上男人的肉体和温度。眼睛看不见,反而让别的感官更加灵敏,我从他的动作幅度和呼吸节奏中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兴奋,他也一刻不停地确认我的感受:“疼吗?舒服吗?”,快感一阵一阵袭来,我听到自己一阵阵情不自禁的呻吟,我还听到床边的先生粗重的呼吸。奇怪的是,我并没有高潮。最初的迷乱过去以后,我竟然越来越清醒,清醒地感受到阴茎的每一次抽插、清醒地闻到他身上酒店的洗发水的味道、清醒地摸到他健硕的后背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清醒地感受到他滚烫的耳朵和脸。这个过程中我的快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机械地摩擦地感觉,没有不适,只是机械。那种想要快速结束的念头又重新清晰起来,我感受到他还是很兴奋的,然后就开始了女人最擅长的表演——假高潮,在我略显夸张的叫床声中,他很快就射了。他吻了我一下,就去洗手间了,估计是扔套套。估计是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在跟先生商量以后,他先回自己房间,休整一下一会再来。再来后,明显从容很多,换了好几个姿势体位,我的身体也逐渐适应了他的尺寸,但是虽然快感强烈,我却始终没有高潮。后入的体位下,他再次射了,然后在我们房间冲了一下澡,然后就一起躺在床上聊了聊天。后来先生告诉我,他之前去洗手间不是扔套套,而是把精液挤到马桶里冲掉,再把空套套扔到垃圾桶,估计还是对我们存了防备之心吧。为了避免“不专业”的我产生依赖或者感情,先生严格制定了一个人只约一次的规则,之后虽然还是正常联系,但今生应该都不太会再见面了。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下载地址:        我是一个m,正如很多淫妻不肯承认自己是绿帽一样,我也曾经告诉自己只是淫妻,期间做了不少工作,经历了不少挫折,现在夫人慢慢接受
正在载入中……
>